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專屬泡面2
g,更新快,無彈窗,!

影衛心中一驚,確實是他替主子查她的過往,不明白她是從哪里得知的.

就當他思索著怎麼解釋之時,面前人早己抬腳離去,仿佛剛剛開口詢問的人不是她!

很快,便入了院內.

隔著很遠都能聞到里面傳來淡雅的清香,四周樹木修剪的剎是好看,腳下的石路發出細微的落腳聲,影衛到此便沒再進去.

院內有著一座石亭,九音剛落入院內,抬眸便看到南越塵一襲黑袍坐于石凳之上,墨發散落于肩,風華無雙.

他一手持白棋,一手持黑棋,那雕刻般的俊顏難得露出嚴肅的神情.

撩入南越塵眼里的,是一般棋局.

棋局之上,黑棋緊逼,以包圍的形式直逼白棋,白棋四面危機,進退兩難,這分明就是死局.

退也死,進亦死!

聽到門口處傳來的聲音,南越塵抬眸掃了一眼九音,看著她的著裝不動聲色地眯了眯眼,嘴角有些妖孽的笑.

"走罷!"

南越塵放下棋子,語氣慵懶地開口道.

一個旋轉便直起身,朝著閣樓的正廳內走去,筆直的背,修長的身影,帶著與生俱來的尊貴,看一眼便攝入夢魂.

九音將目光投向棋局.

在經過棋盤之時,兩指順過白棋,隨意地落于一處.

刹那間,原本己經無解的死局,在棋落的片刻間,風云轉變,白棋突圍而出,反敗為勝!

如此的棋技,簡直就是震撼.

九音延著南越國的身影到正廳之時,膳食早己擺好.

滿桌的山珍海味,看起來令人食欲大開,南越塵坐在主位條理慢斯地用著膳,動作說不出來的高貴優雅.

房間內.

一名侍女站在角落處,目光時不時地偷瞄著南越塵,露出小女兒般的姿態.

在聽到腳步聲後.

侍女望了過去,看著九音的眼底流露出一絲羨慕,直到看清面前人的容貌之後.

所有的羨慕全轉換成了不屑與鄙夷:自己可比這個女人長的好看多了!

"在戰王府之內,你莫不是也這般穿著?"南越塵目光微微掃了一眼九音,開口道.

坐在他對面的女子,抬眸,眼底平淡地沒有絲毫情緒:

"有何不可?"

如若換在現代來說,九音穿成這樣絕對是正常的.

可是在古代,對女人的管束是何其殘酷,稍微一個舉動便能落人口舌,這也難免南越塵會開口詢問.

南越塵眼底深沉,話里帶著探究:"戰王妃能留你的命到現在,真是奇跡!"

"你也看到了,以我的能力,她動不了我分毫,不是嗎?"

然而.

就在這時,九音卻突然臉色微變,迅速地抽過桌面的絲巾,將剛入嘴的食物吐了出來.

她眯著危險的眸子,像是在思量什麼,面無表情的臉上卻看出了一絲嫌棄.

南越塵一抬眼看到的便是她這副模樣,眼中的寒意劃過:難不成是有人在菜里下毒?動了她的碗筷?

這府邸本就是東華帝國皇帝安排的,連同這里的侍女及廚工亦是如此.

他僅是帶一批暗衛和心腹,東華帝國的皇帝想必不會如此愚蠢,蠢到以為在菜里下藥便能毒死他令南陽國覆滅?

"怎麼回事?"

南越塵目光冷銳地掃了一眼角落的侍女,朝著對面的人詢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