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節 鏖戰清風峽(8)

貧道靠著雷達一直在觀察著戰場的動向,我雖然嘴上說的漂亮,可實際上心里也沒底,盜賊的心理到第如何,只有天知道!要是他們不敢反叛石原家,我也沒辦法!所以,直到他們真的動手,並且血肉橫飛的場景被我看了個清清楚楚以後,貧道才放下心來.

"哈哈!計劃成功拉!"貧道高興的喊道:"他們打起來拉!"

"真的?少爺您怎麼知道啊?"老馬奇怪的問

"以後在告訴你魔法的神奇!"貧道迫不及待的命令道:"李鋼!"

"到!"

"領100人去左邊山上布防,多准備滾木擂石,等石原家的白癡來了,就給我狠狠的砸!"

"是!"他領人走了.

"趙青帶100人去右邊!"

"是!"他也走了.

"狄云帶人去路邊的樹林里砍樹,要10米高的,帶著樹冠,都拖到峽口里堵上."

"是!"他也走了

貧道一邊監督狄云堵路的工作,一邊觀察戰場形式.見到石原家的鐵騎輕松突破攔截,會合了他們的主將的時候,貧道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沒想到他們還有這樣一只百戰雄師,要是我沒有雷達,就發現不了跟著的盜賊,就可能會稀里糊塗的鑽進這陷阱里.兩頭被這只部隊一堵,頭上再有1W多人扔石頭,下場得多麼淒慘啊!想想心里就一陣後怕.心說,既然你們這麼毒辣,也就別怪我心狠了!

貧道干脆把這邊的峽口布置成一座死亡陷阱吧,本來還想靠地形用手里的高手堵路呢,看了他們的精彩表演以後,就立刻把這個念頭扔到九宵云外去了.靠!和這樣的部隊死拼,贏了也傷亡慘痛,我可不想讓本部人馬有任何的損失!故而,我在峽口放了一百多棵大樹,都是十來米高兩尺粗細的家伙,豎著十棵一堆,緊挨著排了十堆.多虧我這里高手如云,平時要十來個小兵才能抗起來的大樹,現在兩個人就能抗著跑,當然,是被我加持了'光明禮贊’的結果,100多棵樹從砍到運輸也沒花30分鍾,就都布置好了.

此時的神秘人已經占據了峽口的另一側,由于峽口較窄,他們只能一邊抵擋盜賊如潮的攻勢,一邊盡快進入峽口.因為他們在排隊進入的時候就不得不放棄騎兵最重要的速度,所以面對盜賊的攻擊只能被動防禦,十分吃虧,而且成了盜賊弓箭手的活靶子,傷亡慘重.大約有接近400左右的神秘戰士死在了峽口外面,剩余的500多人進入清風峽以後,分出大約200人斷後,利用峽內的特殊地形阻擋追兵,掩護其他的300多人撤退.

根據貧道的觀察,因為山峽比較窄,馬速放不開,他們再有個30分鍾他們才能到這邊.而另一邊斷後的兩百人,依仗高超的武技把人數不在占優的盜賊殺的屁滾尿流.盜賊嚇得都不敢在接近他們了,而神秘戰士也不願浪費時間殺過去,只是緩緩的退後,兩幫人就這麼僵持著向峽口另一邊移動.

終于,300人的神秘人就要接近貧道布置的大樹了.貧道一聲令下,狄云領著人開始放火,貧道給他們一些火系的魔法卷軸開始發揮作用了,雖然多是比較低級的'火球術’或者'火牆術’,可是用在燒大樹上,還是綽綽有余的!

此地的樹多是耐寒的松樹,里面含有不少水分,燃燒的時候產生了大量的濃煙,在貧道'狂風術’的作用下,往峽谷里猛灌了過去,貧道擱著老遠都能聽到里面的咳嗽聲和漫罵聲!神秘騎士們也是郁悶極了,後有1W盜賊追,前面是大火堵路,有人爬到一側的山壁上觀察了火勢,回報的消息叫他們差點氣死,100多米長的火場啊!只能有幾個高手可以靠超強的斗氣沖過去,可是馬就不行了,而且過去幾個人有什麼用啊?沒有馬,能跑的過人家300多人的追殺嗎?而且受保護的神秘人可不是這種高手,他過不去,別人回去也是死啊!他們在濃煙里干著急沒辦法.

"龍家的五少爺聽著,你要有種就放我們出去光明正大的打一場!用火燒我們算什麼本事?"峽谷中一個聲音遠遠的傳了出來.

"嘿嘿!"貧道笑罵道:"放火燒不算本事!那用石頭砸算本事了吧?給我狠狠地砸!"

隨著貧道一聲令下,那兩側埋伏的200壯漢比著勁的扔石頭,從雷達那看到,幾個比較狠的竟然拿桌面那麼大巨石往下砸!近百米的高度落下去,當真是蹭著傷碰著亡,一時間神秘人死傷無數,慘叫聲,辱罵聲直沖云霄!

"龍五,你***太無恥拉!"

管他聲嘶力竭的喊叫,貧道只是不理.老馬還怕我不知輕重,道"少爺可別理他,一旦放出來他們肯定不會和我們光明正大的決斗,絕對是撒腿就跑!我們追都費勁!"

"呵呵!你放心吧,我是不會上當的,他們都是要死的人了,我怎麼能和他們生氣呢?"

"是啊!是啊!"

"呵呵,我不生氣!"貧道能不氣嗎?只是不好表示而已,怒道:"給我傳信給老狼,我這不留廢物!叫他必須把這些混帳都留下,一個不能跑了,否則!哼!"

"是!"老馬心道這還叫沒生氣?無奈之下只好叫個腿腳利索的手下跑去傳信.

就這一會工夫,300多人有100多被砸死在這了,其余人又都退回去了,往回走的時候,上面的還人一直追著砸他們,等他們好不容易會合斷後的人的時候,有死了一些.隨即他們就一起殺向盜賊.要是他們不能突破盜賊的封鎖,就全軍覆沒在這吧.

在死亡的威脅下,他們爆發了前所未有的士氣和力量,把當路的盜賊殺的人仰馬翻,潰不成軍.盜賊們只恨少長了兩條腿,瘋狂後退,前面的退,後面的就推,結果自己人先亂套了.神秘騎士們趁機大肆殺戮盜賊,所過之處都被鮮血染紅了.

好在他們畢竟要殺過去,比我的信使慢一點,老狼接到我的信以後立刻就急了.把幾個頭目召集起來商議對策.還有什麼好商議的?最後只能決定全力一拼!在幾個頭目的親自指揮下,總算勉強在峽口處堵住了神秘騎士.

兩邊人馬為了生存在峽口處展開了一場舍生忘死的激戰.盜賊們因為是步兵,主要攻擊馬,一旦騎士落馬,肯定馬上就被蜂擁而上的盜賊分尸.騎士則是拼命用手中的大劍狂砍,身上的鎧甲都染成了紅色.短短十幾分鍾的激戰,峽口的盜賊尸體竟然堆積了一人多高.這樣更加不力于騎士的逃脫,盡管戰況還在僵持,不過大家都明白,這只騎士隊伍是不可能在逃脫了.

最後打破僵局的還是我的那200上山的高手,崎嶇的山路難不倒這些身手矯健的戰士,他們趕到之後,立刻開始了砸人的工作,上面有盜賊們為了伏擊我們准備的石頭.貧道觀戰的時候想到,神秘人為了伏擊我們而准備的石頭,卻落到他們自己的腦袋上,恐怕他會死不瞑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