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淪落死囚3
g,更新快,無彈窗,!

如果讓她逃出去了,自己恐怕就要提頭去見了!

就在九音現身于囚車外的下一瞬,密聚的侍衛以她為中心迅速形成一個包圍圈,無數把銳利的長槍迎面襲來,槍刃發出逼人的寒芒.

這場景沒毛病......每年總有那麼幾次!

九音動了動磨傷的手腕,看著眾侍衛的眼底染上一抹嗜血的淺笑,在眾多充滿殺意的目光之下,只見她輕身一躍,腳惦便落其中的長槍之尾.

下一秒,眼前的人影己不見蹤跡.

"啊!!!"

無數道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起.

囚車之旁,她淺笑著倚立于地,絲絲鮮血濺在她那白嫩的肌膚之上,她赤著腳,手中握著一把折斷的長槍,鮮血延著槍刃邊緣滴落在地面上.

周圍,持槍的侍衛皆被割斷了咽喉倒在血泊中,空氣中布滿了血腥的氣味,濃烈地讓人膽顫.

"殺我?憑你們嗎?"

九音抬頭露出那雙平靜死寂的眸子,手指抬高斷槍,刀尖直指周圍待地戒備的侍衛.

為首的藍翎侍衛被這目光嚇地心髒猛地一抽,瞳孔放大,後退半步.

不愧是宗室的六品藍翎侍衛,僅僅一瞬便恢複如初,看著九音的眼底閃過強烈的殺意:"你,快去通報禦林衛,你們都給我上,殺了她!"

"呵!"

九音看著藍翎侍衛的眼底一片死寂黑暗,雙腳一惦,以閃電般的速度直襲敵方,刹那間,一個個鮮活的生命被抹斷了脖子.

就在離九音的不遠處,停著一輛輿矯,暗紫色的珠簾從矯頂一瀉而下,簾邊勾勒著淡黃色的龍紋,轎子旁邊一名黑衣影衛雙手環劍,神情嚴肅.

矯內的人透過布簾將這一切盡收眼底.

"這東華帝國迎接本王的方式果真特殊!"矯內傳來了一道充滿磁性的聲音,平淡的語氣里卻夾著至高無上的威嚴.

影衛聞言目光淡漠地掃了一眼前方,抱拳恭敬地回道:"主子,是否需要屬下....."

"無礙!"

影衛的余光投向布簾處,一雙骨節分明的手將布簾撩開,影衛見此心中一驚,迅速低眼垂頭,不敢直視一分.

布簾之內,南越塵那雙邪魅的桃花眼里包含笑意,掃量著那名只剩下裸衣的女子.

就在南越塵打量九音的同時.

九音清楚地感受到一道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反手便抹了侍衛的脖子,迅速地回眸一望.

兩目相撞.

一雙平靜地如同一潭死水,一雙殘暴地仿佛身處無間地獄!

空氣之中,一股來自萬丈深淵的寒意在兩人之間忽地爆發,或許從這一刻開始,就注定了南越塵即將輸給美人一輩子.

看著那張驚天為人的面容,九音眼底沒有露出絲毫的驚豔,面色淡然地收回了目光.

南越塵微眯著眼眸,眼底閃過一絲冷意:好古怪的女子,明明半刻之前還是任人宰割的白兔,怎會在短短片刻之內如同變了個人一般?

而且,她那詭異的身手,下手時那毫不猶豫的干脆,利落,帥氣!

明明是如此陌生的場景,可卻讓南越塵總感覺在多年前,或是在某一個地方曾經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