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丹成
g,更新快,無彈窗,!

司徒玄策略微有些肥胖的手指,卻是靈活無比,快速異常,一種種藥材從他腰間的一個個小布袋中取出,紋絲不亂,讓人感覺眼花繚亂.

"喂,兄台,這丹方你自己煉制過沒?要是到時煉制失敗,你可得自求多福了……"

李修緣身旁的胖子忍不住悄聲問道,他現在也有些懵逼,沒有想到身邊這位連除妖師都不是的凡人,居然能搞出這麼大的陣勢,不但當面針對一位摘星境界的頂級強者,居然還引出了神秘的隱廬之主,最後居然讓司徒玄策這種丹道宗師當場煉制丹藥.

這種經曆,平時要是說出去怕不會被人當成傻子笑話,只是他的內心,還是希望李修緣不要出事.

"沒有,貧僧不會煉丹."

李修緣坦然答道.

胖子瞬間無語,就連對道濟大師很是信任的莫少棋,此時心中也不禁有些忐忑.

大概一炷香時間後,司徒玄策已經將所有的藥材放入丹爐之中,兩只手掌輕飄飄的一按,頓時掌心出現了一道紫色的火焰,緩緩的在丹爐之下燃燒.

雖然司徒玄策對于這張丹方很是不屑,但他的所有操作,都是准確的按照丹方來,並無半點差錯.

"再等一個半時辰便好,老夫到時要看看你這張丹方到底煉的是什麼東西!"

司徒玄策陰惻惻的朝著李修緣說道,雖然礙于柳然的命令他只能煉丹,但如果到時丹方無用的話,他也絕不會對李修緣客氣.

李修緣只是微微一笑,雙手合十,朝著對方行禮不語.

"李修緣,你給我過來!"

忽然,站在三樓的楚鏡心直接大聲道,全然不顧場間這麼多除妖師的目光.

黃梓城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他其實知道自己這位小師妹有一位未婚夫,但是並未放在心上,哪怕對方未死,而楚鏡心已入藏心谷,踏入修煉之途,兩人便再無半點可能,他卻沒有想到兩人居然還有聯系,而小師妹又這般深情.

而坐在旁邊的李青然此時臉上更是一言難盡,這位向來儒雅俊朗的劍閣傳人,在剛才瞬間真的閃過一抹殺機,許多人都知道他在追求楚鏡心,而現在當這麼多人的面,楚鏡心居然毫不避諱,讓他心中苦澀不已.

像沈明堂師徒,莫少棋,李修緣身旁的胖子等人,此時也如其他人一般,目瞪口呆,剛才楚鏡心屢次出言相幫,甚至主動替李修緣證明身份,他們都以為只是楚鏡心故意在與褚合道作對而已.

畢竟一位除妖師中出類拔萃的仙子和一個沒有修為的普通人之間居然也會有什麼情感糾葛,這太挑戰人的想象力了.

但方才楚鏡心的一聲叫喚,其中的感情,哪怕是呆子,都能聽出問題來.

李修緣自然不是呆子,但他只能當做呆子,頭微微低下,就好像沒有聽到一般,只是之前見到楚鏡心和李青然一起坐時心中的些許郁郁,此時好像都不見了.

"李修緣,別裝死,趕緊給我過來!"

一片安靜之中,楚鏡心又大聲叫道.

李修緣心中輕輕歎了口氣,微微搖頭,拍了拍莫少棋的肩膀,然後直接朝樓梯處走去,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不過去的話,楚鏡心真的還會繼續叫下去.

見到李修緣走來,李青然死死的盯著他,五官雖然不算差,但面容很是滄桑,遠不如自己,如果只是一份婚書的話,楚鏡心不可能會如此傾心難忘,到底是為什麼,李青然緩緩的低下了頭,以掩飾眼神中的複雜神情.

"這次怎麼不跑了,還用個斗笠做裝飾,真的是厲害了,李公子!"

見到李修緣手中拿著的斗笠,楚鏡心忍不住輕聲嘲諷道,之前被李修緣欺騙然後逃走,幾乎讓她氣瘋,過了許久才平緩情緒,只是心中發誓若是再見到對方,一定要扔他兩道雷符.

只是現在見到李修緣居然為了一只青丘狐拋去了掩飾,竟然還敢與昆侖褚合道爭奪,她之前心中的那點怨氣,早就消散如煙,似乎又想到了當年那個正直倔強的青年,為了一件不平之事就願意付出很大的代價,雖然他現在已經入佛門,但心中那點執念,其實一點都沒有變.

楚鏡心雖然大氣,但終究還是不好意思在這樣大庭廣眾之下傾訴衷腸,輕輕咳嗽了聲,低聲道:"你到底有把握沒有?"

她心里當然是相信李修緣的,但他又很明顯沒有自己煉制過,萬一要是失敗的話,恐怕司徒玄策真會發難,自己雖然能護住他,但得有所准備.

李修緣遲疑了片刻,輕聲道:"不知道,應該有吧."

楚鏡心聞言不禁氣結,什麼叫應該有,她忍不住跺了跺腳,但手中已經捏了幾張威力最大的符箓,然後向身旁的黃梓城低聲道:"師兄,等會一定要幫我護住他."

聽到楚鏡心的話,黃梓城忍不住歎了口氣,心中雖然不願,但看著小師妹那祈求的眼神,他實在無法拒絕,只能輕輕點頭.

一個半時辰雖然不短,但是對于除妖師而言,也只是幾個瞬息而已,連搬運一個小周天都來不及.

"好了."

一直面色冷厲,負手而立的司徒玄策,望著浮于半空的丹爐忽然道,下面的紫色火焰安靜的熄滅.

"啟丹吧!"

站在旁邊的柳然淡淡的開口.

司徒玄策聞言,手指輕輕彈動了一下,那個小巧玲瓏的丹爐發出砰的一聲輕響,爐蓋打開,一粒淺紅色的丹藥,靜靜的躺在丹爐的中間,色澤剔透,聞之有淡淡的清香.

"誰願試藥?"

司徒玄策捏起丹藥,凝視片刻,向著台下開口道.

李修緣之前並未說這張丹方煉制的是何功效的丹藥,那就只能用人試藥,至少司徒玄策從這張丹方的藥材之中,看不出究竟是何用處,只能大致判斷,應該不是傷藥,而是關于修行方面.

但是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台下鴉雀無聲,無人敢應,開什麼玩笑,誰敢吃這種亂七八糟的藥,要是出了什麼事誰能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