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逃離底層
g,更新快,無彈窗,!

宵禁後,就可以每個租房里掃蕩,大街上的流浪漢逐一排查.如果真的宵禁了,就是要加大搜尋力度,將人類挖地三尺,也要翻出來.

此時大屏幕里突然切換了頁面,一個身穿制服的人,面無表情地對著大家:"特別通知,特別通知,從今天開始,實行宵禁.每天晚上,二十二點開始,直到凌晨六點.宵禁期間,任何人都不得外出,否則一律拘留..."

宵禁今晚就開始,可見上面對翻出兩個人類是多麼急切.

何凝煙和埃爾法相互看了看後,往回去的路走.一路上,他們沒有說話,說任何事情,都要擔心隔牆有耳,還是回到休息室再說.一間放著雜物的小房間,就連燈泡都沒有一個,更別說監控了.

正走著,好似有點不對勁,有些人加快了腳步走了...正想著怎麼回事時,有四個人攔在了前面.

他們看到埃爾法的個頭,有點猶豫,但仗著人多,膽子也大了.其中一個,臉上皮都沒了一塊,嘴巴都斜了的,大聲吼著:"哎,把錢掏出來."

埃爾法和何凝煙同時轉過了身,沒必要和地痞流氓較勁.但後路立即又被二個人切斷了.

"聽到沒有,把錢掏出來."六個人還對付不了二個人嗎?這些人顯然是想要點錢去買什麼電光液之類的,今晚就要宵禁了,要快點買好後,開一個房間,否則就會被抓進去.

雖然不知道抓進去會是什麼樣的,但顯然一定不怎麼樣.

"讓開,否則不客氣."埃爾法沉聲而言.

埃爾法的個頭在底層非常的顯眼,經常會被認為,是一個自甘墮落的警員之類的.那些人中氣有點不足,但還是裝著膽子:"少廢話,有多少,拿出來."

"找打?"埃爾法一個瞪眼,讓對方心越發虛了.

其實更應該擔心埃爾法,別看埃爾法個頭比這些雜碎要高一個頭,可他畢竟是人類,一旦開打,流血了,那就暴露了.

"要錢是嗎?"何凝煙一看到對方寵寵欲動,她就說:"不就是錢嘛."

破罐子破摔,先打了再說,打不過再逃好了.所以對方一看有妥協的余地,于是帶著幾分滿意和松懈:"算你識相,拿出來."

現在哪里有錢,所有的錢都已經基本花光了,就算掏出個零錢,也湊不夠十元,不夠塞他們牙縫的.

也只有將手伸到腰後,猛地拔出了插在身後的手槍,對准了話最多的那個.

"槍,條子!"頓時有人驚呼.還真是全盤照抄人類社會,就連黑話都抄襲了.

何凝煙拿著槍,打開了保險,左右轉了一圈,誰敢往前,就指著誰.一聲呵斥:"知道就好,別妨礙公務,滾!"

一個"滾"字出口,這六個人,頓時"呼啦"一下就散了,跑得比兔子還快.

將槍塞進後腰,不用說什麼,埃爾法跟著她立即溜.

回到了休息室,關上門,里面就是一片黑暗.

摸黑找到自己的長凳,坐下來後,埃爾法贊許聲傳來:"真有你的,怎麼想到裝便衣?"

"不裝只有打,我們未必打得過機器人,哪怕是廢銅爛鐵."她說的也是實話,機器人如果設定成力氣比人類強,那麼只有他們挨打的份了.而且現在為了抓住人類,上面一定瘋了,舉報肯定有獎勵.就算打贏了,這些混混一個不舒服,去舉報,警察一來查,他們就露陷.

裝成便衣警察,這些混混吃准了他們是假的,否則不會跑去自投羅網,說他們搶劫警察.

說什麼也要躲好了,雖然被抓後,一時沒有性命之憂,但看看屏幕里戴芬和杰克那個倒黴樣,又是抽血,又是抽取活體檢驗,還是能躲多久就躲多久吧.

還有七天了,醒來第一反應就是計算著剩下來的天數.躲在這里最好的事情,就是不用守夜了,一覺睡到大天亮.埃爾法總是每天早上開門去看看時間,看到時間差不多的時候,就自然會來叫她.

