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心中有怨,己成魔2
g,更新快,無彈窗,!

"月圓之夜,被那個人毫不留情刺進心髒,那種被萬蟻啃噬的感覺痛嗎?"

"那個人是誰?你做了什麼令他痛恨的事情?你想想他的樣子,穿什麼衣服……"

清脆響亮的聲音,嫋嫋動聽,充斥著這周圍的每一個角落.

所有黑衣衛臉上都布滿了震驚,不是因為她那一句南越塵,而是那句被人刺中了心髒.

他們那個實力強大,威風凜冽的主子……居然有人曾經傷到過他……被刺中了心髒?

簡直就是笑話!

如果說黑衣衛們是大驚失色的,那麼夜風就只能用瞳孔欲碎來形容了!

他從一開始便呆在南越塵身邊,盡管主子有少許事情自己不是很清楚,但是……被人刺中心髒?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從來就沒見到過誰能重傷主子,而且這世間又有誰被刺傷心髒還能活命的?

"啊--"

就在眾人深陷于不可思義當中時,那抹與九音對勢的高大身影,卻突然捂住胸口,手中的氣勁向四面八方揮去,撕心大叫.

"給本王閉嘴,閉嘴--"

"本王一定沒有傷害她,沒有--"

激烈反搏的語氣,下意識地從他嘴里吐露出來,仿佛在辨解什麼!

看著這一幕,九音臉色淡淡.

那雙漆黑的眸子靜如死水,看不出一絲情緒,仿佛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在剛剛手指劃過南越塵的經脈之時,九音便知道,他中的並不是蠱毒,而是心魔!

他的心髒處有著被利刃刺傷的痕跡.

能夠讓人產生心魔的,無非是曾經做過極其後悔的事情,無非是被最在乎的人傷過,而且……一定是他自己犯下的錯!

否則不可能會形成一股不甘與悔意,長期積累在心里,時不時地會發作.

不過……心魔又怎麼會與蠱毒發作的情況一模一樣?

就連自己都認為了南越塵中的是蠱毒,也難怪南陽國沒人能治,而且……這發作的時間,居然也是在月圓之夜?

究竟是巧合,還是有人想故意讓他們這樣誤解?誤解他中的是蠱毒?

他被人刺傷心髒這件事情,難不成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九音拔動著指尖沉思:可是今晚並不是月圓之夜,為何讓蠱毒發作的方法,也能引起心魔發作?

而且.

看夜風那一臉震驚的表情,他似乎不知道南越塵被刺中過心髒,就連南越塵他自己仿佛都不知道被人重傷過?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主子明明中的就是蠱毒,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一定是你動了什麼妖術!"

眼看面前發生的一幕即將超出自己的想象,無霜急紅了眼,目光陰鷙,沖著九音咆哮道.

看無霜那模樣,好像挑起了她心中最害怕的事情,那雙目光帶著濃濃的殺意.

的確.

南越塵曾經發生過一件事情,而這件事情幾乎只有無霜知道!

約莫十年前左右,南越塵曾因一場意外受傷暈倒在荒野,那時夜風還在接受護衛的訓練.

而南越塵的身份又不能大動干戈,所以,只能由無霜與一些暗衛日夜不休地尋找,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他.

無霜依稀記得.

當時,他的手里緊緊地攥著一張畫像,那畫像的材質極其特別,哪怕經過兩三天的摩擦,依然沒有破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