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妖魔襲城
g,更新快,無彈窗,!

"哥哥,哥哥,幫我做只紙鳶吧."

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進書房,拉著正在讀書的李修緣的手臂,撒嬌道.

李修緣無奈的搖了搖頭,放下手中的書,微笑著牽起小女孩的手,走向後院的雜物房.

"修緣,你和楚家小姐已經互換過庚帖,八字相合,你覺得何時去提親比較好?"

李茂春笑眯眯的向自己的兒子問道,李修緣聞言,白皙的臉蛋瞬間變得通紅,結結巴巴的道:"一切聽父親的便是……"

李家和楚家向來關系極好,李修緣和楚鏡心也是青梅竹馬,所謂的問八字也只是一個形式而已.

……

那夜的月光,也是如此的明亮,李家燈火通明,正在准備第二天要去楚家提親的聘禮,李修緣在書房中作畫,他曾答應過送鏡心一幅畫,只是最近一直忙于提親的事,最後離完工還差幾筆.

李修緣繪完最後一筆,滿意的站起身,欣賞了片刻,准備出門和父親商議明天去提親的事,忽然,外面傳來一聲巨響,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陣劇烈的震動,李修緣幾乎連站都站不穩.

"難道是地震了!"

李修緣有些驚恐的抱著書桌,遲疑了片刻,就往書房外跑去,但是當他在打開門的瞬間,全身幾乎如同被雷劈了一般,完全動彈不得.

有一頭數丈高,牛身人頭的怪物,正在李府的圍牆外,它只是隨意一擊,李家用上好的青條石壘成的圍牆,就被轟成了數截,而它的身後,有面目猙獰的行尸,有白骨森森的骷髏,密密麻麻……

妖魔襲城!

李修緣只是從古書中見過妖魔的傳說,原本以為只是荒謬的傳言而已,卻沒有想到,這些恐怖的妖魔,居然真的存在.

不好,父親母親還有小妹他們有危險!

李修緣見到家中已經有幾間屋子起火,其中就有父母親的臥室,心中大急,就要朝那邊沖去,全然不顧內心的恐懼.

就在此時,李修緣這間已經搖搖欲墜的書房也忽然吱呀一聲,倒塌了下來,一根木梁,剛好砸落在李修緣的背上,巨大的力量讓李修緣直接暈死了過去.

國朝二六三年,妖魔襲城,李家莊滅.

在當地縣志上,只留下這麼短短的一行字,是李家莊留下來的最後痕跡.李修緣沒有死,他當時只是被砸昏了過去,當他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天光大亮,但他見到的,就是如地獄般的一幕.

幾乎所有的房屋都被夷平摧毀,還有些斷壁殘垣間在燃燒,如死一般的安靜,只有木頭燃燒時間或炸裂的聲音,還有風呼嘯而過的聲音.

李修緣瘋狂的在廢墟之中奔跑著,叫喊著,在倒塌的房屋間拼命翻找著父母還有妹妹的蹤跡,直到手指開裂,血流如注,也恍如不覺.

但是廢墟里沒有任何的生命存在,也沒有任何尸體留下,那些妖魔所過之處,甚至連一點痕跡都沒有剩下,凶殘可怖到了極點.

心喪如死,李修緣當初真正正正像行尸走肉一般,一個人在廢墟前慢慢的走著,從夕陽如血走到冷月凌空,如果不是慧遠禪師出現的話,他大概已經是自殺了.

當時慧遠禪師站在衣衫襤褸,面如死灰的李修緣身前,一聲棒喝,驚醒李修緣,並且收他為弟子,給他取法號為道濟,認真的告訴李修緣,他就是降龍羅漢轉世,是為了降服天下妖魔而來.

李修緣在國清寺中一個人苦心修持,嚴守各種清規戒律,當年的濁世佳公子,此時已然徹底變成了一心向佛的虔誠僧人.

只是不管他如何的努力,依然不能恢複前世的記憶,也不能喚醒金身的力量,如果不是偶爾可以和金身交流,大概李修緣也早就懷疑是不是師父在欺騙自己了.

三年了,李家莊的廢墟之上已經郁郁蔥蔥,蔓延的野草遮蔽了原來的存在,如果是外鄉人路過,大概不會知道,這里曾經有過一座數千人的城鎮.

幸虧楚鏡心她安全無礙!

想到昨天夜中那個一身紅衣的明媚女子,李修緣忍不住露出一絲微笑,楚家也在那一夜中被夷為平地,他一直以為楚鏡心也未能幸免,沒有想到,卻和自己一樣,逃得性命,而且還學了一身本領,那頭骷髏妖在她的手下,幾乎沒有還手之力,可比自己要強的多.

但是自己和她,終究是不可能在一起了,李修緣默默的閉上了眼睛,隱去眼神中的那一絲黯然與落寞.

自己身為降龍羅漢轉世,必須要認真持戒,情之一字,更不可觸碰,必須要敬而遠之,所以在張府中他認出楚鏡心後,只能裝作不識,偷偷離開.

在大街上楚鏡心叫他的名字叫到聲嘶力竭時,李修緣心中如果說沒有半點掙紮,那肯定是假的.

哪怕是神仙佛陀,都會沉淪情海,更何況李修緣只是一個還沒有找回自己記憶的一個降龍羅漢.

李修緣緩緩的抬起頭,望向一碧如洗的天空,輕輕吐出口氣,到底師父所說的靈仙鎮在哪里呢,能給自己一朵金蓮的人又在何處呢.

收斂起內心的種種情緒,李修緣抱起神像,繼續向西走去,沒有再回頭看一眼李家莊,春風雖然已經將這片廢墟掩蓋,但李修緣心中的那個李家莊永遠不會消失.

也許要等他真正覺醒金身的力量,降服天下妖魔時,才會再次來到這里,給父母親朋,捧一抔黃土,敬一杯水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