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捕獵
g,更新快,無彈窗,!

"應該狀況!"黃偉國也認可埃爾法的想法,可四周烏漆抹黑的,什麼都看不到,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黃偉國想了想後:"快點拿上東西,爬樹上去."

這棵樹很大,是附近最大的一棵樹,應該是榕樹,枝干茂密,曲折,躲在上面的話,應該不會被發現.

臨走前,黃偉國用地上的泥土把篝火給滅了.為了防止死灰複燃,埃爾法又在上面踩了幾腳,這才放上一些樹葉什麼的做掩蓋.這樣就看不出這里有人留宿了.

"來,加把勁."三個男隊友你拉一把,我托一把的幫助下,何凝煙也跟上了隊伍,爬到了樹冠上.

樹葉很茂密,將大家全都遮住了,透過樹葉間隙,看到了遠處有了亮光,而且越來越近.

"呯呯呯..."應該是槍聲.

跑來了幾個人,何凝煙往下偷看,居然是黑珍珠一組的.

他們氣喘籲籲地跑到樹下,一個人問:"往,往哪里跑?"

黑珍珠也跑得直喘氣:"往樹多的地方."

"快,快,看到他們了."遠處燈光亮起的地方傳來了喧囂.

黑珍珠帶著人繼續逃,當他們跑開後不久,一輛越野車開了過來,上面裝配有大功率的聚光燈,如果前面沒有阻擋的話,至少能照到前面二十米以上.

車上有四個拿著槍的人,正一邊射擊,一邊喊著:"快呀,快追..."

車開遠了,黃偉國才輕輕吐出了:"是捕獵."

"可他們捕獵的是同類!"狄克也盡量壓低著聲音.

大約十五分鍾後,在車的追趕下,有個人,被逼回到了這里.這個人可能是沒趕上黑珍珠的步伐,落單了.

"不,不要這樣..."他痛哭流涕著,刺眼的聚光燈打在他身上,他流著淚舉起手,擋在眼前,擋住刺眼的燈光.此時聚光燈調暗了,他身上就出現了二個紅色點點,那是瞄准器的光.

"呯~"的一聲槍響,他身上白色的汗衫上就炸開了一朵鮮紅的"花".

"呯~"的又是一槍,人倒下來了,在地上抽搐了幾下後,死了.

"哈哈哈...沒想到這里還有人,這次錢花得值."車上的人都下來了,用穿著厚重馬靴的腳,踢了踢尸體.

"來,拍張照."這些人居然還將尸體翻了過來,抓著頭發,讓留有眼淚恐懼,但已經僵硬固定的臉,對准了照相機,將這一幕恐怖的畫面永遠留在了單反相機里.

"走,還有好幾個呢."處于收獲興奮狀態的"獵手",扔下尸體,上了車,繼續追趕其他"獵物"去了.

而樹上的人卻心情難以平複,他們如果在樹下,那也會是"獵物".

聽說過有一些地方,開放捕獵活動,供應給花得起錢,尋求刺激的有錢人,捕殺獵物.羚羊,獅子,豹都有.甚至還有一些無法無天的地方,將活人當做了獵物.可真的親眼看到,這種殘忍超過了人的道德底線.

因為有了人,所以這些"獵手"放棄捕獵其他的動物,轉而追趕同類,真不知道,因為人的存在,是其他動物的噩夢還是運氣.

所有人都在樹上,大家都坐著,將背包背著,但背包找一個支撐點,這樣包能輕點.槍聲依舊時不時響起,但離得有點距離了.

狄克輕聲地問:"我們可以下去了嗎?"

"等到天亮,槍聲沒了再說."黃偉國將毯子拿出來,包住了自己,打算在樹上過夜了.

樹下死了的人,還躺在那里.看來黑珍珠逃亡的時候很倉促,而且他們是不是進入到物資領取點都很難說.這個人身上依舊穿著汗衫,而埃爾法已經將領取點弄到的衛衣穿在身上.光靠一件薄薄的汗衫,根本抵禦不了夜晚的寒氣.

驅趕寒氣,只有生篝火.也不知道是不夠隱秘,還是運氣不好,黑珍珠選定的地方,先被"狩獵"隊發現,所以才遭此橫禍.

何凝煙也從包里取出了毯子,包裹住了自己,連頭一起包住.還弄了段繩子,將自己,背包一起捆在了樹干上.隨後頭靠在樹干上,閉上眼睛睡覺.這樣的話,就不用擔心睡得太熟,掉下去.如果想要活命,首先就要保存體力,這才第一天,還有十四天時間.

陽光透過樹葉縫隙射到了臉上,她慢慢地醒過來.

"醒了?快點吃點東西."黃偉國已經醒了.

其他隊友都醒了,正在旁邊的過夜樹枝上吃著壓縮餅干和水.

她大大地打了個哈欠,將手從毯子里伸出來,伸了伸懶腰.這一晚睡得不好,但至少還是睡了.

"怎麼吃得下去?"狄克則咽下很困難.

"怎麼了?"她側身去拿餅干和水.

