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中的不是蠱毒11
g,更新快,無彈窗,!

那雙滲人突出的眼睛,還有那滿臉的血漬,直勾勾地看著自己,仿佛想拉她一起下地獄!

"我說,我說....我知道,求你別殺我....."那一顫一顫的身體,粉衣侍女整張臉慘白慘白的,淚水不要命地流.

九音揚了揚眉毛:"我有說要殺你嗎?"

粉衣侍女心髒好似在心眼上顫抖,感覺自己的小命在死亡邊緣排徊:你剛剛也沒說要殺我同伴.....

看著面前的侍女一臉不相信的恐懼表情,九音直起身,退後了幾步:"那你就當我要殺你好了!"

"所以,為了你的小命,把你知道的一字不漏告訴我!"

粉衣侍女咽了好幾口唾沫,她從這個女人出手的情況來看,就知道這個人一定不是什麼善良之輩,更不喜歡托踏.

不敢多想,即刻小心翼翼地哆嗦道:"我,我說.....王爺本就對王妃極好,而側妃是一年前進的戰王府,當時,當時她下嫁之時,所有的禮節都是按照次妃(平妻)的標准來的....."

不得不說.

這府邸的侍女還是極為自由的,若大的府邸只有一個管事的,平時有接待都是由宮里的公公親自通知.

對于這種小道消息,府邸的下人也是樂不彼此,外面發生了什麼風吹草動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九音雙手交臂,悠悠然地站在她旁邊,輕泯的嘴唇,纖細的指尖習慣性拔動.

從粉衣侍女的嘴中聽著原身在戰王府發生的事情,九音找了到一絲關鍵:她是一個縣官的女兒?

可區區一個縣官的女兒,又何德何能享受平妻的待遇?

戰王妃武功高強,冷血高傲,容不下一粒灰塵,她有何背景立于戰王府不死?

九音斂動著眼眸,神情淡淡,看不出一絲情緒.

這讓粉衣侍女心里有點摸不著頭腦.

明明問她關于戰王側妃的事情,可是現在卻一露不感興趣的模樣,真是個詭異的女人!

"快,給老子把門打開!"

門口處傳來了焦急的聲音,打斷了這個沉寂的場面,粉衣侍女不由地舒了口氣,她甯願被審問,也不想跟這個人呆在一起.

九音抬眼,揚著小臉向門口望去.

入目的便是夜風那一張十萬火急的臉,他的身後跟著一名黑衣男子和黑衣衛,那名男子就是抓她進來小黑屋的人.

燈籠光充斥在屋內,九音隨意一睨,便看到黑衣男子的胸口有一個若大的腳印,那腳印極深.

哦喲,被踹了?

一群人風風火火地進來,當站在門口處時,全都一約而同地停下腳步,所有人的眼中都充滿了驚愕.

腦袋齊刷刷地往一個地方看去.

夜風也下意識地看了過去,這一眼就瞄到了不遠處躺著的死尸.

黑夜之下,她眉心一個若大的血洞,瞳孔欲裂,仿佛看到了什麼極其恐怖的事情,滿臉血鮮淋淋.

那死像太淒慘了,讓人不注意都難.

夜風:"......"

黑衣男子:......他是不是得罪了什麼牛逼的人物?

一群黑衣衛:......好特麼嚇人!

夜風強迫自己甩開腦子里的雜念.

"姑....姑娘,在下曾去你的寑屋未曾找到,這件事情著實是個意外,還請姑娘快跟我走一趟....."夜風一個鍵步就沖到九音面前,額頭急地出了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