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淪落死囚2
g,更新快,無彈窗,!

九音身子倚在囚車邊緣,隨著這動作鐵鏈發出哐鐺的撞擊聲,眼眸笑意漸起,嘴角有些冷酷的弧度:"你就這麼迫不及待地想要找死麼?"

侍衛聽聞扯開喉嚨大笑:"哈哈!就憑你現在也想殺我?真當勞資是嚇大的?呸,賤貨,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

話畢,侍衛目光掠過寒光,揚起手中毒鞭,啪地一聲抽去.

囚車護欄空隙剛好能容下一個人頭,九音身子倚在護欄之上,眼見毒鞭帶著威壓橫掃而來,周圍人隔岸觀火,更有人面帶笑容!

在一雙雙興災樂禍的目光之下,只見護欄之間,兩根手指穩穩地夾住毒鞭!

白皙手背上原本己經結痂的傷口裂開,溢出絲絲鮮血,亮地晃眼.

九音抬起那張血跡斑斑的臉,一雙死寂的眸子直視著對面被驚地愣神的人,嘴角微微淺笑.

眾侍衛呆了!

侍衛頭領驚地張大了嘴巴,一臉地難以置信.

周圍不少人眼珠子都跌落在地上,嘴巴張成了O形.

傳聞側王妃黎九茵就是個一無事處的廢物,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簡直太匪夷所思了!然而,還沒等眾人回過神來,只見眼前一道黑影一掠晃過.

"啊--"慘叫聲響起.

那里,囚車鐵制護欄罅隙間,侍衛頭領的臉緊貼在上面,眼珠死魚般突出,雙手手背青筋迸露,拼命想扯掉勒在他脖子上的鞭子.....

"快.....快....救...."

"咔嚓!"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侍衛頭領最後一個字卡在喉嚨內還未吐出,便被扭斷了脖子.

在待衛頭領倒下的瞬間,九音抬手不慌不忙扯掉了他腰間的鑰匙,打開了烤在腳上的鐵鏈.

"啊!殺人了!"

不少圍觀的官家小姐們哪里見過這等場面,當場便嚇地尖叫,場面頓時混亂起來,侍衛們被圍地寸步難行,這給九音拖延了不少的時間.

"都給我閃開!"

"快,攔住她,不能讓她逃出去!"人群中傳來一聲怒吼,圍觀的百姓嚇地躲往一邊,待衛即刻持刀直沖囚車.

九音從容不迫地解開鎖鏈,凝神細聽著那趵落的腳步聲:

七米.....

五米.....

還有三米......

眼見侍衛己經揮著尖刀劈了過來,兩者距離近在咫尺,不少透過酒樓觀看的人,都將眼睛泯成了一條細縫不敢直視,腦海里不由自主地腦補出九音被尖刀刺死的場景.

必竟誰也不相信,一個淪落到扒衣示眾的女子,會有能力躲過這麼多人的擊殺!

就在此時!

忽地傳來'啪嗒’一聲脆響,囚車的鎖鏈在眾多驚愕的目光下.....竟然猛地掉落.

九音一腳便將囚門踹開,突圍而出.

侍衛的尖刀慢了僅僅一瞬,刺中的乃是九音一晃而過的殘影.

怎麼.....怎麼會有那麼快的身手?他們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人物?侍衛們握著尖刀面面相覷,臉上全都布滿了難以置信.

"快,不能讓她逃出去,殺了她!"

持劍的藍翎侍衛見此沖著愣神的侍衛吼道,急地額間冷汗直流:王爺暗中早就下過命令,這個女人必須死,如果讓她逃出去了,自己恐怕就要提頭去見了!

------[PS]

關于本文

女主不會!永遠不會對男主:南越塵動感情.

女主很屌,非常屌,屌到徒手能撕千軍萬馬,屌到不需要跟任何人在一起,所以本文:南越塵永遠單相思.

不要再問男主是誰!

南越塵!單相思!

再問書名就篡位!再問自殺!我也很屌的!

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