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一劍絕仙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日清晨,小鎮中的人流明顯的開始變多,原本稀疏的攤位前,此時也有不少人駐足,明顯都是為了今天中午開始的拍賣大會來的.

"少棋,你覺得這樣可以麼?"

李修緣望著自己身上這身灰色的長袍,很久沒有穿世俗中的衣服,此時覺得有些不大適應,這身長袍還是莫少棋的,他雖然年紀不大,但身量較高,和李修緣相差仿佛,李修緣穿著還算適合.

"挺合身的."

莫少棋看著李修緣別扭的樣子,忍不住捂著嘴笑道,他眨了眨眼睛,問道.

"不過道濟大哥,你為什麼要換下僧袍?"

只是兩天時間,這少年就和李修緣混熟了,直接就稱呼大哥了,李修緣微微一笑,低聲道:"有人在尋找貧僧,但是貧僧暫時不想見她,怕會在拍賣場遇到,所以只能暫時換一下裝扮."

他並不習慣撒謊,哪怕這兩兄妹真的因此而反悔,不願意幫自己,如同沈明堂那般,李修緣也不會後悔.

只是莫少棋臉上的神情沒有半點變化,而莫少晴也是安靜的坐在椅子上,微笑的望著這里,沒有說話,只是過了一夜,她的傷勢已經基本痊愈,除妖師的體質本來就超過普通人,尸毒一去,皮肉之傷只是小事.

"大師,這里還有頂斗笠,可掩飾大師受戒過的頭頂."

等李修緣試好衣服,莫少晴從桌邊拿出一個斗笠,遞給李修緣,微笑道.

"而且大師,您無需覺得自己打扮異常,除妖師之間,並非想象中那般和氣一團,仇隙相殺有之,利益相奪亦有之,所以拍賣場之中,大概各種掩飾自己的人才是大多數吧!"

聽到莫少晴的話,李修緣心中總算寬心了一些,他原本怕自己的打扮會顯得比較特殊,更引得別人注意,既然許多人如此,就無需擔憂了.

帶上斗笠,遮住自己顯眼的光頭,李修緣正要出門,忽然莫少棋走到他身邊,塞過來一個小小的布囊,輕聲道:"大師,這里有點凝碧丹,你帶上,也許能用得上."

李修緣不禁一驚,正想拒絕,但是見到這個少年,還有莫少晴的眼神,他默默點點頭,拍了拍莫少棋的肩膀,道:"那我就不客氣了,多謝你啦."

見李修緣收下,莫少棋還有些稚嫩的臉龐上,頓時露出得意的笑容,他知道李修緣連凝碧丹的名字都才剛剛知道,身上更是不可能准備,而隱廬的拍賣場中,俗世中的金銀完全無用,只能用那幾種丹藥作為貨幣使用.

莫少棋這些日子當中在隱廬之中替人引路,還有幫明月買些外界才有的事物,加上莫少晴原先攢的凝碧丹,雖然數量並不多,但已經是他們全部的積蓄.

李修緣將經笈和金身都放入一個布囊中,掛在背後,然後轉身向莫少晴姐弟雙手合十道:"阿彌……"

說了一半,戛然而止,李修緣才反應過來自己此時要掩飾的身份,忍不住摸了摸鼻子,搖頭苦笑道:"那我先過去了,到時再見."

拍賣場位于小鎮最為中間,是一座巨大的木樓,簷牙高啄,氣派奢華的甚至顯得有些浮誇,李修緣跟在人群之中,緩緩的向門口走去.

果然如同莫少晴所言,來拍賣場的這些除妖師,十個倒有七八個都是有所掩飾,有些帶著面具,有些如李修緣一般帶著斗笠,只有幾個看上去氣度儼然,修為極高的除妖師,才是以本來面目示人.

李修緣的目光不經意在人群之中掃過,忽然發現不遠處站著一個熟悉的背影,雖然對方臉上帶著一個詭異的面具,但是他的肩膀一高一低,就是沈明堂,李修緣之前注意過這點,在他的身旁,果然還站著一個身材普通的身影,是沈煉.

沈明堂確實是江湖經驗極為老道的除妖師,連身上的衣服都全部更換過了,只是他自己都未發現自己身形上的破綻,如果有為人細致,又熟悉他的人,很容易就能發現問題.

高樓門前有兩個身穿黑色長袍,面容冷肅的除妖師,一個個檢查前來參與拍賣會諸人的身份信物.

"燕北天燕大俠!"

其中一個黑袍男子忽然驚叫道.

聽到他的聲音,大家都紛紛朝人群中的那個青衣男子望去,連李修緣都忍不住抬眼看去,前幾天與沈煉聊天的時候,說起如今最為出名的那些除妖師,其中就提到了這位燕北天.

一劍絕仙燕北天,是現今出名的除妖師中,唯一出于散修家族的存在,他看上去四十如許,面白無須,眉毛粗濃,聽到黑袍人的聲音,只是微微一笑,將手中的信物遞了過去.

黑袍人連連擺手,急道:"燕大俠的無需再查驗,天下除妖師一脈,誰不識您的炎陽劍!"

他的目光落在燕北天背後那柄赤紅色的法劍,這柄法劍沒有劍鞘,光滑如鏡的劍刃之上,隱隱有一抹豔紅,這是被妖魔的血染紅的.

燕北天出身的散修家族沒有什麼資源可以提供他修行,他就憑著一套家傳的劍法,四處斬殺妖魔,自己換取修行資源,一步步走到現在的地步.

李修緣轉頭望向剛才被他懷疑是沈明堂師徒的兩人,果然那個像沈煉的身影,正直視著燕北天,手指微微顫抖,心中的激動,溢于言表,燕北天就是沈煉心中的偶像,其實也是所有散修家族年輕人的偶像.

等燕北天進門,有些騷動的人群又安靜了下來,輪到李修緣時,他取出信物遞交了過去,那個黑袍人有些奇怪的望了李修緣一眼,似乎在好奇對方並非除妖師,但他也並未多問,那些除妖師的親友之中,有那些不能修煉的,因為好奇或者其他原因,想進入拍賣場中,以前也曾有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