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節 暗殺之由



回到我的院子和仙雅說笑了一會,這丫頭也8歲了,可愛的笑臉打扮一下真和天使似的迷人呢,現在家里就他最討人喜歡,比我還受歡迎!修習了一會工夫,變入睡了.

以後的一個多月,貧道做起了三好學生,按點上學回家,以前都是經常翹課的,現在也該了,因為爺爺命令八護衛整天跟著我,郁悶!八個黃金戰士啊!干嗎去不好,非派來監視我個小孩!貧道問領頭的石護衛道:"憑你們的身手來看孩子是不是很委屈啊?"

他說:"少爺,您是我們龍家的驕傲,我們能給您做保鏢高興極拉!"

碰上個木頭,郁悶!後來,貧道實在受不了小便也要叫八個人看著的尷尬境遇,只好和爺爺商量了一下,他才撤了六個,還是把石,木兩位一直跟我的護衛留下了.好在他們比較好說話,我有可以恢複自由了.

整天到處溜達,閑下來指導下仙雅和公主的魔法,小日子快活啊!

可是過了沒幾天就發現石原三狼這混帳東西,找了他家的好幾個混帳東西,一起向一些學校里沒有勢力的小貴族和平民收'保護費’,一個和我平時不錯的損友凱特*威克告訴我,石原家現在窮的要吃糠咽菜了,石原三狼他們的零花錢直接降到零,平時大手大腳貫了的他們只好自酬資金去花天酒地.于是開始收'保護費’,他們知道多數平民沒有,可是他們為了震懾別人,就故意拿他們開刀,短段一個月,有幾十個學生被打,三個重傷,其中一個還殘了一條腿!可是校長威克拉魔導師根本不管,太陽他,提起他我氣就不打一處來.他臉皮也真厚,被我打的那麼慘,也不辭職走人,還賴在校長的位子上,這混帳被我教訓了以後明著是老實了,可暗地里老給我使壞.

貧道因為整的他家夠慘了,加上爺爺不叫我在找他們的麻煩,一直忍著沒動他,可是,這混帳竟然欺負到我頭上來了.我們班里有個刻苦的小姑娘叫小丫,他父親是我父親的親兵,為了幫我父親擋箭死的,他們家孤兒寡母的一直受我們家照顧.自從她被選中魔法班以後,父親親自找我們兄弟談話,叫我照顧她,她的哥哥被選到武技班,叫我的哥哥們照顧.可是今天,她哭著跑來找我,說她哥哥被石原家的人打了.等我到的時候,石原家的人都走了,他哥哥躺在血泊里,從他不自然彎曲的手臂看,胳膊斷了,一問才知道'保護費’沒交!

我靠!他家三口人吃飯都靠我們家接濟,那有錢交保護費啊!這時我四個哥哥也來了,一個個氣得臉都綠了,把他送到教堂叫牧師治療以後,我們就開始找他們這些混蛋!還是我的損友威克家族的凱特告訴我他們的去向,這小子天生就是搞情報料!校園的八卦新聞他是無所不知啊!

等我們找到這幾個混帳的時候,他們正躲到學校的後山燒烤呢,一共八個人.見到我們氣勢洶洶的五兄弟嚇得趕緊戒備,我沒叫仙雅來,叫她陪小丫照顧哥哥了,還有一個原因是,今天的鏡頭'比較血腥’,屬于少兒不宜的!

"你們想干嗎?"石原三狼這混帳怯怯的問

"知道怕拉!"貧道笑道:"知道還***找老子朋友的麻煩?"


"我怎麼你哪個朋友拉?"

"就是剛叫你打斷手臂的哪個!"貧道惡狠狠的說:"你敢不認帳?"

"我不知道啊?"石原三狼委屈道:"知道我就不打拉!"

"哼!現在你打斷了他的手臂,你說怎麼辦?"

"靠!不就是個平民嗎?打死他又怎麼的!"石原三狼突然硬起來了,委屈的罵道:"要不是你媽那個混蛋把我家的錢都贏光了,我們怎麼用的著去收'保護費’,你以為把工夫花他那些賤民身上好玩啊?有那工夫我還不如去望月樓樂呵呢!現在想吃的葷都得自己烤!老子早就煩了!你說想怎麼地吧?"

他只當我媽媽贏錢了,不知道我也有份,可是他敢罵我媽!真是活膩了,"打死這個混帳!"我大哥最孝順母親,一聽就急了,直接開打!貧道也不用卷軸了,對付這些連斗氣還沒有的白癡,3級法術就足夠了.大哥怒吼一聲撲向石原三狼,輪起木劍當頭就砍,兩撥人就打到一起了.八個人還沒怎麼施展呢,就被我瞬發的一級法術搞的狼狽不堪,想沖我近前,又不敢,怕我用高階卷軸招呼他們,誰都知道,龍五少爺的高級卷軸——批發!離的遠就只能挨打,所以他們沒接幾招,就風緊扯呼了!

