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識破金身
g,更新快,無彈窗,!

一代除妖師傳奇慧遠禪師的親傳弟子!

慧遠禪師自從那次剿滅十三家妖魔勢力,然後公開三張丹方後,直接就消失了,許多除妖師都知道慧遠禪師在國清寺中掛單,但他們這些年,幾乎將整個國清寺翻個邊,都沒有找到他.

當時許多人都懷疑慧遠禪師已經到了傳說中的藏天下之境,如果不想見世人,別人想要主動找到他,確實不大可能.

很多人雖然依然在懷疑為何慧遠禪師這般超卓的高手,所收的弟子會是一個沒有修為的普通人,但那張丹方足以說明一切,破境丹是足以與凝碧丹,元神丹,離隕丹相並列的丹藥,除了慧遠禪師,又有誰能拿的出來呢.

"大師,慧遠禪師可好?"

"大師,慧遠禪師還活著嗎?"

……

"大師,你會將這份破境丹的丹方公布于眾嗎?"

忽然,人群中響起了一個人的問題,整個拍賣場突然安靜了下來,這個問題頗為尷尬,但對在場絕大多數人而言,卻極為重要.

李修緣之前拿出這張丹方,就是為了來換取元神丹拍下這只青丘狐,但是當年慧遠禪師可是免費公開了三張丹方,造福所有除妖師,現在李修緣身為慧遠禪師的弟子,難道要違背師父的意願嗎?

李修緣在拿出這份丹方出來拍賣的時候,就已經想過這個問題,但是到了此時,他還是不知道如何來回答,救下青丘狐是行善,公開這張丹方也是行善,但自己該選擇哪一個呢.

就在此時,一直微笑沉默的柳然忽然開口道:"李修緣大師的丹方既然已經准備拍賣給隱廬,那自然就歸隱廬所有."

聽到他的話,拍賣場中許多人臉上露出不滿之色,但沒有人敢于開口,此地是隱廬的地方,柳然又是摘星境界的頂級強者,如果當面表示反對,實在是太過危險,

"不過……"

柳然繼續道:"隱廬只要半年時間,在半年之後,柳某替李修緣大師公布這份破境丹的丹方!"

"阿彌陀佛,多謝柳施主成全."

原本心中還有些糾結的李修緣聽到柳然的話,頓時變得喜悅,柳然的決定,卻是最好的了,既能用半年時間賺取利益,在半年後公布丹方,也不違慧遠禪師的本意.

"柳廬主仗義!"

"隱廬確實不錯……"

台下的那些除妖師面上也大多有喜色,雖然不能立刻拿到破境丹的丹方,但是只要半年就行,除了極少數命不久矣的除妖師,大部分人還是等得住的,而且以隱廬的名聲,不至于毀諾.

"如此,還有人要與李修緣大師爭奪這只青丘狐嗎?"

柳然忽然指了指高台上的青吟,笑著道.

連摘星境界的褚合道都已經放棄,其他幾個坐照境界的除妖師哪怕心中渴望,也不敢出言相爭,當然,哪怕他們想爭,也不可能爭過李修緣,破境丹丹方半年的使用權到底值多少,還不是柳然一句話,而這位柳廬主對于李修緣的態度,所有人都能看的分明.

青吟有些呆呆的望著高台下發生的事情,她能聽懂,之前那些除妖師都在爭奪著自己,而後來,那個年輕的和尚拿出了一張看起來很厲害的丹方,逼退了那個看上去很是恐怖的老人,自己現在就屬于這個僧人了嗎?似乎看上去不是很可怕的樣子……

青丘狐的歸宿已定,金玉盛會終于結束,拍賣場中這些除妖師有些戀戀不舍的向外走去,這幾天所見到的場面,幾乎比之前幾十年見到的還要誇張的多.

最為關鍵的是居然見到了慧遠禪師的弟子,而且半年後就能得到破境丹的丹方,有反應快的,已經准備回去就搜集之前司徒玄策曾經說過的幾樣藥材,到時直接就可以煉制.

不多時,拍賣場中就只剩下幾個人,還在呆呆傻笑的吳強,一臉茫然的莫少棋,還有靜靜的站在李修緣身後的楚鏡心和黃梓城,李青然原本也想留下來的,只是他見到自從李修緣過來後,楚鏡心的眼神就再也沒有離開過,心中長歎,還是准備先離開.

"李修緣大師……"

柳然開口道.

"廬主千萬不要這麼客氣,貧僧法號道濟,直接稱呼法號便是."

李修緣連忙道.

柳然微微頷首,道:"道濟法師,這只青丘狐想要交與你還有些麻煩,隱廬在它身上設有禁制,以防它暴起傷人,但是想要催動禁制,至少也要凝神境的修為,你沒有靈氣,不能夠操控,要不先交于這位鏡心姑娘?"

聽到對方的話,李修緣緩緩的上前幾步,走到鐵籠旁,望著其中這只如同少女般美麗的妖狐,望著她那雙猶如水晶般透徹晶瑩的眸子,歎道:"廬主,還請您把她身上的禁制給取消了."

柳然哦了一聲,也沒問什麼,右手輕輕一揮,那只由特殊材料打制而成的鐵籠寸寸碎裂,青吟也感覺自己的身上忽然一輕,體內的妖力已經可以開始運轉,原先那道壓的喘不過氣的法力,已經消失了.

"如此,貧僧就先行告退?多謝柳廬主了!"

李修緣心中明白,今日能如此的順利,其實離不開這位廬主,否則不管是司徒玄策開始不願驗證丹方,還是褚合道的應付,都不是自己能解決的,甚至連楚鏡心也無能為力.

"不知道能否與道濟法師私下簡單的說幾句話?"

柳然雙手負背,灑然道.

"當然可以."

李修緣偷偷瞧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楚鏡心,忽然在想,自己要不要這位廬主幫忙,等會讓自己避開楚鏡心.

忽然此時,柳然伸出左手,往前輕輕一揮,李修緣就覺得自己似乎脫離出了這片空間,楚鏡心吳強莫少棋他們,突然就消失不見了.

"道濟法師難道不好奇我為何一開始就相信你是慧遠禪師的弟子嗎?

柳然笑吟吟的道.

見到李修緣搖頭表示不知,他伸出手,指了指李修緣身後背著的那個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