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桃林小溪前
g,更新快,無彈窗,!

雖然知道李修緣的俗家姓名,但莫少棋還是更習慣叫道濟大哥.

李修緣之前特意修書一封給柳然,讓他幫忙給莫少棋安排一份工作,莫少棋不能修行,所以讓他在這個隱廬名下的丹房工作,也可以學到一些煉丹之術,即使不是除妖師,也能煉制一些常見的丹藥,可以說是相當不錯.

但是昨天夜中,他見到吳強青吟他們回來,卻沒有見到道濟大哥和楚鏡心,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陷于一處古陣中,頓時心中又是擔憂又是焦急,李修緣救了莫少晴,又改變了他的命運,對他們家幾乎有再造之恩.

整整一晚,莫少棋夜不能寐,做事都沒有什麼精神,但他卻沒有想到此時居然在街上見到道濟大哥和楚鏡心,真的是吉人自有天相.

"少棋,你知道隱廬中發生什麼事了嗎,街上怎麼會有如許多的除妖師?"

兩人寒暄了幾句,李修緣開口問道.

"我之前聽店中的伙計說,除妖師中都在傳一個消息,離此地三百多里的射陽府有一座靈仙鎮,這座鎮上被鎮壓著一個妖神,馬上就要解開封印了,所以不管是妖魔還是除妖師,都開始湧動起來……"

聽到莫少棋的話,李修緣和楚鏡心對視了一眼,都望見了其中的不可置信,只是離開隱廬兩天的時間,居然就已經發生了這樣的變故.

靈仙鎮,這個李修緣已經尋覓了許久的所在,居然在射陽府?

射陽府在江甯附近,位于偏西方向,距離也差不多是三百里,難道真的就是此地?

這個消息柳然不會去泄露,而且柳然也不知道靈仙鎮具體在何處,難道是妖神相柳主動所為,這到底有什麼圖謀.

李修緣心中有些擔憂,只是現在他也不能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向莫少棋問道:"少棋,你知道青吟吳強他們住在何處嗎?"

莫少棋連忙點頭道:"青吟他們被柳廬主安排在輕顏閣,這是隱廬的產業,我現在就帶你們過去."

此處雖是隱廬總舵,但有許多產業屬于六大勢力,也有普通散修家族在此購置產業.

"你覺得會不會有陰謀在其中?"

兩人跟在莫少棋身後,朝輕顏閣走去,楚鏡心忽然低聲向李修緣問道,她還在想之前的事情,一方面派出黑水淵妖蛇的強者追殺李修緣,一方面又主動透露靈仙鎮的所在,這究竟是為了什麼.

要知道此時妖魔的勢力已經比除妖師一脈強不了多少,如果此時真引起兩者決戰的話,誰都沒有好下場,基本上是兩敗俱傷.

"先不要想太多了,無論如何,貧僧都會要去射陽府一次,看看到底是不是那個靈仙鎮!"

李修緣緩緩的開口道.

不多時,三人便拐過大街,來到一處風景極佳的所在,路邊遍布著美麗的桃林,還有數條小溪徐徐的流淌而過,溪水清澈見底,其中還有魚蝦嬉戲.

這座小鎮,除了前方與中心處屬于商業區域,後面大部分都是隱廬及六大勢力高層平時居住之處,藏心谷在此地也有別業,只是楚鏡心從沒有來過.

"本少爺想要的東西,還真沒有得不到的,嘿嘿……"

忽然,在距離輕顏閣不遠的路口,傳來一聲輕佻的聲音.

李修緣與楚鏡心轉過桃林,見到前方溪邊的一座涼亭前,幾個人正躺在一旁,而一個美麗少女正躲在涼亭里,她身前站著一個藍衣女子,手中拿著一串小巧精致的銀鈴,輕輕顫動,發出清脆的鈴聲,和面前的一個紫袍青年對峙著.

是銀鈴!

李修緣和楚鏡心的臉色幾乎同時變了,他們看清了銀鈴身後的少女,是青吟,而地上躺著的幾個人中,有吳強和吳涯兄弟,這是怎麼回事!

似乎是聽到路口有聲音傳來,站在銀鈴對面的那個紫袍青年轉過頭,有些不耐煩的望了過來,直接便道:"羅浮山宋元書在此,旁人休要多管閑事!"

但此刻,銀鈴和青吟也見到了李修緣和楚鏡心,本來緊張的臉龐上,忽然露出笑容,青吟直接便朝此處大聲叫道:"李大哥,李大哥……"

那位叫宋元書的紫袍青年,此時剛好見看見了鏡心,忽然感覺眼前一亮,忍不住轉過身,上前幾步,准備和楚鏡心說話.

"找死!"

不同于李修緣,楚鏡心只是見到這一幕,就大概猜到了是什麼事,又見到宋元書居然主動朝自己走了,臉色瞬間變得冷漠之極,從牙縫中緩緩的擠出了兩個字.

嗚嗚嗚……

楚鏡心手中的驚云鞭在瞬間就直接撕裂空氣,向著宋元書的臉上抽了下去,長鞭之上已經被她灌注了全部的靈力,鋒銳如刀,只要擊中,宋元書瞬息間就會被斬成兩截.

宋元書此時不禁目瞪口呆,他這一刻才認出眼前絕美的紅衣女子就是藏心谷楚鏡心,但萬萬沒有想到對方為何就會朝自己下殺手,難道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宋元書的修為不過是通幽境巔峰,面對楚鏡心全力一擊,居然連躲避的心思都沒有生出.

"鏡心小姐,手下留情!"

不遠處忽然傳來焦急的聲音,試圖阻止楚鏡心.

但楚鏡心眉目如霜,手中的力量沒有半絲減弱,甚至更多出了幾分絕然.

砰!

一道銀色的刀光突然在空氣中亮起,猶如匹練一般,銀河倒懸,直接斬開了楚鏡心這全力擊出的一鞭,救下了宋元書的小命.

"鏡心小姐,三思."

一個穿著灰色短衫的中年男子緩緩的上前,站到楚鏡心對面,輕輕的開口道.他的面容極為普通,但是淵渟岳峙,氣度不凡,再加上剛才那一刀,顯然是一個刀道的宗師.

"袁布衣,你敢阻我?"

楚鏡心盯著眼前的男子,寒聲道,她認識這個中年男子,心中卻是更加的憤怒.

聽到楚鏡心的話,袁布衣臉上露出一絲苦笑,開口道:"鏡心小姐,你若是殺死宋公子,這肯定會引起藏心谷和羅浮山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