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唯心不易
g,更新快,無彈窗,!

"賠償?五萬凝碧丹?真是好大一個數字!"

一直沉默不語的楚鏡心,忽然笑著道,只是笑容冷漠之極.

聽到她的話,陳戊之皺了皺眉,沒有說話,袁布衣抬起頭,望向楚鏡心,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緩緩的道:"如果鏡心小姐對于這個數字不滿意的話,羅浮山願意再加."

楚鏡心的雙眉,忽然如劍一般挑起,她不屑的瞥了宋元書一眼,然後轉目光轉向袁布衣,目光中的神情變成了憐憫.

"袁布衣,我剛在修行的時候就曾聽過你的名字,羅浮刀聖,嘿,好大的名頭!"

楚鏡心冷笑道.

袁布衣沒有說話,目光也如方才那邊平和,只是他握著刀的右手,手指忍不住松了松.

"在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眼中,散修除妖師是不是可有可無的存在?是不是哪怕不小心殺了,也就賠點凝碧丹了事,嗯?"

楚鏡心冷冷的望著眼前這位羅浮山的長老.

袁布衣還是沒有說話,此時連陳戊之的面色也漸漸凝重起來,他意識到,藏心谷的這位大小姐,似乎真的不想就此罷休,難道她真的想要鬧出什麼大事來麼.

"這話別人說也就罷了,你楚鏡心有何資格說?藏心谷無痕仙子?呵呵,這名頭如何來的,一鞭無痕?你楚鏡心驚云鞭下,除妖師的性命,怕是不比妖魔少多少吧!"

剛才被袁布衣一眼嚇住的宋元書終于緩了過來,他聽到楚鏡心的話,忍不住冷笑回道.

聽見宋元書的聲音,楚鏡心忽然轉頭,目光如箭,死死的叮住這個令人作嘔的男人,漠然道:"不錯,我楚鏡心這三年殺過的除妖師,大概足有數十人."

聽到這個數字,站在後面的陳戊之的眼角忍不住跳了跳,他知道藏心谷這位新晉的天才女修手下極為狠辣,卻沒有想到居然已經有如許多的人命,自己修行百年,殺的除妖師都不如她.

"但是,我敢在此立誓,我楚鏡心所殺的任何一人,都是死有余辜,有一同斬殺妖魔時想要獨吞內丹的,有想要殺我掠奪藏心谷心法的,有殘害凡人的……"

楚鏡心冷冽的目光再次轉回到袁布衣的身上,冷笑道:"你剛才說,傷了人,賠凝碧丹,是吧?"

雖是疑問語氣,但她並未等對方回答.

楚鏡心忽然從腰間又取出一個小小的瓷瓶,淡淡的道:"瓶中有三粒元神丹,袁刀聖既然說吳強的傷勢值五萬凝碧丹,那我就斬落宋元書一條手臂,賠個三萬凝碧丹應該也差不多,是吧?"

聽到楚鏡心的話,宋元書的臉色大變,他萬萬沒有想到,袁布衣都願意道歉賠償了,對方居然還不肯罷休,斬落自己手臂,賠三萬凝碧丹?開什麼玩笑,哪怕三十萬凝碧丹他都不願意!

袁布衣的目光微微一凝,沉聲道:"鏡心小姐這是不願意談了?"

陳戊之身子忍不住一顫,上前一步,連忙道:"鏡心小姐,有話好好說,道濟大師,您勸一下……"

陳戊之忍不住將求助的目光望向李修緣,此時也只有李修緣能阻止楚鏡心了.

"阿彌陀佛,貧僧以為鏡心所言極是!"

李修緣忽然道了個佛號,望向楚鏡心的目光充滿了欣喜之意,這樣的楚鏡心楚是他心中熟悉的那個少女,甯斷不彎,沒有絲毫的妥協.

聽到李修緣的話,楚鏡心忽然轉過頭,向著他展顏一笑,如同繁花綻放.

她將懷中的青吟朝李修緣處一推,手中的驚云鞭幾乎同時彈起,猶如一條蛟龍,向著不遠處的宋元書突然斬落.

在她出手的瞬間,一直安靜不語的袁布衣的腰間,也突然炸起一道刀光,倒掠向著半空中的驚云鞭.

驚云鞭如空中游雁,在袁布衣的刀光就要沾上來那刻,忽然向後退去,而楚鏡心的左手指間,已經有六七張雷電符箓猛地彈出,向著宋元書的方位落下.

"楚鏡心你這個賤……"

宋元書見到楚鏡心再次出手,忍不住破口大罵,但是突然如許多的銀色電蛇交纏著朝著自己轟落,忍不住悚然一驚,他發現,楚鏡心是真的不給自己留任何退路.

嘶嘶嘶……

宋元書狼狽無比的朝著遠處逃去,無數的電蛇瞬間將他原先站立的位置轟的粉碎,泥土飛濺.

"破!"

見到楚鏡心剛才的眼神,袁布衣就知道這個少女心中已經堅定無比,他心里暗暗一歎,唯刀百辟,唯心不易,楚鏡心的修為也就罷了,這種可怕的心態,才是最厲害的,當年自己也曾經如此,只是在這數十年的浮沉中,已經忘記了自己的本心.

袁布衣深深吸了口氣,手中長刀一橫,目光也變得堅定異常,向著楚鏡心的眉心斬落.

羅浮山以煉器為尊,但袁布衣是其中的異類,不喜歡各種法器,只愛刀法,一柄普通的長刀伴隨他溫養百年,硬生生的蛻化成了法器.

見到袁布衣出手,剛剛躲開楚鏡心雷電符箓攻擊的宋元書,眼中閃過一抹惡毒的光芒,右手手掌一翻,一件暗沉沉的如盒子般的法器展現了出來,和江湖中的暴雨梨花針有些相似,但更加的隱蔽,而且威力之大,超過何止十倍.

沙沙沙……

空氣中忽然傳來如春蠶啃食桑葉一般的聲音,無數漆黑的細點向著楚鏡心處噴發而出,

"當心!"

看見這一幕,站在不遠處的銀鈴和青吟都驚叫了出來.

楚鏡心正在抵擋袁布衣那可怕的一刀,怎麼能避得開宋元書的偷襲.

哪怕是袁布衣感應到宋元書的動作,心中都生出一絲怒意,作為一個刀客,他不屑與別人聯手對付一個年齡修為比自己低的女子,更何況還是偷襲.

楚鏡心,你死定了!

看見這些淬著劇毒的牛毛細針就要刺入楚鏡心的身軀,宋元書興奮的臉龐都有些變形,目光惡毒而愉悅的望著這一幕.

完蛋了,見到這幕的陳戊之的手腳瞬間冰涼,他沒有想到宋元書居然也敢下這般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