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來年有你陪葬,甚好5
g,更新快,無彈窗,!

"可是己經動了?你能如何?"九音揉了揉用力過度而發酸的手腕,聲音很淡很涼.

熟不知,她在開口之後,夜風看著她的目光竟閃過一抹敬佩,隨後轉換成憐憫:

他發誓,這是第一個敢這麼跟南陽國攝政王說話的人!

"你莫是忘了,你的命是誰救的!"

南越塵一襲墨黑色衣袍映入三人的眼里,頃刻間,連天地仿佛都成了他的背景.

那張傾倒眾生的俊顏上帶著冷笑:"膽大是好事,可是膽大過了頭.....記住,本王即能救你,亦能殺你!"

這句話說的極其深沉,隔著幾米遠都能感受那若有若無的殺意.

可九音是誰?

一個能面對上萬雄兵討伐無動于衷的人,一個冷血到讓整個隱世之林為其陪葬之人,又怎麼會害怕這區區一絲殺意?

九音伸手將幾縷碎發撩于耳後,微抬起攝人心魄的眸子.

抬腳走進南越塵,下一瞬,她的氣勢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像極了統領天下的王者.

這樣強烈的氣勢,絕對不應該是一個久居後宮的女子擁有的!

南越塵那雙冰若冰霜的眸子微微一眯,因為......這麼凜冽的氣勢他好像在哪里見到過.....竟然如此的熟悉.

一抹虛影從他腦海里一閃而過,速度太快,快到南越塵根本撲捉不到.

"那你可知,你的命如今在誰的手里?"

九音兩指間轉動著一顆璀璨的白棋,延著視線往下,能看到她嘴角有些冷冷的弧度,一雙清澈發亮的眼眸表面一片死寂,平靜地不像話.

這樣器張至極的語氣,南越塵平生還從未聽到過!

真不知她是膽大呢,還是愚蠢!

南越塵嘴角輕揚,周身散發出無盡的寒意,連同空氣都冷上了幾分.

那雙好看的鳳眸在傾刻間染上了一絲血色:"本王聽聞戰王的側妃生性窩囊,一無事處,如今看來,這傳聞果真不得信!"

側妃?窩囊?

雖然她並沒有黎九茵的記憶,也不知道她之前經曆了什麼傷害,但是能落到那種地步,也確實夠窩囊的!

九音低著頭,眼眸空洞,含笑半眯.

隨著這抹笑容的乍現,映應出她額中的那顆朱紗痣耀眼妖嬈.

明明是如此平淡無奇的一張臉,在散落的陽光下,她的五官仿佛布了一層光暈,美地讓人驚心動魄.

南越塵目光犀利,那張鬼斧刀工的俊顏上布滿了寒霜.

氣勢逼進,語氣如同一把冰刃能夠刺入人心:"這不得不讓本王懷疑,你是一直都在裝做廢物的樣子,還是你本就不是黎九茵?"

不得不說南越塵的心意極其縝密,在這麼短短的時間之內,便己經懷疑她有可能不是黎九茵!

她確實可以收斂實力和性子,不露出一絲破綻.

不過......她為毛收斂?

"是與不是,與你何干?我不防警告你,我們之間,僅僅是利益關系罷了!別擺出一副誰都愛慕你的高冷樣,更別以為自己能夠掌控任何人的生死!"

說到這里,九音微微停頓一瞬.

微偏側顏,那雙清冷的眸子不帶絲毫溫度地掃了一眼南越塵,隨後又停留在白哲手指上.

好看的嘴唇微張:"大不了,你惹怒了我,我拉你一起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