吃完了早餐後,就拿著工具去上工了.出了門,她一看一路排過去的屏幕上顯示的時間,才七點半,不禁皺眉:"那麼早?"怪不得還覺得累,有點睡不醒的感覺.

一般都是早上八點半上工,各個工廠,曠山的卡車停在門外,而且這里有四個門,哪個門都可以出去.很多人都是八點一刻才醒過來,將房卡退了,揣上足夠充電的錢,就跑去廠車上.而現在才七點半,連個人影都沒有.

昨天晚上宵禁,說過外面游蕩的人全部抓走,所以平時路上還能看到些流浪漢,而今天乾淨異常,人影都沒見一個.

埃爾法拿著工具往電梯那里走:"反正一天二層,干完為止.不如早點干完,早點休息."

細細一想,也對,趁著別人沒醒就去干活,等到他們干完,別人還沒回來,早點躲進休息室,將門關好.如果不是清潔公司的人,誰又能知道,休息室里還有人?

到了後,就開始干活,干到八點半時,卻沒看以前好多卡車同時開出去的樣子.今天都是一輛一輛的開出去,很顯然,上面開始將每輛卡車上的人,查完後才放行.確保出去的,沒有人類.

其實真的逃出去又怎麼樣,又能逃到哪里去?遠處的什麼山上面,直升飛機正在二十四個小時,不間斷地搜索著,這個時候,哪怕有一只老鼠,只要跑出洞的,也能發現了.如果再往外面逃,絕不能往山里去.可這里方圓上百公里,除了那座山,都是荒蕪一片,平坦異常.從樓上就能看到老遠的地方,是不是有人.如果開車也需要一天一夜吧,更別說用腳了.

中午也提早吃午飯,偷偷下了樓,躲進了休息室,吃著豬肉包,心想,如果被抓了,不知道吃什麼.

一天很快地又過去了,從管理員手里接過180元當天工資時,管理員很是滿意:"嗯,干得很好,以前干活嗎?"

"干過!"何凝煙趕緊地承認,如果說沒干過,有可能被懷疑.這里的世界,唯一不象人類的地方,就是底層機器人根本沒有地位,也沒有身份,甚至沒有名字,哪怕一個數字編號都沒有.否則要查身份證的話,還要想辦法去花錢找做證的.

"噢,干過?"管理員看著埃爾法.

埃爾法圓謊:"以前幫一些商店做清潔,有時會碰到玻璃,但沒專門擦玻璃."

"噢,這樣,怪不得干得那麼好.好好干,擦完了,我會介紹你們去中層擦玻璃的,那里商店玻璃多."管理員說的話,自然他們需要感謝.其實還擦六天就白白了,或者說五天半.

拿著錢走出去,外面的人很少,但還有一部分在的.這些人一般不是更換零件休息,就是錢足夠多,當天不想去工作.為了盡可能的接近人類,機器人設置了情感,其中就包括了少量的懶惰.據說一旦懶惰程序自添了太多,就會變成懶鬼,最後成了為流浪漢,耗盡電力在大街上關機.

"特別報道,因為剛捕獲的人類女性死亡,人類研究所的所長赫爾阿加西,被撤職.新的所長由..."聽到這個新聞,兩個人的腳就停下來,吃驚地看著屏幕.

巨大的廣場屏幕很多,每隔一百米就會放置一塊,一路鋪展過去,從大樓的一頭到另外一頭.每個屏幕都放著同樣的內容,那就是戴芬死了.

怎麼會死,自殺還是實驗至死,那知道上面才會知道.有點是肯定了,戴芬的死亡,打破了兩個人實在不行被抓住,應該能保住一條命的幻想.哪怕那個什麼赫爾阿加西被撤職,戴芬死了就是死了.

"人類是寶貴的,所以我呼籲,每一個見到人類的公民,都要盡可能的保護他們,立即通知我們.我們對于舉報的人有重賞,賞金..."這個新所長還真是會吊人胃口,停頓了一下後說出了金額:"一個十萬.對于任何傷害他們的人,將受到嚴懲,電擊刑五下!"

