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中的不是蠱毒3
g,更新快,無彈窗,!

"不....不是我,不是我!我怎麼可能會害王爺!"

黑衣男子冷冷一笑,顯然是不相這解釋,架在她脖子上的尖刀又重了一分:"區區一個婢女也敢自稱為我?哼!不是你,還那是誰?"

粉衣侍女簡直要哭了!

她們長期呆在招客備用的府邸,管她們的就一個主事的,平常塞點銀子就過去了,跟本就不用伺候什麼主子……時間一久,哪里還會守什麼規矩,當然就不會自稱奴婢了!

早知道就不亂說話了!

現在好了,竟然被誤認為是想要謀害王爺的,她哪有那個能力哪里敢?那可是被誅連九族的大罪啊!

"大人,不是奴婢,是她.....對,是她,是她想要謀害王爺!"

開口的,是之前在用膳時所在的那名侍女,那表情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指著一旁不遠處的九音哭訴道.

對此.

九音對古代女人的智商產生了嚴重的懷疑!

即然這些人都認為了自己與他們是一伙的,她不著急否認就算了,竟然還把油鍋往自己身上背?

智障,你何棄療啊!

看著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兩侍女,九音斂動著那雙攝人心魄的眸子:是不是這人一長的丑……看起來就顯得好欺負?

為首的黑衣男子走到九音的面前,看著那副淡然自若的神情,越發覺得她像奸細.

這不,看她那副狂風拽吊酷的模樣,她不是誰是?普通的女人恐怕早就嚇地全身發抖了.

"老子看你就像個奸細,你們剛剛鬼鬼祟祟在商討什麼?說!"黑衣男子抬起長劍指著九音的腦門,冷聲質問道.

九音嘴角漸漸地勾起一抹嗜血的淺笑,緩緩抬眸看著黑衣男子.

那雙含笑的眼睛,卻看地黑衣男子身體僵直,瞳孔緊縮,全身的血液仿佛在傾刻間被凍結了一般,連同雙腳都軟了軟.

艾瑪,嚇死老子了!

黑衣男子狠狠地咬了咬舌尖,強迫自己從恐懼中回神,再抬頭,卻見九音眼里平靜如水,沒了剛剛的弑殺之氣.

他就說嘛,一定是眼花了,這種眼神一個處于後宅的女人怎麼可能有.

很明顯,這黑衣男子把九音當成了一個侍女或奸細,必竟他可沒有夜風那種身份見到過九音,若是他知道這個是自家王爺救的人……

"我只說一次,拿開我眼前不該存在的東西!"九音看著黑衣男子,眉眼含笑,輕柔的語氣中帶著不容反抗的命令!

黑衣男子那張緊崩的臉上猛地抽搐一下.

她竟然敢命令自己把刀移開?她倒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處境!

"把她們三個全都押回去,這兩個人直接處死,這個女人帶由無霜大人處理!"黑衣男子不屑地冷笑一聲,指著侍女和九音開口道.

那雙粗厚手一抬,剩下的幾名黑衣人全都持刀將九音包圍.

九音聽聞黑衣男子的話,不僅沒有露出黑衣男子想象中的害怕,反然是露出妖孽般的笑容.

拔弄著纖細白哲的指尖,她好看的嘴唇微微啟動:"你確定?"

"哼!老子越看你越像奸細,還不帶走!"黑衣男子不屑陰冷一笑,對著下屬怒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