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中的不是蠱毒6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妖嬈的笑容,額間那耀眼的朱砂痣,像極了地獄的修羅.

哪怕是在黑暗之中,依然看地侍女面色一僵,心中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感.

細微的動作聲微響.

一雙纖細的手指微微抬至于半空中,九音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冷,那雙停滯于半空中的玉手緩緩收斂.

最後在她兩指拔彈的一瞬間,一顆晶瑩如玉的白棋以閃電般的速底直沖她的面門.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起,這道聲音並不是侍女發出來的,而是站在她旁邊的粉衣侍女.

粉衣侍女雙目劇烈收縮,呼吸嚇地停滯,捂著嘴愣愣地看著地上的女子.

那里,倒下的侍女兩眉之間出現一個若大的血洞,從眉心直貫後腦勺,她眼珠突出眼眶,眉心的血液不停地往外湧,染紅了整張臉,死不瞑目!

而罪魁獲首此刻正一臉溫柔的淺笑,掏出不知從何而來的絲巾,細細地試擦著她的手指尖.

"本殿早就說過,不要惹怒我!"九音輕聲細語,手帕隨手一丟落在了粉衣侍女的腳邊.

粉衣侍女嚇地面色慘白,嘴唇發顫,身子哆嗦地不像話,撲通一聲癱倒在地上.

惡魔!

不..…..何止是惡魔,她是魔鬼,簡直就是從地獄而來的魔鬼!

要說這里是一副鮮血滿天飛的場景,而主廳卻又是另一副場面!

正殿之內.

南越塵單手撐著下顎,目光停留在下方的一名女子身上,這女子正是被南越塵派去查探信息的無霜.

無霜單膝下跪,恭敬地對著座位上的男子開口道:"主子,你說的沒錯,那個女人的身份果然有問題!"

在說到九音的時候,無霜的眼底閃過一抹強烈的狠意.

南越塵端著杯茶的手一頓.

目光一斂,強烈地威壓猛地掃過去:"放肆!收起你那卑微的情緒,你忘了本王之前警告你的話了嗎?"

無霜心中一驚,咬了咬嘴唇:"屬下知錯!"

"主子,她的身份果真是假的,屬下命人去邊鏡的縣城查了,那縣城離咱們的驛點及近,信上來說....當地跟本就沒有這官員!"

沒有官員?

也就是說她從孤兒,突然變成一個假縣官的小姐,擁有這個身份,的確就是為了嫁與戰王為妾?

可是南越塵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她究竟為何非要嫁與一個人為妾,而且又為何在突然間不再隱瞞自己的實力?

看著那抹風華無雙的人影低頭沉思.

無霜垂眸,眼底閃過一絲精光:"主子,屬下猜想,她即然自稱本殿下,說不定是其它三國皇室的人?"

南越塵驀地抬頭,看著無霜的目光漸漸發涼,好看地嘴唇吐出兩個字:"蠢貨!"

"這世上自稱本殿的人多了去了,你可曾見過有宗室像她這般武功詭異莫測的?"南越塵的語氣不含一絲溫度,冰冷地直入骨髓.

無霜手指緊攥,不語.

確實,自稱本殿的人多了去了,她這麼說便是想讓主子升起危機感,從而了結了那女子的命.

可是.....主子竟然為了這個人而斥自己,無霜越想越不甘心!

"即然主子知道她的身份不簡單,那為何不當場拆穿她?"無霜抬頭,緊泯著嘴唇.

"呵,愚蠢的東西!"

"本王問你,她一招能將你制伏有沒有用盡全力?"南越塵目光冷冰,全身散發出上位者的威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