同時在看的還有其他人,一說到賞金,他們都一個個驚歎,對于他們來說,一天哪怕賺一百元,十萬元也要賺上一千天.

而聽到電擊刑,又驚訝了起來.原來這里的刑罰除了最輕的罰款,社區服務,坐牢,最重的關機,拆卸開.中間還有另機器人痛苦萬分的電擊刑.

"電擊刑那麼厲害?"一個人問.

"當然,等到晚上,在第五十六排酒吧,有時能見到一個受到電擊刑的,嘴巴過了五十年,還是歪著的.是神經線路被電壞了,據說去醫院看好的話,需要一大筆錢."

那麼這點就有點放心了,至少他們還是珍惜動物,受到最高等級的保護.

"請問,這次女性人類為什麼會死亡?"主持人問,在幾天前的晚上,她用同樣的媚笑對著前所長.第二天,就有眼尖的人,說她戴上了一個新吊墜,是琥珀的.而這個前所長,最喜歡收集的就是琥珀.

這次所長,也長得挺不錯,到底是高職位,賺錢多,就有錢換好看的身體.樣子也是四十歲左右,一副事業有成的學者外形:"實驗進入第二步,需要制造人類,但因為赫爾阿加西的失誤,在取卵的時候,造成人類女性子/宮破裂,大量失血,又沒有可以補充的血液,失血過多而死..."

聽得讓人汗一個,可以想象當時的場面,一群人形機器人,對著綁在手術台上的戴芬...

"那麼如果再找到另一個據說存在的人類女性,也會做同樣的手術嗎?"主持人嬌笑著問.

新所長回答:"是的,但事先會備好充足的血液,而且還會用其他的方法繁殖人類,比如克隆技術.在確保人類女性存活的情況下,再進行下一步."

洗好澡,回到了休息室,何凝煙和埃爾法各自躺在自己的長凳上.

何凝煙滿腦子就想著,戴芬死時所受到的屈辱和痛苦.當著那麼多的機器人,進行各種檢查,其中肯定包括婦科的,最後死在大出血上.想想就不寒而栗,哪怕活著,將來一輩子都是陰影.而杰克活著的原因,應該是,采集男性的"樣本"沒有那麼麻煩.不知道是杰克自己動手的,還是那些"研究人員"幫他代勞的.

"埃爾法."她輕聲說:"絕不能被他們抓住."

"是的."埃爾法很肯定的回答:"絕不能."

晚上吃完了東西後,兩個人也不敢出去逛.外面一定查得更嚴了,指不准有手中拿著生命探測儀的特工,在底層到處找.

當宵禁的警報拉了三下後,外面人聲鼎沸的嘈雜聲音就消失了.據說到房間里去查,並不是敲門,請別人開門的,而是直接用萬能卡,刷卡進入.什麼隱私都沒有,底層的人,連名字都沒有,不需要隱私.

半夜里,門口有人經過,還推了推門.但這里的門是老式的,不用卡,直接用鎖,所以沒能進來.

"這里是什麼地方?""這里一帶都是各種公司,清潔的為主,有幾個房間是堆放工具和雜物的,里面沒有電源."

"全部要查一遍!"

何凝煙緊張了起來,就聽到外面有人在喊:"在北區,彙報說好象發現了蹤跡,有一間房打不開,里面的人喊著不准我們進去,否則就自殺!"

"立即走!"腳步從門口,飛快地由近至遠.

何凝煙和埃爾法幾乎同時松了口氣.雖然不知道也看不清對方的表情,但有點是肯定的,這里也呆不長了.

還剩下六天.

擦玻璃時,埃爾法溜號了.他穿上新買的西服和皮鞋,去碰碰運氣.過了一會兒,就換好了工作衣回來了.

雖然心中挺著急的,但這里不是說話的好地方.

吃午飯時,埃爾法給了消息,中層區的電視台需要清潔人員.而埃爾法作為清潔公司的老板兼員工,接下了這份活,還找到了圖書館打掃的活.

"你想累死我呀?"何凝煙苦笑了出來.

"當然累死是有好處的."埃爾法帶著幾分自信:"誰都不會想到,我們已經到了中層區,白天電視台沒人會去查,晚上睡在圖書館,我們脫離了底層,成為了中層階級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