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張府妖影


國朝末年,妖魔亂世,或藏于市井之中食人,或隱于山川之間割據,有除妖師行走人間,拯救蒼生.

夜,江南,永安城.

清冷的月光灑落,透過稀疏的樹枝,把青石板鋪成的路映的有些斑駁,一只黑貓從圍牆上輕靈的躍下,落在路面上,它忽然警惕的望了眼不遠處的街口,尾巴豎起,"喵"的叫了一聲,迅速的竄到了牆角,消失在深濃的夜色中.

一個面容清秀的年輕僧侶正緩緩走在寂靜的大街上,他的懷里抱著個一尺來長,灰撲撲的神像,身上的灰色僧袍雖然有些襤褸,卻被他洗的很是乾淨,幾處破損處都用補丁仔細的縫補好了.

"這里的氛圍似乎有些不對!"

年輕僧侶停下腳步,望了眼街道四周,眉間浮現出一絲謹慎之色.

自從進入這座永安城後,他心中一直隱隱覺得有些不安,靜謐的有些可怕,而且他能感覺到,在街道旁的樓房之中,有許多目光透過門窗的縫隙,偷偷的窺視著自己,但是當自己回望過去,這些目光卻都消失了.

年輕僧侶輕輕吸了口氣,自語道:"李修緣,你是降龍羅漢轉世,生來就該斬妖除魔的,有什麼好緊張呢!"

他低頭望向自己懷中那個灰撲撲的神像,如果這座城里真有妖魔的話,這個神像就會有反應.

正在此時,這個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神像,突然劇烈震動起來,而神像震動所指向的方位,則是街道盡處的那座大宅,宅邸的匾額上,嵌著兩個大字:張府.

張府的大門緊緊關著,只是從里面時不時傳出隱隱地厲喝聲.

幾個痞漢正圍在張府的大門前,偷偷的在門縫中窺視著里面的情景,據說張府正在鬧鬼,已經有好幾個奴仆被害死了,聽門房老秦私下里說,那些尸體的樣子慘不忍睹.

所以整座永安城都變得風聲鶴唳,一到晚上,都沒有人敢出門上街,這幾個痞漢膽氣頗壯,又聽說張府花大錢請了厲害的除妖師上門,才過來瞧熱鬧.

……

張府寬闊的庭院當中,擺放著一個木制的祭台,祭台之上,擺設著豬牛羊頭等祭祀品,兩根嬰兒手臂粗的蠟燭插在兩旁.

祭台前,一個身材中等,面容丑陋,穿著棗黃色道袍的中年男子,正揮舞著木劍,踏著玄奧的步法,雙目緊閉,口中念念有詞.

張金蓮此時心中異常緊張,手指緊緊抓著衣袂,望著庭院之中那個正在做法的除妖師.

這幾天里,府內已經連續死了三個人,其中一個還是自己房內的丫鬟,前天早晨被人發現死在了花園中那株柳樹下,尸體看上去就如骷髏一般,好像全身的血肉都被什麼東西吸盡,和半個月前死的兩個馬夫的形狀一模一樣.

"這是遇到妖魔了!"

張金蓮的父親,張府的家主張明和斷言道.張明和以前做過州府中的通判,頗有見識,知道只有找到除妖師才能保自己全家安危.

此時永安城中正好有一位除妖師,張明和花費了五百兩白銀,才請回府中,讓他做法除妖.

"白仙師,我們家這些日子里已經被害了三個人了,您一定要把妖魔抓出來啊,張某到時一定還有謝禮!"

這個除妖師突然睜開了眼睛,三角眼翻了翻,淡淡的道:"放心,本仙師出手,從不落空,這妖魔,就隱藏在你們眾人之中!"


聽到他的話,原本圍在庭院中觀看的眾人,頓時大驚失色,猶如鳥獸散.

"白仙師,妖魔在哪里?"

張明和的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不自禁的朝除妖師走近了幾步,似乎對方那丑陋的面容都變得親切了起來.

"稍安勿躁,你且看著!"

除妖師捏了一個法訣,手中的木劍揮舞的更疾,口中的咒語也變得越來越響,"九天玄女借天燈,妖魔鬼怪無遁形--燈來!"

他的話音剛落,庭院中原本懸掛著的燈籠,突然同時熄滅了,庭院中的眾人變得更加慌亂,張明和的夫人,此時臉色雪白,身子搖搖欲墜,似乎就要暈倒.

一盞無柄白色燈籠忽然從半空之中緩緩飄落,燈籠內燃著幽幽的藍色火苗,圍繞著除妖師不斷旋轉.

"去!"

除妖師朝著庭院中的眾人一指,燈籠直接向對方飛去,幽藍的亮光照在了人的臉上.

門房老秦看到自己身前的燈籠,心似乎就要從喉嚨中跳出來,半句話都不敢說,身子微微顫抖.

被燈籠照了片刻,他並沒有什麼異樣,燈籠滴溜溜一轉,飄到了第二個人身上,此時老秦終于松了口氣.

第二個被燈籠照射下的人,依然沒有什麼異樣,然後燈籠繼續飛向下一個.

張府中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半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看著燈籠在空中飛舞著一個個照射檢查.

如果說之前大家心中對這個除妖師還有些懷疑的話,此時已經變得完全信服,突然出現在半空中的神秘燈籠,簡直近乎神跡.

燈籠出現在了張金蓮的面前,停止不動,忽然藍色的光芒大盛.

見到這一幕,站在附近的仆人丫鬟,頓時尖叫起來,四散逃開,張金蓮看著自己面前發出刺目藍光的燈籠,幾乎就要暈過去,怎麼會是自己!

她一邊拼命的搖頭,一邊朝著張明和大喊:"父親,不是我,不是我……"

張明和目瞪口呆,轉過頭,望著那個除妖師,訥訥的道:"白仙師,會不會搞錯了,我的女兒怎麼會是妖魔……"

"是啊,仙師,我的女兒不會是妖魔的,一定是你搞錯了!"

站在張明和旁邊的張夫人,看到這個情況,不禁面如土色,尖叫道.

白姓除妖師聞言,冷笑了一聲,漠然道:"你們是肉眼凡胎,怎麼分得清到底是人還是妖魔,現在再看看!"

他的話音一落,一根金色的繩索從袖中飛了出來,直接將張金蓮綁的結結實實,完全動彈不得.

"妖孽,還不顯出原形!"

除妖師一聲厲喝,就像半空中炸響了一個雷,隨著他的聲音,張金蓮頓時痛苦不堪的叫了起來,身子在地上不斷扭動著,而她的臉上,一張張詭異的鬼臉虛影不斷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