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心中有怨,己成魔1
g,更新快,無彈窗,!

九音聞言附聲一笑,緩緩抬頭,目光睨視而去:"有骨氣!"

夜風被這抹目光嚇地心髒抖了抖,有點暗憎自己管不住嘴,萬一激怒她可咋整?他又打不過她!

看著夜風的惶恐,九音並未多語.

這便是實力,如若自己從一開始就裝作手無寸鐵的模樣,從一開始就收斂鋒芒,那麼迎接自己的,絕對是以強制弱的壓制!

南越塵不會對一個只會醫術的人客氣,夜風更不會對一個……連自己都打不過的人低聲下氣!

示弱換來的從來都不是安然無恙,而是得寸進尺.

'你生來便如此高傲,又何須為區區苟且活命而彎腰?’

腦海里仿佛又閃過一句突出其來的話,九音直起身子,平靜如水的眸子緊鎖那抹嗜血殘暴的人影.

在一雙雙充滿期待與憤恨的目光中,皎潔月光映亮她那抹纖細的身影,碎發微揚,嘴角那冷酷的笑意,尊貴地如同神女.

眾人的瞳孔中一抹亮光劃過.

再眨眼,她便己經到了南越塵的幾步之處,身形快如殘影.

這……這個厲害了!

黑衣衛被這速度嚇地目瞪口呆,一張張呆板的臉上布滿了驚愕:逆天的技能.

"擋本王路者,都該死!"南越塵眼底嗜血一片,嘴唇上揚,揮動著手掌直逼九音心髒.

天吶,要死了,要死了!

黑衣衛瞪大眼睛看著這一幕,盡管他們對九音的速度產生了欽服,但當南越塵對她下殺手之時,全部在心里為她衰默.

南越塵的實力眾人有目共賭,四面八方投來的憐憫目光,不忍直視的看著九音.

真是找死,長的丑也不能不愛惜自己的命啊!

就在這時,令人驚愕的一幕出現了.

看著飽含殺意的一掌,九音不僅沒有躲開,反而一個鍵步就沖向前去,兩道殘影的相接之處,掀起無數的塵埃.

徒手便掐住了南越塵的手腕,他手心聚集所有的威力,皆被那雙纖細的手給化解開來.

九音趁著南越塵驚愕的瞬間,食指與中指順勢滑過他手腕的經脈.

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此刻的九音,在指尖落于筋脈的一瞬間,眼底閃過一絲震驚,轉瞬即失!

夜風驚呆了!

包括躺在地上的黑衣衛……一個個都仿佛受到了一萬點暴擊.

誰告訴他們,這不是真的……他們心中那個至高無上的主子,竟然能被一個女子給制服?

南越塵眼底發寒,狠厲地看看面前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反手便爭脫了囚制,又是一掌揮了過來.

這一幕,看似交手極多,卻僅僅發生在眨眼之間.

這次,九音可沒有再接上去,得到了自己心中的答案,一個腳惦便退後數米,穩穩地躲開了南越塵襲來的氣勁.

兩方對勢,不相上下.

廢墟上方.

月光映亮她額間的朱紗痣,她單手負立,紅色的發帶綁不住凌亂的碎發,那一身清冷高不可觀的氣勢,刺地無霜眼睛生疼.

這樣的她,比明珠還要璀璨奪目.

九音抬眸,臉上掛著妖異的笑容,就在南越塵即將動手之悸,嘴唇緩緩啟動:

"南越塵,你現在心還痛嗎?"

"月圓之夜,被那個人毫不留情刺進心髒,那種被萬蟻啃噬的感覺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