第39章 心中有怨,己成魔3
g,更新快,無彈窗,!

當時.

他的手里緊緊地攥著一張畫像,那畫像的材質極其特別,哪怕經過兩三天的摩擦,依然沒有破損.

畫像之上,是一名女子背影,看不到臉,有的只是那君臨蒼生的氣勢.

她出于私心,偷偷將畫像給收了起來.

無霜想,只要南越塵醒了之後問她要,她便會給他,但是沒想到他醒來之後,跟本就不記得有什麼畫像!

而且,在她離開房間的前腳,清淅地聽著南越塵口中喃喃著:好像少了件什麼重要的東西!

重要的東西?

不用想也知道,南越塵說的一定是那副畫像!

但是他不記得了,他不記得自己暈迷前有什麼東西了,而且這東西對他很重要,也就是畫像上的女子對他很重要!

怎麼可能!

即然都己經不記得了,那麼就說明是天意,所以她從來都沒有提過關于畫像的任何字眼.

也便是從那次之後,南越塵每月的月圓之夜會心如刀絞,南陽國的所有太醫都斷定是中了蠱!

可是今天,這個詭異的女人居然說:主子是被人刺中心髒?

夜風不相信是真的,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情.

但是無霜真的有些動搖了,尤其是看到面臨崩潰邊緣的南越塵......不得不偏向這個得知!

而且.....想到九音口中的那個人.

無霜的腦海里下意識地閃過畫像中的女子,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那個曾經救她于水火的主子,那個教導她倚立于南陽國威信的主子,很有可能將會因為一副畫像......

而拋棄她!

無霜不知道這種預感從何而來,也不知道為什麼看九音的第一眼,便生起了莫大的仇恨.

或許是九音的氣勢....真的像極了那副畫像中的人!

"主子,不要聽她的鬼話,您想想現在身處的地方,她分明是想害你....."眼看南越塵漸漸失控,無霜簡直要瘋了.

她現在非常非常害怕,害怕九音的話,能夠挑起南越塵記起那副畫像!

眼看南越塵越來越失去理智,無霜憎恨地沖著九音咆哮:"你這個妖女,一定是你動了什麼手腳...."

聽著那明里暗里都在說自己是細作的話.

九音仿佛是個局外人一般,面無表情,神情淡然,連看都沒看無霜一眼.

那雙毫無波瀾的眸子,注視著南越塵,冷眼看著他從一開始壓抑的暴力,到現在的徹底失控!

看著一條條鮮活的生命,由于躲閃不及,全都死在他的手里.

夜風急啊!

這些是得花費多少財力能培養出的高手?結果卻全都死在了自個主子的手里.

天下還有比這更苦逼的事情嗎?

夜風將目光投向九音,卻撇見她緩緩地勾起嘴角,看著自家主子的眼底,盡是刺骨的笑意.

嫋嫋的聲音再次響起:"當初你是怎麼傷害的他?讓他不顧任何情面,也想讓你下地獄?"

"也是在月圓之夜,他拿著劍,毫不留情的刺進你的胸口嗎?"

"所以……你在悔什麼?事情都己經過去了你在後悔什麼?"

一字一句,輕聲細語.

這聲音如同一道魔音,在拼命地撞擊著南越塵的警防線,讓他忍不住崩潰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