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離去後的身影
g,更新快,無彈窗,!

"就此分別?不可能,李兄弟,我和你說,我吳強絕非貪生怕死之輩!"

聽到李修緣的話,吳強忍不住從地上跳了起來,身上的肥肉亂顫,臉色通紅,顯然是異常的憤怒.

而楚鏡心只是不屑的一笑,向著李修緣上下打量著,隨後道:"李修緣,我剛才說過,不管你是什麼羅漢轉世,還是佛祖再生,今生今世,你不用再想離開我,除非,我死了!"

她的聲音淡然,卻是堅定無比.

見此一幕,李修緣忍不住微微苦笑,他在開口前,心中其實就明白這個結局,楚鏡心的性格他太明白了,堅毅異常,只要認定一件事,便九死未悔,只是連吳強都不願離開,他稍微有些意外.

"青吟,此行路途艱難,不僅會妖魔來襲,也許還會有除妖師,你……"

聽到李修緣的話,青吟的臉瞬間漲的通紅,急道:"李大哥,你不要趕我走,我也很有本事的!"

她伸出纖手,向著前方的一株大樹一揮,頓時數道風刃出現在了半空中,斬落了一根枝葉.

在妖魔之中,青丘狐的法術堪稱最強,這種靈獸,似乎天生就與天地更為貼近,感悟靈氣,非常簡單,如果是一頭三尾以上的青丘狐,這一道風刃,能將整顆大樹輕松斬斷,但青吟畢竟還是只幼狐,出生不過十幾年,在青丘狐漫長的壽命中,就相當于人類中的嬰兒.

李修緣沒想到連青吟都不願離開,正想再勸,楚鏡心忽然開口道:"李修緣,大家都非小孩,自己做出的決定,你也不用再勸,哪怕前面的路再艱險,我們一起前行便是,你如此婆婆媽媽真不像個和尚,倒像個村婦!"

李修緣聞言,頓時一滯,再也說不出話來.

"好了好了……"

吳強嘿嘿一笑,出來打岔.

"李兄弟,你說你也不知道這靈仙鎮到底在何方?那該如何走?"

吳強最為發愁還是此事,如果有一個具體的地點方向還好,現在這般,實在是不知道如何做.

李修緣苦笑道:"我師父慧遠禪師當時說是往西走三百里便是,但是從那天算起,早就不止三百里了,根本無人知曉靈仙鎮在何處,之前柳廬主的話倒是讓貧僧想到……"

"想到什麼?"

"有緣時見."

吳強聞言,頓時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他忍不住道:"李兄弟,實話說,我以前最討厭與和尚打交道,整天云山霧繞的扯什麼緣啊份啊,嘴里沒半句讓人聽得懂的話!"

李修緣不禁啞然,半響才道:"吳兄弟,貧僧記得你也是玄門正宗,難道道家不講緣法嗎?"

吳強理直氣壯的道:"你們佛家才講因果緣法,我們道家都說自然無為."

"吳大哥,但是放在此處,緣法和自然似乎沒什麼區別吧,不都是讓馬車隨意而行嗎?"

青吟忽然插嘴道.

吳強瞬間無語.

"哈哈哈……"

楚鏡心頓時樂不可支,連連誇贊青吟聰明,月光漸漸上移,夜色變得越發深濃了.

第二日清晨,幾人醒來,在溪邊洗漱,准備繼續趕路,青吟望著手上拿著的幾串烤魚,兩眼放光,這是吳強一大早起來在溪中捉了幾條魚,特地烤的,除了李修緣在一旁吃干糧,青吟和楚鏡心都有.

"吳大哥,你在修行前是做廚師的嗎?"

青吟一邊輕輕啃著烤的焦黃噴香的魚,一邊佩服的望向不遠處正在收拾馬車的吳強.

聽到小狐狸的話,吳強哈哈大笑起來,他拍了拍自己那碩大無比的肚子,道:"你吳大哥雖然修行天賦不成,但是做飯的本事,不是吹噓,至少也是六大勢力長老檔次的,以後閑來無事,就去隱廬之中開家酒樓,絕對生意火爆!"

青吟快速的點著頭,顯然覺得極有道理.

見到小狐狸狼吞虎咽的樣子,吳強臉上得意之色更濃,從車廂口的巨大布囊中取出一只熏兔腿遞了過去,悄聲道:"嘗嘗這個."

楚鏡心看到這一幕不禁有些無力,其他除妖師行走江湖,身上帶的都是法器兵刃,最多有一些換洗衣物,但眼前這位,那個碩大的布囊之中,大部分應該都是吃的,還有各色調料炊具,一一具備.

李修緣也剛剛從溪邊洗完手回來,看到青吟的手上拿著一只兔腿,不禁楞住了,片刻後,他還是忍不住道:"青吟,據說你們青丘狐一脈不食血食,以天地靈氣為引……"

"我還是個小孩子,正在長身體呢!"

小狐狸直接打斷了李修緣的話,然後悄悄的將這只噴香的熏兔腿藏到了自己的衣袖中.

"走啦走啦!"

吳強偷偷朝著青吟擠了擠眼睛,然後大聲招呼道.

等李修緣他們的馬車駛離近一個時辰後,在森林深處那條妖蛇尸身埋放的地方,忽然有許多蛇窸窸窣窣的游了出來,將這具妖蛇的尸身圍了起來,片刻後,一個高大的身影緩緩從陰影處跨出一步,露出了半張青黑色的臉龐.

"黑瞳,相柳大神會保佑于你……"

他望著這具龐大的蛇尸,低聲的念誦道,聲音沙啞而低沉,只是從他那雙碧綠的眸子中,才可以看出一抹仇恨與憤怒.

他轉過身體,走到昨晚發生戰斗的地方,手指輕輕在樹木的枝干上拂過,偶爾又蹲下身體,在地上的草叢間聞著什麼,許久後,才站起身體,緩緩自語道:"一個擅長符箓之道的除妖師,應該是藏心谷的人,還有一個善于五行八卦之術,修為不高,應該是哪家散修,還有最為討厭的佛門金身氣息,相柳大神說的沒錯,果然有賊禿在其中!"

最後一句話,這人的聲音忽然變得冷酷之極,充滿了殺意.

他最後緩緩走到馬車駛離之地,望著還有些殘留的痕跡,忽然打了個呼哨,之前出現的那些蛇群中,分出了數十條,朝著前方飛快的游去,剩下的那些大大小小的蛇,居然緩緩的將那具龐大的蛇尸給抬了起來,然後向著森林更深處慢慢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