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中的不是蠱毒5
g,更新快,無彈窗,!

額間那顆妖嬈奪目的朱紗痣,片刻便從殷紅恢複成平常的淺紅色.

敢傷她一分之人,她從來都不會放過!

但是她並不介意再讓他們活地長一點,活地能夠給她帶來點利益!

到時候南越塵來找她之時,她便借此提要求.....現在最需要的應當就是金子和勢力,為了早日找到暮白,這些人的命她可以晚點收的!

狂妄是留給有實力的人!

若是明明強大卻還要畏首畏尾地活著?那為何還要如此拼命?

即然活著不能隨心所欲,需要卑微來賺取生命,那為何不去死?

看著面前一身白色里衫,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樣,她微微低著頭眼眸沉思,好像就是在逛自家的後花園一樣.....黑衣男子感覺自己有可能抓了一個假細作!

好苦逼……但是他不敢上去抓她!

兩名侍女看著九音的背影,簡直咬碎了銀牙,憑什麼這待遇相差這麼大?

府邸自然是沒有牢房的,因此,黑衣男子只得將九音他們關于廢棄的小屋之內.

四周都是黑漆漆地一片,陰冷地滲人,只有頭頂上的幾格窗戶能透出淡淡的月光,整個屋內都壓抑極了.

九音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就坐了下來,高貴的背影,手中拔弄著晶瑩剔透的白棋,在這黑漆漆的地方格外耀眼,如絕世珍寶一般.

"我們都被當成奸細了,馬上就快要死了,你.....你怎麼一點都不害怕!"粉衣侍女滿臉絕望,看著九音忍不住詢問道.

九音聞言低聲輕笑,深不見底的眼眸微微一睨:"要死的是你們,可不是我!"

"你這個女人怎麼能這麼心狠,竟然只想著自己的死活,我們可是一起被抓的,你以為你自己一個人能躲過去嗎?"

不得不說.

之前在用膳房間內的這名侍女,可要比粉衣侍女聰明多了,知道九音便是被救下的那個女子,很有可能會躲過去,便想在她身上下一點希望.

"躲?再過幾刻,他們會跪著求我出去!"九音臉上除了平靜看不出一絲的驚慌,眉間閃爍著刹那芳華,那顆朱紗痣在她抬眼地片刻奪人眼目.

此話一出,侍女簡直被驚掉了下巴.

她說什麼,她居然說外面的人會跪下求她出去?

她真的以為自己是誰?不過是好運被攝政王救了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妒忌心作怪,侍女冷聲一笑,看著九音的目光充滿了鄙夷:"就憑你?還跪著求你出去!自大的人我見得多了,還沒見過像你這般攀高不要臉的!"

這語中,句句都透露著不屑與諷刺,顯然是將九音看成了一個自大狂妄的人.

"會不會?我有求著你信嗎?"九音微垂頭,嘴角勾起一抹邪氣的笑容,語氣平淡,卻帶著令人膽顫的聲威.

侍女笑得更歡了,看著九音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神經病:

"嘖,你以為我會相信?一個不知道哪里來的野丫頭也敢誇口其說,就憑你那低賤身份,都不配給王爺'添’鞋的!"

'添’鞋?

聽到這里,九音抬眸,露出那雙嗜血死寂的眼眸,那妖嬈的笑容,額間那耀眼的朱砂痣,像極了地獄的修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