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中的不是蠱毒12
g,更新快,無彈窗,!

"姑....姑娘,在下曾去你的寑屋未曾找到,這件事情著實是個意外,還請姑娘快跟我走一趟....."夜風一個鍵步就沖到九音面前,額頭急地出了冷汗.

南越塵的情況很危極,有點像走火入魔的感覺,這不得不讓夜風心急如麻.

九音一臉面無表情地點頭,語氣淡淡:"哦,我決定呆在這個地方,我有罪,我是細作,想害死你家主子!"

黑衣男子:"......"姑奶奶,求你別說了!

在來的路上,夜風早己聽聞這件事情的起因後果,氣地他差點一刀剁了黑衣男子.

這都叫什麼事,一個大魔女他也敢動手?

夜風嘴角狠狠一抽,一想到南越塵此刻的危機,深吸了一口氣,語氣帶著一絲乞求:

"可是我家主子他的蠱毒發作了,而且....而且還吐了血,在下知道姑娘必定有能力救主子一命,還望姑娘高抬貴手,大人大量先出手一救!"

哦,也就是說她如果非要計較這件事情,她就是小人了?

九音那雙眼眸斜睨著夜風,臉色淡然,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他要死了?不是我.害.的.干.我何事?要死的又不是我,為何要著急?"

天下為何會有這般冷血無情之輩?

看著面前那張平凡的臉,高高在上的神情,那副全世界都掀不起她一絲波動的模樣!

啊啊啊!

夜風好想威脅她過去,一腳就踹她到牆上扣都扣不下來,但是他打不過她!

好苦逼,他一定遇到了個假女人!

夜風心里氣地胸脯不斷起伏,但又不敢說太放肆的話,那雙憎怒的眼睛看地黑衣男子心里發毛.

"啪--"

"啪--"幾道震耳欲聾的響亮聲.

夜風幾個大耳光子就沖著黑衣男子扇了過去,那張呆板的臉上頓時就紅了一大片,嘴角都溢出了絲絲鮮血.

黑衣男子捂著臉,腦子嗡嗡作響,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為什麼要打他?

夜風壓住焦急的情緒,握了握震地發麻的手,微笑著磨牙道:"姑娘,如此可還滿意?"

是黑衣男子抓的她,夜風想著即然己經當面教訓了他,九音的氣應當也會消一點,然而,他卻低估了她的小心眼.

"不滿意!"

干脆又利落的聲音,讓夜風不知道如此接話了.

夜風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微笑臉,手指都攥地發白了:"那姑娘想如何?在下一定滿足姑娘的需求!實在是主子的情況危極,希望姑娘能暫時網開一面就此揭過!"

九音優雅地扶了扶衣袖:"我要的東西呢?一萬兩黃金!"

原來……她說帶著她要的東西來找她,說的就是那一萬兩黃金?臉呢?要臉不?

夜風一臉蜜汁微笑:......他要控制不住體內的洪荒之力了.

眾人一臉驚呆地看著九音,這女人想錢想瘋了嗎?

"王爺出巡,實在是沒有備那麼多銀兩,可否緩一緩....."夜風一想到南越塵的模樣就急啊,但是又不能得罪這女人.

必竟她的醫術實在是令人驚奇,夜風完全相信她有那個能力救南越塵,當然了,現在不信也得信.

九音聞言沒有說話,轉身,再次回到了原地坐著.

沒錢?沒錢說個錘子,她看起來像人傻,心善,好騙的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