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中的不是蠱毒10
g,更新快,無彈窗,!

但是無霜心里火啊,氣啊,不甘心啊,誰叫自己沒有那樣厲害的醫術呢!

夜風擔憂地看了一眼南越塵,他身上的暴厲氣息己經越來越重,眼底越漸越紅,那些死衛己經快撐不住了.

聽到無霜的質問,夜風有些失望地看著這個與自己同生共死的人.

連語氣都沒有了以往的溫度,字字犀利無比:"賤人?就因為她實力比你強?損了你的自尊心?你......還有,我可不是去找她,而是去求她,她不救主子你來救嗎?"

"你可真是我見過最自私,最心狠的人"

"那個曾經給過你一條命的人現在都這樣了,你還惦記著你那兒女情長?無霜,你摸著自己的良心,如果主子真的出事了,你的良心過的去嗎?"

話畢.

夜風不敢多呆,目光冷冷地看了無霜一眼,閃身直奔九音住的院內.

無霜懵了!

南越塵向著她,因為她而斥怒自己,是因為她的實力,夜風向著她,因為她而指責自己,是因為她的醫術!

那自己呢?

就活該忍著那個賤人的氣嗎?

就活該被她侮辱白扇了那兩巴掌,活該被她壓制沒有尊嚴嗎?

這來自肺腑的話,不僅沒有喚醒無霜對九音的不滿,反而激起了她強烈的殺意!

而夜風,以箭馳般的整度奔到九音院內時,竟然發現她不在,她不在,她居然沒有在!

看著房間內空蕩蕩的,夜風急地眼睛都要紅了:沃日,人去哪里了?說好了子時等著他來找她呢?

這個不講信用的鍋九音可不背!

自做孽不可活,可不就是無霜手下的人將九音帶走的嗎?

九音現在正關在小黑屋內,悠閑悠閑地,而且......她現在可是掌握了有關于原主身份的很多信息.

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人,她嘴角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兩眉間忽閃忽閃的朱紗痣,粉衣侍女的內心是崩潰的.

但是她不敢暈過去,只能拼命地撐著身子往後退,粉衣侍女敢肯定,只要她一裝暈,接下來的絕對不是自己逃過一劫!

而是......再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九音彎下腰,一雙靜如止水的眸子直視粉衣侍女的臉龐,幾縷秀發垂落扶過粉衣侍女的脖子,冷地她打了個寒顫:

"知道戰王府的側妃嗎?"

戰王府的側妃就一個人,除了黎九茵還能有誰?

粉衣侍女聽到這話,嚇地身子一震,下意識地點了點頭,然後又拼命地搖了搖頭,嘴唇哆嗦地說不出一個字.

九音輕斂動著眸子,看著粉衣侍女的目光漸漸冰冷無比.

"你.....你別殺我....別殺我!"

粉衣侍女察覺到了危險,想要後退,想逃離這股壓抑恐懼的氣息,卻發現自己的身子早己抵到了牆邊.

好可怕的.....這種徘徊在死亡邊緣的感覺太令人恐懼了.

"你知道?所以,你這是不說嗎?"

如泉水般清脆入耳的聲音,還有那吹拂在自己臉上的熱氣,明明是這般的好聽,可粉衣侍女的眼淚頓時就嚇地飆了出來.

一抬眼,又看到了不遠處那具死不瞑目的尸體!

那雙滲人突出的眼睛,還有那滿臉的血漬,直勾勾地看著自己,仿佛想拉她一起下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