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一夜無眠
g,更新快,無彈窗,!

隱廬總舵整個小鎮都被陣法籠罩,又有夜明珠照明,所以並沒有白日黑夜之分,只是到了夜晚的時刻,鎮上的居民依然還是會去休息,鎮中心這條大街又會變得冷冷清清.

但今日的夜,卻並不是那麼的安靜.

在白天的時候,有許多人對外發出了信息,通知要通知的人,這次的金玉盛會出現了青丘狐.

一早就已經離開拍賣會的李克雍此時坐在一家臨街客棧的二樓,望著窗外大街上行色匆匆的除妖師,臉上已經露出了一絲喜色.

李克雍拍下了初塵銀光秘錄後原本准備提前悄然離開,但不管如何隱秘,都會承擔極大的風險,他心中清楚,之前在拍賣場中每一個散修家族都有可能半路前來截殺自己,奪取這三卷秘錄.

劍閣的名聲以前能讓他們畏葸不前,但如果利益足夠,那群人,都能變成餓狼,一擁而上.

但李克雍聽到拍賣場中出現青丘狐後,他心中的大石就落了下來,雖然李克雍自己也是坐照境的修為,對青丘狐垂涎不已,但就如張云驍一樣,他心中清楚憑著自己的地位,並沒有可能拿到這種奇珍,他興奮的是,自己有足夠的理由請來劍閣的強者.

雖然廣陵李家與廬陵劍閣關系密切,但畢竟分屬兩家,而且李克雍買下初塵銀光秘錄也是為了廣陵李家的未來發展,他沒有那個理由請來劍閣的強者護送自己.

可是此時不同了,李克雍很清楚劍閣之中就有幾位卡在坐照境多年的長老,只要以青丘狐的理由將他們邀來,到時便能跟著他們一同離開,到時不管是誰再敢覬覦這三卷初塵銀光秘錄,只怕也沒那個膽子來了.

"少爺少爺……"

李小乙小心翼翼的走到李青然的身邊,低聲道.

"什麼事,趕緊說,吞吞吐吐做什麼?"

李青然不悅的望了自己的仆人一眼.

李小乙看著坐在自己主人對面的紅衣女子,欲言又止.

"鏡心姑娘又不是外人,有什麼事不能當著她的面說!"

見到李小乙的樣子,李青然不禁勃然大怒,手中折扇揮動,就要向對方的後腦勺敲下.

楚鏡心原本斜躺在一株大樹的枝丫上,修長的雙腿懶懶的晃悠著,隨意的聽著李青然瞎扯著除妖師中的故事,此時見到李小乙的樣子,就知道必然是劍閣中的要事,頓時淡然道:"無礙,我先離開."

身形一動,整個人就如一只鷂鷹般朝遠處飛去.

見到楚鏡心離開,李青然有些惱怒的瞪著自己這個有些傻乎乎的貼身仆人,森然道:"如果不是什麼極為重要的事,我一定揍斷你的腿!"

李小乙有些憨厚的笑了笑,從懷中取出一頁薄薄的紙,遞交給李青然,低聲道:"這是廬陵那邊以分光劍影秘術傳來的信息!"

聽到李小乙的話,李青然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分光劍影秘術是廬陵劍閣獨有的傳訊秘術,能相隔千里通知劍閣弟子,但是代價也是頗大,如果不是極為重要的事,不會如此.

他展開那張紙,見到上面只有短短的一行字:江南隱廬總部金玉盛會出現青丘狐,劍閣必得之,坐照境以上弟子立刻前往,不惜一切代價.

看到青丘狐三個字,李青然總算明白方才李小乙為何不肯在楚鏡心面前說這件事了,李青然和楚鏡心都是六大勢力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天才橫溢,而且都已經邁入了坐照境中.

他們之間的戰力雖略有高低,但基本都是在一個水平線上,可是誰若是得到了青丘狐,突破到摘星境界的話,勢力之中的平衡就要被打破了,所以李小乙明知道自己主人對楚鏡心有意,也不敢在對方面前透露,畢竟對于大勢力的核心弟子而言,宗門的利益,要比個人的情感要重要.

拿著這張薄薄的紙,李青然的臉色陰晴不定,許久,才歎道:"收拾東西,我們現在就走!"

他們此時就在臨安,離隱廬總部並不遠,但是此事極為重大,李青然不敢拖延,越早到越好.

李青然轉頭望了眼不遠處的楚鏡心,咬了咬牙,准備上前去向她解釋,卻見到楚鏡心也直接向自己走來.

"鏡心……"

李青然張了張嘴,正在考慮如何開口.

"我師叔讓我此時趕往江南隱廬總舵,事關青丘狐,想必你剛才收到的信息也是這個吧!"

楚鏡心挑了挑秀眉,直接開口道.

聽到楚鏡心的話,李青然不禁愣住了,隨即便是一陣羞愧,如此重要的事,楚鏡心便這般直接的和自己說了,自己卻還在考慮找什麼托詞,如此光風霽月,自己實在是相差太遠.

見到李青然的表情,楚鏡心就明白了對方心中想法,嘴角一勾,開口道:"你我志趣不同,也不用責怪自己."

李青然是廬陵劍閣大長老李謨的長孫,幾乎定下就是下一代劍閣之主,所以很多東西都由不得他自己,被許多無形的東西緊緊束縛著,而楚鏡心則不然,她作為天心姥姥的關門弟子,輩分極高,又對藏心谷的事務完全沒有興趣,甚至連除妖師一脈的事興趣都不大,心中只想著和李修緣能恢複姻緣.

"走啦!"

見李青然站在原地沉默不語,楚鏡心轉身朝遠處走去,只是隨意的揮了揮手.

"少爺,我總覺得,您和鏡心姑娘不配,她是個至情至性,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人物,而您卻事事得先考慮劍閣,考慮李家……"

李小乙站在李青然的身後,望著楚鏡心遠去的身影,忽然開口道.

"閉嘴!"

李青然大聲斥道,但片刻後他的眼神就有些落寞的下來,長長的歎了口氣,低聲道:"我又何嘗不知,但就是她的隨性灑脫吸引了我,你看其他女子,或唯唯諾諾,或張揚跋扈,哪有鏡心這般自在動人……"

天際的圓月緩緩被夜幕遮掩,楚鏡心的身影也完全消失不見,李青然搖了搖頭,似乎想甩去心中的情緒,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