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來年有你陪葬,甚好2
g,更新快,無彈窗,!

躲藏在暗處觀看的眾人全都死死地捂著嘴巴,瞳孔劇烈收縮,嚇地不敢發出一絲聲音.

短短片刻,暗衛便己收拾好現場,閃聲撤離,若不是中央倒下的那抹身影,恐怕都會讓人覺得這是一場幻象.

南越塵滿意地勾了勾嘴角,跨出輿矯.

"天吶!"

"好美!"

無數道驚歎聲與抽氣聲從四面八方響起.

他一襲墨黑色的衣袍負手而行,衣袖兩側繡著金色的龍紋花邊,墨發用鑲碧玉冠固定著,露出那張令眾生為之傾倒的俊顏,那張臉俊美的出塵,舉手投足間都透露著與生俱來的高貴,讓人生不起一絲的攀比之心.

不少官員小姐,只感覺自己的心髒撲通撲通的狂跳.

癡癡地看著眼前那抹風華絕代的身影,剛剛的驚嚇早己被洗刷地一干二淨,臉上竟泛起絲絲的紅暈.

南越塵無視一雙雙熾熱的目光,居高臨下站在九音的身前.

面前的女子眼眸緊閉,氣息微弱,手腕處的被鐵鏈磨地幾近潰爛,細嫩的雙腿落上了觸目驚心的鞭痕,一看便知道在這之前受到了殘暴的虐打.

五官己被血漬給掩蓋,她的眉角微皺,兩眉間的那顆朱紗痣在這血跡斑斑的臉上竟異常醒目.

不知為何,看著這般狼狽的人,南越塵的心里卻劃過一抹略帶煩燥的情緒.

"帶走!"

薄涼的嘴唇中吐出兩個字,南越塵衣袖一揮轉身離去,很快便憑空出現幾名暗衛准備將九音背走.

就在護衛的雙手即將觸碰到九音的身體之時,南越塵的腳步一頓,回頭目光冰銳地掃了一眼暗衛命令道:"不許碰她!"

話落,南越塵負手離去,留下暗衛們面面相覷,一臉的不知所措!

不用手?

那他們怎麼把她帶走?

眾暗衛:主子太任性怎麼破?在線等,挺急的!

暗衛無法,只好脫下外衣裹在九音身上,帶回了東華帝國招待的府邸.

府內很大,比起皇家宗室的府邸有無過之而無不及.

一座的雅樓內散發出檀木的淡香,從鏤空的雕花窗戶的細孔望去,屋內的擺設如同一副優美的水墨畫,整個房間的布置很是大方得體.

九音醒來後己過三日,這期間,南越塵並沒有下令讓人幫她治療傷口,連同一口水都沒有送過.

可見這個人有多麼地狠厲.

手腕處的傷口早己化膿,腦子也在嗡嗡作響,全身上下的每一處地方都撕心的痛意,這感覺.....真是簡直了.

九音神色淡漠地環固會周圍,隨後,起身,步伐優雅走到洗漱處,拎干手帕地試擦著手腕的傷口.

水面倒印出一張清秀的臉,小巧的嘴巴,漆黑發亮的眸子,眼底仿佛隔了一抹白霧般寂靜地沒有一絲情緒.

面對從云端跌至谷底的一張臉,九音依然平靜地不像話.

看著鏡子里這張陌生的臉,九音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扶摸著額間的那顆美人痣.

她的腦海里驀地閃過當年那個人寓定的預言:

'額中美人痣,即為朱砂痣,世間誅人殺之,你終究是不凡之人,這是你的命.....改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