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專屬泡面5
g,更新快,無彈窗,!

夜風:......天下怎會有這般厚顏無恥之人??

九音放下筷子,那雙細嫩的手拿過旁邊的絲巾,優雅地擦了擦嘴角.

夜風:"....."

"今晚子時,不出意外,帶著你答應的東西來找我!"

九音臉色淡然,可那眼底卻飛快地閃過一絲光芒,隨後優雅地起身,離去.

今晚子時?也就是晚上十二點!

這個時候主子不睡覺去找她干什麼?

什麼叫不出意外帶著東西去找她?帶什麼鬼東西?

這句話聽地夜風一愣一愣地,完全是懵逼啊,理解不了這話里的意思.

別說夜風了,就連南越塵也是一臉地不明所以:他何時有答應過要夜訪她房間?

直到她整個身影都消失在夜風的視線時.

夜風甩開腦子里的雜念,抬腳走近一步,低頭,看到碗里連滴渣都沒有剩.....

這個就厲害了!

"主子,您擺在亭內的那盤棋局......"

夜風示意角落邊瑟瑟發抖的侍女退下,然後附在南越塵耳邊輕聲道.

"本王知道了,另外,命令監視她的暗衛撤離!"南越塵指尖落于椅面,一雙眼眸如海底般深沉,黑不見底.

"可是....."夜風有些擔憂地開口.

"可是什麼?無霜的腦子不上線,盡作死,你的腦子也被狗啃了嗎?你認為東華帝國有那個能力,請這樣的一個人來暗殺本王!"

夜風嘴角抽了抽:主子今天這是怎麼了?沒事拿他出什麼氣?

還過話說回來,主子說也挺有道理的!

不光是她那一身詭議的功法,還有這棋術......這般拽地跟二五八萬似的人,又怎麼可能會為別人而賣命?

這女子動的那一盤棋局,簡直就是差點驚掉了夜風的下巴.

都說棋如人,連主子都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解的棋局.....她卻毫不廢力地破解了!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她的智謀,武功,和能力樣樣都能與主子不相上下,甚至還能在主子之上!

也難怪她這麼地狂妄,如若她真想殺一個人,又怎麼可能用這麼低等的招數?

"主子,那.....一萬兩黃金,您不會真的要給她吧!"夜風一想到那麼多錢啊,就忍不住心肝疼.

必竟那可是南陽國國庫,將近十分之一的銀子啊!

南越塵端起桌上的茶杯泯了泯,呵呵一笑,道:"你認為,會有人在本王手里討到好處嗎?"

也對.....主子的東西啟是這麼好拿的,他是傻了才會問這個問題!

還沒等夜風在心里誇完南越塵,他又開口了:"不過,本王的命確實值這個價錢,本王看起來是那種不守信用的人嗎?"

夜風:"......"

這話沒毛病,你的錢你任性!

不過,真的好特麼地想說是啊,好想問他:你說這句話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但是夜風不敢啊,只好環了環劍,呆板著臉,閃身離去:他可不想再受虐了!

九音出了院內並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而是去了藏書閣.

她沒有原身主的記憶,對這個陌生的世界一概不知,連同自己的身份都需從他人的口中得知.

聽之前南越塵的口氣,她應該是處于東華帝國,還是一個王爺的側妃.

這個側妃還是個臭名遠揚的窩囊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