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捶殺
g,更新快,無彈窗,!

正在飛速朝前奔跑的楚鏡心,忽然停了下來,看著星羅盤上黃梓城已經消失的紅點,眼中的淚水忍不住簌簌落下.

師兄死了!

他明明有師尊給的玄黃一氣符箓,為何還會死于黑曜魔君之手?幾乎在同時,楚鏡心感應到了數里外那道血色符箓的氣息,忽然明白了,師兄是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畫出了這道法符.

她的手緊緊的握著,連手指刺破掌心都渾然不覺,直到此時,她才明白這個一直被自己有些忽視的師兄,有多麼的強大,多麼的在意自己.

楚鏡心深深的吸了口氣,擦淨臉上的淚痕,咬了咬牙,繼續向著李修緣所在處奔去.

她知道師兄畫出的這道法符,足以困住黑曜魔君數個時辰,自己必須要抓住這個機會,她沒有妄想獨自一人回去斬殺黑曜魔君,那道法符既是困人,也是護人,在符箓的靈氣消散之前,黑曜魔君無法被攻擊.

……

燕北天重重的喘著氣,他感覺自己的手臂似乎有千鈞重,居然快連熟悉到極點的炎陽劍都要拿不動了.

他已經失血過多,身上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處傷口.

千幻魔君就像一個詭異到極點的影子,憑借著恐怖的身法,不斷的在燕北天和李修緣身邊周旋著,然後似一條野狗,忽然就在燕北天的身上啃噬下一塊肉,然後飛快的離開.

燕北天的劍法雖強,但面對這種身法,並沒有辦法.

"燕大俠,你先離開吧."

看著燕北天身上無數的血痕,李修緣聲音有些顫抖的道,燕北天身上有幾處傷口,就是因為救護自己而被對方刺中的.

燕北天緩緩搖了搖頭,有些疲倦的道:"走不了的."

聽到燕北天的話,千幻魔君的身影忽然在不遠處顯露了出來,他舉起手中那柄薄薄的短劍,放到口中,慢慢的將劍刃上的血液舔舐了進去,輕聲歎道:"多麼強大而新鮮的血液啊,不知道還能流多久呢?"

就在這一刻,原本已經極為虛弱的燕北天,身上突然勃發出一股凌厲無匹的氣勢來,手中的炎陽劍舉起,雙足猛然踏在地上,瞬息間已經到了對方的身前,轟然斬落.

千幻魔君那迅疾無比的身影,居然被燕北天的氣勢震懾了那麼半息時間,退後慢了半息!

炎陽劍已經在他的咽喉間斬下.

但千幻魔君身上突然有一道光芒炸裂,燕北天這凌厲到極點的一劍,居然被這層光芒所阻,沒有斬進去.

"啊……"

千幻魔君發出一聲恐懼無比的尖叫,瞬間退出去數十丈,眼中充滿了後怕的神色,他萬萬沒有想到,已經被自己刺中數十劍的燕北天,居然還能爆發出如此凶猛而恐怖的一劍,如果不是自己身上帶有保命的法器,已經被這一劍斬殺.

"你死定了,燕北天,我會一口一口的將你的肉吃盡."

千幻魔君望向燕北天的目光中全是血腥與瘋狂之意.

燕北天垂下長劍,轉頭望向李修緣,輕聲道:"我靈力已竭,再沒有半分力氣,抱歉了."

聽到渾身是血的燕北天疲憊的話語,李修緣滿臉都是汗水和血水,他在心中拼命呼喚著金身,試圖讓它爆發出力量,但依然沒有一點回應.

望著燕北天的樣子,千幻魔君依然謹慎無比的一點點向他靠近,此時的他,不敢再也半點冒險.

鋒銳的薄劍又在燕北天的身上留下兩道刻骨的傷痕,但燕北天完全連躲避的力量都沒有了,千幻魔君的臉上終于露出一抹猙獰的笑容.

"再見了."

薄劍向著燕北天的咽喉狠狠刺下.

叮叮叮……

空氣中忽然傳來了清脆的鈴鐺聲,千幻魔君正在半空的身影猛地一滯,就在這一息,兩道青白色的電蛇已經在他的身邊砸落,讓剛剛恢複正常的千幻魔君又是一麻.

然後他便見到一個穿著大紅色裙子的絕美女子,正向著自己飛奔而來,距離只剩下不到百丈.

這是藏心谷楚鏡心!

千幻魔君對這位年輕一代除妖師中的翹楚並不陌生,心中忍不住一驚,已經生出了退意,但又是一陣鈴聲傳來,將他硬生生的控在了半空中,動彈不得.

"啊……"

離他最近的李修緣,忽然發出一聲憤怒到極點的大叫,舉著手中那個奇怪的木制佛像,向千幻魔君的頭顱砸落.

"真是個傻子."

千幻魔君冷漠的望著身上沒有一絲靈力的李修緣,不要說對方手中只是個木制佛像,哪怕是極品法器,也別想傷到自己,只要一息,自己就能恢複行動,先行躲避楚鏡心.

但下一息,千幻魔君的臉上露出無比驚懼的神色,他忽然發現,李修緣手中的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木制佛像,居然發出了一層暗金色的佛光,這是最為正宗的破魔之力.

"不……"

千幻魔君只來得及說出一個字,金身已經砸在了他的頭顱上,千幻魔君那堅硬無比,幾乎連極品法器都無法傷到的軀體,瞬間被毀,這位強大之極,橫行數百年的魔君,已經隕落于李修緣的手中.

已經完全沒有力量的燕北天,呆呆的望著這一幕,幾乎說不出話來.

一臉肅殺,已經竭盡全力趕來的楚鏡心,看到提著金身,呆立在原地的李修緣,終于松了口氣,緩緩的在坐倒在地.

將近大半個時辰後,一座破廟中,只剩下一條右臂的李青然望著眼前的幾人,苦笑道:"就只剩下我們幾人了嗎?"

楚鏡心和李修緣坐在滿是灰塵的牆角,燕北天身上的傷口已經被包好,默默不語,衛雨滿臉的殺意,還未消散.

進入生死戰場的十個人,還剩下他們五個.

藏心谷黃梓城隕落,昆侖山褚長生隕落,羅浮山衛風隕落,元辰谷谷瓊嬰隕落,龍虎山明藏道人隕落.

雖然進入生死戰場的諸人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備,但是如此慘烈的結局,還是讓人難以接受.

燕北天忽然開口道:"妖魔亦只剩一個,黑曜魔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