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絕境
g,更新快,無彈窗,!

在慧遠禪師出現前的數百年中,除妖師的自身實力一直是不如妖魔的,所以有元辰谷的高手獻出了幾門陣法,公布給所有的除妖師使用,不管是兩三人還是四五人,都能結陣對抗妖魔,以弱勝強.

楚鏡心的話音剛落,吳涯吳強兄弟,銀鈴李青然等人幾乎同時變陣,按著九宮八卦的陣型,以馬車為陣眼,肅然以對.

一個個身形瘦削的黑衣人從草叢間緩緩的站起,他們的身邊,幾乎都伴隨著四五條大大小小的異蛇,蛇芯吞吐不定,默默的將楚鏡心他們圍在了中間,然後那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從路口走出,一步步朝此處走來.

"黑曜魔君!"

幾乎在他出現的瞬間,楚鏡心和李青然都叫出了對方的名字.

妖魔之中高手雖然眾多,但天才級別的也是極少數,黑曜魔君是上一代妖魔中的天才人物,離妖王級別只有一步之遙,實力極為強大.

見到黑曜魔君,還有圍著外面的那七八個氣息強大的黑衣人,眾人心中都明白,這一次,怕真是絕境了.

像銀鈴吳涯等人心中也許會有後悔,像吳強也許會有不甘,但不管心中是如何的情緒,在此時,大家都明白,只有拼死一戰,也許才會有一絲活著的希望.

望著不遠處圍在馬車附近的楚鏡心等人,黑曜魔君狹長的臉上沒有半絲表情,也沒有出言詢問什麼,只是舉起右手,然後猛地揮下,嘶聲道:"殺!"

他不需要知道誰是李修緣,只知道對方肯定在其中,只要將這群人全部殺完了,妖神相柳大人賜予的任務自然也就完成了.

他的聲音一落,那些黑衣人的手中幾乎同時出現了兩把慘綠色的奇形匕首,猛然躍起,向著楚鏡心等人撲殺而至.

"擊!"

半蹲在馬車車廂上的楚鏡心臉色淡然,似乎完全感受不到撲面而來的殺機,只是斷喝一聲.

隨著她的聲音,李青然手中的長劍,吳涯身前的八卦虛影,吳強手里得自于宣木的那柄門板般的大刀,還有銀鈴手中的數十根細細的銀針,依次向上轟出.

雖然他們平時未有什麼合作,但是在陣法之下,紋絲不亂.

那幾個黑衣人雖然都是人形,但是身上的妖魔氣息濃郁到極點,明顯都是堪比通幽境甚至坐照初境的強大妖魔,還有跟隨在他們身邊的那些異蛇,或噴吐毒液,或張開血盆大口,戰力極強.

但是在陣法合擊之下,對方的攻勢居然絲毫無功.

而此時,黑曜魔君還沒有出手,所以眾人中修為最高的楚鏡心也沒有動,她右手的驚云鞭筆直如劍,左手指間捏著數張符箓,隨時准備激發.

"真是廢物!"

見到黑衣人第一波攻勢被阻,他鐵青色的臉龐上的雙眉緩緩皺起,漠然道,然後直接上前一步.

雖然只是一步,但他身上恐怖的殺機已經滲透了出來,直接逼迫的楚鏡心臉色一紅,雖然黑曜魔君還沒有突破至妖王境,不至于像之前褚合道那般只憑著氣勢就輕松轟破玄黃一氣符,但是也已經逼的楚鏡心體內靈氣微滯.

"死!"

黑曜魔君的掌心一揮,頓時一連串陰雷突然從半空中呼嘯而下,向著馬車處砸落.

見到這一幕,坐在最中心處的青吟忍不住縮了下身子,緊緊的抓住了李修緣的手臂,她以前曾經在青丘山遠遠見過這位黑曜魔君,知道對方的強大與殘忍,哪怕是連自己的族人,都能下手斬殺.

"聚!"

楚鏡心忽然開口道.

吳涯等人立時將手轟向楚鏡心的背後,體內的靈力傾瀉而出,聚集在楚鏡心的身上,而楚鏡心此時手中的驚云鞭也已然揮出,圓轉如意,化成一道鞭陣,擋住半空中轟擊下來的陰雷.

她只是坐照初境,而黑曜魔君已然是半步妖王之境,靈力遠遠不及,所以只能借用其他人的靈力,才能擋得住對方攻勢.

"刺!左右位!"

但楚鏡心從來便不是被動防守的性子,忽然向著李青然喝道.

此時的李青然完全沒有之前的郁郁之色,臉上盡是專一與冷然,這才是廬陵劍閣的傳承核心弟子,一個真正的劍客.

在聽到楚鏡心的聲音後,他一直抱神守一的長劍,驀然刺出,如同驚鴻一瞥,兩點劍光在熾熱的陽光下就像是被隱去一般,來去無痕.

"噗嗤……"

連續兩個黑衣人的咽喉中噴射出了兩道血箭,踉踉蹌蹌的倒在了地上,別人才發現李青然出劍了.

"好劍術!"

見到李青然這驚豔一劍,黑曜魔君一直冷漠的臉上,竟然也露出一絲贊賞之色,哪怕剛才他已經有兩個族人死在劍下,似乎也完全不在意.

但是贊賞聲剛落,他已經伸出手指,向著李青然處輕飄飄的彈出了兩指.

"盾!"

在黑曜魔君手勢剛動之時,楚鏡心便斷然喝道,但吳強手中的大刀還是遲了數息出手,他的悟性與修為畢竟差了李青然不止一籌.

黑曜魔君擊出的兩道指風悄然無聲的從吳強的大刀旁掠過,擊在了李青然的劍上.

"錚!"

李青然身為廬陵劍閣大長老的嫡系傳人,所用法器長劍自然是最為頂級的,但是在黑曜魔君隨手彈出的這兩道指風前,居然脆弱之極,直接斷成了數截.

李青然的臉色也是一白,然後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顯然不敵劍上傳來的這股巨力.

盛名之下無虛士,這個凶名赫赫的妖魔中的強者,只是隨手一擊,便重創了處在陣法中的李青然,除妖師年輕一代中有數的強者.

此時,楚鏡心臉上的神情越發嚴肅,她明白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哪怕是有九宮八卦陣,也抵擋不住黑曜魔君一人,何況他還有這些實力不弱的手下,難道真的要開始拼命了嗎,但是哪怕是拼命,就有用嗎?

一向灑脫而堅毅的楚鏡心,此刻居然有了一絲迷茫,忍不住轉頭向坐在車廂中的李修緣望去,只見對方的臉上,依然一片淡然.

"你們還是去死吧."

黑曜魔君忽然仰頭向天,發出一聲呼嘯,聲可裂云,然後一掌化作一條吞天巨蟒,張開巨口,直接向著眾人吞噬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