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要你的命3
g,更新快,無彈窗,!

一股不甘便直沖大腦,無霜目光一凜便敲定了自己的生死.

夜風聽到這句話,只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智障,智障,以前的智商呢?被狗啃了嗎?

九音聞言,眸子含笑一斂.

收回了踩在無霜胸口處的腳,目光緩緩投向玉桌之旁的南越塵.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僅第一次見面,無霜便對她產生那麼濃烈的恨意,但是.....她並不需要知道,因為自己從來不留威脅.

現在是可以直接要了無霜的命,但是面前的這個男子應當不像表面那般容易對付,她身上的傷還沒有完全好.

這個地方....養傷,甚好!

"別忘了.....備好一萬兩黃金做為報籌!你的命,應當值這個價!"九音目光停留在白哲的指尖,話落時,漆黑的眸子掃了南越塵一眼.

她對于錢財並不看重,連同之前在華夏國京都那段時間.....所有的開銷都是暮白己經解決好的.

也不知道一萬兩黃金對于這個世界而言,究竟是什麼價值.

她是不是開口要少了?

單靠她一個人如何能在這個世界找到暮白?

所以她必須培養一股勢力尋他,只是培養勢力需要錢.....嗯,錢不是問題,大不了到時候洗劫國庫好了!

九音垂下的眼眸輕眯,兩指尖習慣性微微一握.

沃日!一萬兩黃金!

這個女人他倒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整個南陽國的國庫也不過十余萬兩而己,她也敢開口.....夜風感覺今天經曆的一切簡直顛覆了自己以往的世界觀.

南越塵指尖條理有序地敲打著倚面,發出輕微的'叩叩’聲,余音撩耳.

緩緩抬眸,嘴角有些微微的弧度,眼眸深遂波濤暗湧,他的聲音有些磁性有些低沉:"本王自然不只這個價!"

此話一出,那便是應了.

陽光之下.

他落于玉桌之旁,微抬高的臉,輕揚的墨發,令人窒息的側顏,能攝人心魄.

他的對面,那抹冷清的笑,那副淡然冷漠的神情,那眉間的朱紗痣盡顯妖嬈,有著萬人臣服的風華,一旦撞入眼底,便是一生全盤皆輸.

南越塵覺得自己可能被這個女人魔症了,明明是那般毫不起眼的臉,此時卻刻在他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解蠱須等月圓之夜,這期間,我不希望有任何閑雜人等踏入此地一步."九音目光不帶絲毫感情地掃了一眼夜風與無霜.

隨後,輕身,抬腳,回了房間,她的背影有些許慵懶,更多的則是散發出萬人之上的尊貴.

"好!"

南越塵的聲音在九音轉身的一刻響起,目光略帶警告地掃了一眼無霜,無霜即刻收回狠鷙的表情,攥緊手指,低頭.

夜風定然是不會踏入九音的園內一步,只是擔憂地看了一眼無霜,隨後目光停留在房間內.

不知道為何,他總有一種直覺......無霜真的惹怒到她了!

聽著外面漸行漸遠的腳步聲.

坐在銅鏡旁垂眼的女子,嘴角勾起一抹攝人心魄的笑.

九音眼眸轉動,她的手中轉動著現代的一件物品:手機.

那熒屏上倒印的是一名男子,刀削般完美的臉龐,君臨天下的風姿,臉上有些壞壞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