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慘白骷髏
g,更新快,無彈窗,!

"啊啊……"

看到張金蓮身上那些可怖的鬼臉虛影,還在旁邊的那些奴仆下人,紛紛尖叫起來,張夫人更是臉色煞白,身子一軟,暈倒在地.

"張員外,現在你看清楚了嗎?"

除妖師淡淡的開口道,聲音有些陰森.

見到這一幕,張明和也徹底相信了自己的女兒真的是被妖魔附體,不禁手腳發軟,無措的道:"這可如何是好,白仙師,我女兒還有救嗎?"

聽著張金蓮痛苦的慘叫聲,張明和既是恐懼又是心疼,轉過頭,眼巴巴的望著身邊的除妖師.

"無礙,待我先擒下它再說,如果妖魔附體時間不長,也許還有救!"

除妖師從身後解下一個大布袋,上前幾步,准備把張金蓮套進袋中.正在此時,一只手忽然出現,搭在了除妖師的肩上,阻止了他的動作.

"你是什麼人!怎麼在我家里?"

張明和看著突然出現,抓住除妖師手臂的陌生和尚,不禁又驚又怒,呵斥道,剛才因為張金蓮的事大家驚慌失措,居然沒有人發現這個和尚是什麼時候溜進來的.

"阿彌陀佛,這位女施主不是妖魔!"

李修緣擋在了張金蓮的身上,然後朝著張明和合十行禮,朗聲道.

除妖師直接將李修緣的手掙脫,怪眼一翻,望著李修緣,冷笑道:"哪里來的野和尚,剛才大家都親眼所見,張小姐被妖魔附體,你說不是就不是?如果耽誤了時間,害了張小姐性命,你擔得起責任?"

張明和聞言,心中更是焦急,怒道:"你還不趕緊讓開?"

此時張府的那些家仆都紛紛圍了過來,他們雖然畏懼妖魔,但是對一個野和尚,可不會客氣.

李修緣微微皺眉,卻沒有從張金蓮的身前讓開,肅然道:"貧僧是國清寺的俗家弟子,法號道濟,乃是佛界降龍羅漢轉世,是世間一切妖魔鬼怪的克星,這位小姐她並非妖魔,而是被人施了妖術!"

聽到李修緣的話,眾人面面相覷,國清寺是江南一帶著名的大寺,是天台宗的發源地,影響極大,李修緣說他是國清寺的僧人,這讓人不得不重視起來,但他後面的話,簡直惹人發噱.

"你要是降龍羅漢轉世,那我就是如來佛祖投胎了!"

站在一旁的門房老秦出言嘲諷道,剛才那位白仙師的厲害,大家都是親眼所見,那盞神秘出現的燈籠,幾乎讓他嚇尿,而現在這個和尚,明顯就是招搖撞騙的家伙,平日他看的多了.

"來人啊,將這位……大師,先請出去."

張明和皺了皺眉,原本想出言斥責,但對方自稱來自國清寺,不知真假,還是稍微客氣一點好.

見到張府那些仆人面色不豫的朝自己圍來,李修緣心中有些焦急,轉過身,直接將手中的神像,按在了張金蓮的額頭上,輕聲喝道:"如意金身,邪魔退去,咄!"

隨著他的聲音,那個灰撲撲的神像上,忽然亮起了暗金色的光芒,而張金蓮被神像接觸的額頭上,也升起了幾縷黑氣,紛紛朝神像中投去,張金蓮臉上那些不斷浮現的詭異鬼影,也消散一空.

見到這一幕,那些圍上來的仆人,頓時止住了腳步,一個個目瞪口呆,他們沒想到,這個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和尚,居然也有法術!

"嚶嚀!"

躺在地上的張金蓮悠悠醒轉,她低頭看到自己身上捆著的繩索,驚恐的尖叫起來,慌亂的朝著張明和哭喊道:"爹,我不是妖魔,我不是……"

聽到張金蓮的哭喊,張明和的心忍不住一顫,自己女兒現在的樣子,確實不像是妖魔了,既然女兒不是妖魔,那真正的妖魔會是誰,張明和忍不住轉頭看向白仙師.

李修緣一步步走到除妖師的面前,緊緊盯著對方的臉,肅然道:"妖魔,現形吧!"

聽到李修緣的話,張府中那些人忍不住愣住了,覺得荒謬之極,白仙師怎麼會是妖魔?

除妖師聞言,冷冷一笑,低聲道:"血口噴人,永安城中諸多大人都與我相識,我會是妖魔……"

他的話還沒有說話,就發現到有一道黑影朝自己襲來.

"砰!"

在所有人懵逼的眼神中,這個看上去清秀文靜的和尚,居然直接將手中的木頭神像砸向了白仙師,結結實實的一砸!

這座神像雖然只有一尺來長,好像是木頭所制,但頗為沉重,李修緣又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對准對方的腦門砸下.

"完了,要出人命了!"

張明和忍不住閉上了眼睛,心中哀歎不已,這個除妖師是被自己請到家中來捉妖的,城中許多人都知道,如今出了事自己肯定脫不了干系.

張府之中,忽然響起了極為刺耳的尖嘯聲,門房老秦的眼神忽然變得驚恐之極,他原本以為這個叫道濟的和尚如此凶狠地把神像砸在白仙師的頭上,對方肯定會頭破血流,甚至腦漿迸裂.

這一切都沒有發生,只是出現的場景更為可怖.

白仙師的腦門上,竟然裂開了一道縫隙,而且這道裂縫,慢慢的正在變大,老秦剛好看到了縫隙之中顯露出來的東西,沒有鮮血,沒有腦漿,只有一個慘白色的骷髏頭.

"啊啊啊,妖怪啊……"

這一幕,要比之前張金蓮身上發生的恐怖的太多,張府那些凡是看清楚的下人奴仆,終于心神崩潰,紛紛尖叫著往外面逃跑,張明和此時已經睜開了眼睛,看到了這個白仙師的樣子,也幾乎嚇的暈過去.

除妖師沒有去管其他人,只是伸出手,摸到自己臉上,順著那道縫隙,把自己頭上的那層人皮,順著身體緩緩的扒了下來,人皮之下,只剩下一具慘白色的骷髏.

"和尚,這是你逼我的,今日整個張府的人,一個都別想活!"

白色骷髏的嘴巴詭異的開合著,眼窩中有兩點幽藍的火苗,陰森森的盯著李修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