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中的不是蠱毒8
g,更新快,無彈窗,!

是自己疏忽了,從一開始就沒有想到過那個女人竟然這麼厲害,果然跟那副畫像中的人一般同樣令人厭惡!

早知到是這樣,自己一定不會正面對上那個小婊砸,必竟殺了她的方法多的是!

南越塵好笑地看著跪立在身下的人:"救你?"

也不管無霜回不回答,磁性撩耳的聲音又在無霜的耳邊響起,分明那般冰冷的語氣卻夾著絲絲諷刺,刺地無霜身子都微微一震:"你讓本王救你?本王看你是活該當場自刎……"

"嘶--"

話還沒有說完,就在這時,一道痛苦的抽氣聲響起.

站在無霜身前,那抹霸氣俊然的身影,突然一個不穩差點倒了下去,借著手肘的力道支撐著桌面.

一雙骨節分明的手緊緊地捂著胸口,手背上的青筋迸露,額間冷汗直流,那張俊美無雙的臉上此刻變得慘白無色.

哪怕如此,他依然沒有發出一絲的痛叫聲.

無雙見此心中大驚,再也顧不得腦海里的不甘和悔意,立即站起身來,焦急地開口道:

"主子?您怎麼了?怎麼會這樣?剛剛.....明明還好好的?"

"滾--"

南越塵悶哼斥道,痛地指尖顫抖,瞳孔仿佛在下一秒便要破碎開來,嘴唇緊緊地泯著,心髒處如一把帶刺利刃在刀刮.

無霜想要扶住南越塵,卻被他一個冷眼掃了回去!

"夜風……"虛弱卻又有力的聲音響起,南越塵幾乎是從牙齒里磨出來的聲音,音色都在顫顫發抖.

厚實的手掌緊緊地攥著桌角,就在話落的片刻間.

那攥緊的桌角被那雙手捏地粉碎,隨著好的手指收緊收緊,關節處漸漸發白,木屑渣從手指縫里撒落.

夜風剛出現在房間內,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幕心驚膽顫的場景.

天天天天吶!眨眼未注意……這是發生了什麼鬼?

"藥,藥,藥....."夜風連忙摸著自己的衣兜,急地慌了神,想要將離開南陽國之時,神醫給他的止痛藥拿出來.

現在發生的事情便是超出了夜風的預知,誰也料想不到突然會此刻發作.

南越塵的蠱毒只會每月圓之夜發作,可今天並不是月圓之夜……怎麼好好地會突然提前了.....怎麼會!

夜風剛把瓷瓶拿出來,無霜一個鍵步便焦急地搶了過去,迅速地倒出藥丸交于南越塵.

兩雙擔憂緊張的目光直直地盯著面前的人.

看著南越塵的臉色漸漸好轉,提著的心漸漸放松,就當夜風以為就此揭過之時.....南越塵卻猛地緊捂胸口,一口鮮血便直暴而出.

好巧不巧,噴了站在他身邊的無霜一臉!

"主子!"

夜風嚇地兩個字脫口而出,傻了!

無霜又氣又焦急地抹了把臉,抬頭,看到這一幕眼珠子都差點要驚了出來,心提到了嗓子眼!

兩人都只敢站在南越塵幾步之外,急地冷汗直流,心髒狂跳,南越塵沒有潔癖,卻從不許任何人碰他!

可無霜怎麼想都想不明白,怎麼會突然這樣.....這個症狀像極了蠱毒發作.

可是藥在夜風手里,夜風肯定不會害主子.....而且為何今天會發作,吃了藥還吐血了?

還沒等無霜思緒過略.

一雙強勁有力的手,帶著內力猛地朝她伸了過來,直逼無霜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