石原三狼被貧道特殊照顧用特殊的'騰蔓術’捆了個結實.帶毒的刺把他紮的渾身冒血,疼得這小子嗷嗷直叫,大哥過去就是一記大號耳光,罵道:"叫個屁!"

石原三狼馬上停下了,開始咳嗽,然後吐出兩顆槽牙來.看他可憐惜惜的樣子,大哥心軟了,啐他一臉'冰片’道:"沒種的東西!"就帶我們走人了!

晚上到家,和爺爺說了經過,爺爺皺著眉頭道:"石原家一直沒來,可是錢還上了多半,就還差200W左右沒入庫!看來還是有點意思的,你們這回招惹他沒有錯!不過你以後要小心了!"

"您怎麼知道錢還了多少?"貧道奇怪的問

"你媽媽在財政部里有人!"

"暈!她也太厲害了吧,手都伸到那去拉!"


"各大家族互相有臥底已經不是秘密了,這樣更有利于相互監督!"爺爺道:"你也小心點,別被身邊的人賣了,還幫人家數錢!"

"我有那麼苯嗎?"貧道笑笑,告辭回去了!

~~~~~~~~~~~~~~~~~~~~~~~~~~~~~~~~~~~~~~~~~~~~~~~~~~~~~~~~~~~~~~~~~~~~~~~~~~~~~~~~~~~~~~~~~~

石原家又鬧了一翻,在石原熊二的臥室里.他們夫婦面對面坐著,石原熊二在床上坐,石原三狼站在一邊,他傷的不是很重,就是疼的特別厲害,在大主教的治療下很快就無大礙了,就是掉的牙回不來了.聽他說完經過,石原熊二惱怒的罵道:"你就不能叫我省省心嗎?憑你的身份怎麼能收'保護費’!你這樣干以後怎麼再從那里籠絡人才,你真是個白癡!"

石原三狼不敢回嘴,他母親道:"不就是個賤民嗎?龍家憑什麼管?孩子都1個月沒見葷腥了,你怎麼不管?"

"你~!你知道個屁!"石原熊二怒極,"叫他打的那家人我知道,他父親為龍嘯天擋箭死的,他的葬禮國王陛下都派人參加了,你說龍家能不管嗎?還有,一個月不見葷能死?這不馬上就都恢複原樣了嗎,這點時間就熬不住了?咳咳!給我在這好好跪著反省!"

"好!好!,你先歇息一下!"石原家的主母道:"你的傷還沒好,修養身體要緊!我去管教他吧!"

"哼!好好管教!"說完石原熊二就躺下睡了.

石原三狼這個郁悶啊!被人打得滿地找牙不說,還父母罵,特別是他母親,嘴巴哪個厲害,訓了他兩個多小時才放了他,此時天都漆黑了.他從臥室出來,暈暈沉沉的腦袋讓他走錯了回去的路,等他清醒的時候,發現他不知不覺到了父親處理政務的書房.這里的燈是一直不滅的,無論有沒有人,他進去一看,發現應該守護這里的護衛不在.護衛們知道老爺臥病在床,晚上不來這里,而且很多身手高,又忠心的護衛都被調走了,現在這里是臨時的護衛,自然不很上心,才叫他溜進去.

他走到桌子前,看到有一落整齊的文件,明天他們就會被發出去,其中最醒目的是一本黑色的文件,那時給石原家的秘密組織黑龍會的命令.他拿起來仔細閱讀,越看越心驚,他這才知道家族在短短一月時間聚斂大量財富的秘密.原來家族的高手都被黑龍會掉到東方的科特王國去了,在暗之劍聖石原小犬的帶領下打劫貴族和大商人,用強制的手段逼迫人家把錢都獻出以後再滅口,一月內連續做了12票大案,聚斂了800多W現金和許多價值連城的珠寶和魔法物品.錢還了王國財政的缺口,東西都秘密運到別國拍賣去了,現在石原小犬還沒回來!石原三狼消化了這個驚人的消息後,腦袋里湧出個罪惡的想法,偽造家主命令,叫強大的黑龍會暗殺掉哪個可惡至極的龍家五少爺.

仇恨蒙蔽了他的一切,在一張空白文件上,仿著他父親的筆記寫下'暗殺龍青天’的命令,蓋上旁邊的家主印章,藏在黑色文件里,心想——筆跡不像沒關系,父親病重寫字走型,只要不是叔祖石原小犬親自接的命令,別人不敢懷疑家主印章!忐忑不安的回到自己的臥室,石原三狼YY著龍五被殺的快感,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