"你看看下面呀."狄克一副嫌棄的樣子.

黃偉國則繼續吃著:"建議不要看,倒胃口的."

什麼事?她低頭看去,頓時皺眉.七八只鬣狗正在撕扯著昨夜死的人,尸體已經吃得差不多了.兩只鬣狗正將左右各咬著一邊,是條吃剩下的腿,只剩下血淋淋的骨頭,想從膝蓋部位將腿分開.

她拆開壓縮餅干的包裝袋,取出壓縮餅干,抬起頭,看著天,將開始咬.

"呵,適應能力真強."狄克也不知道是佩服還是譏諷,反正不想死就吃吧,下面的事情就當全沒看到.

槍聲已停,證明晚上的狩獵已經結束.黃偉國吃完後,就繼續往樹頂上爬.

過了會兒下來了,也說明上去是干什麼的:"這里不算很大,大約只有五十平方公里.在西面有一座山,我們可以躲到山上去."

"就怕山上也是狩獵場."狄克嘀咕了一句.

"有這個可能."很少開口的埃爾法發表了看法:"但山上不能開車."

這個理由很好,在這里,是平地居多.地上哪怕有藤蔓,野草,落葉什麼的,一輛吉普車和越野車就能搞定.人的雙腿肯定跑不過四個輪子的,而且對方還有槍,探照燈.他們使用的槍,有的帶自動鐳射瞄准器的.很難說還有其他的,比如夜光望遠鏡,熱感追蹤器什麼的.

何凝煙慢慢地道出,以前安德烈所說的話:"生存守則,永遠不要在同一個地方呆太久,除非必須如此!"

事實證明,如果呆在同一個地方太久,等同于等死.總會有意外發生,不如從被動變為主動,逃到更安全的地方去.而現在最大的危險,不是那些野獸,而是比野獸更加凶殘的動物,人!

爬下了樹,樹底下原來的尸體,現在只剩下不多的白骨.能啃的地方,被鬣狗全部帶走了,包括腦袋.剩下的,螞蟻正在上面爬,用不了一二個月,白骨將會風化,埋入植物或者泥中,最終變為泥土的一部分.而一個菜鳥就這樣死了,第一關都沒過去.

看來昨天死的人不止一個,過去一段路後,一個人倒在小河邊,幾只烏鴉正在啄食.隨後一只禿鷲飛了過來,緊接著又是一只.在自然界,只要尸體被發現了,用不了多久,就會被消化掉.

何凝煙又發現了那種草,繞過去拔了點.而那些禿鷲只要不是過來搶吃的,也不管,哪怕離了只有十米距離.而禿鷲在進食時,烏鴉也只有在旁邊看著,找著機會就上去啄一口,叼一塊碎肉.

這種草不大,拔下來後,嚼根部,就跟吃小蘆筍一樣,微帶甜的.

她拿了過去:"誰要?"

"這可是尸體旁的."狄克猶豫著.

"有得吃不錯了,又沒叫你吃尸體."她自己先拿了一根,嚼了起來.

"我來點,謝謝."黃偉國取了一些:"這東西好,不用擔心得敗血症了."

如果人體不攝入點蔬菜什麼的,會出現問題的.所以壓縮餅干,都會盡量拿海苔味道的,蔬菜味道的.

看到埃爾法也不嫌棄,狄克也拿了幾根.其實可以嘲笑狄克幾句,可懶得花精力,她也讓狄克拿了.

大家一邊吃著,一邊往前走.

狄克幸災樂禍著:"他們只剩下四個人了,早就說黑珍珠不行的."

說曹操,曹操到.在一面牆後面,躺著靠著的四個人,就是黑珍珠一隊的.

一看到他們走過來,一個女人站起來,跌跌撞撞跑了過來,一把就勾住了黃偉國的胳膊:"我錯了,帶我走吧..."

是珍妮弗,此時她顯得更加狼狽了,臉頰劃了二道血印子,身上的白色汗衫又是泥又是血的.眼睛里布滿了血絲,臉色煞白有點發青.跟黑珍珠隊伍里其他人的樣子,都差不多.

"回來!"黑珍珠一咕嚕地站了起來,跑過來指著珍妮弗的鼻子罵:"你這家伙,昨天是誰保住你一條命的?現在就對著其他人搖尾巴了?"

"要不是我跑得快,沒聽你,死的人就是我."珍妮弗一個勁地往黃偉國身後躲,嚷了起來:"是她故意扔下兩個人,這樣我們才能逃得了."

聽得讓人直倒吸涼氣.而黑珍珠氣急敗壞:"那有更好的辦法嗎?如果不是這樣,被追上,大家都是死."

黃偉國緊皺眉頭:"你都已經是5級了,難道之前的領航員都是這樣當過來的?"

何凝煙看得真切,首先黑珍珠選的休息地方就不對,選擇在這種破房子里,雖然可以擋風遮雨,水泥磚瓦地上的蟲子也比泥地上少,但這個時候不是求蟲子多少的時候.或許剛開始選擇是正確的,但有了敵人後,這種地方要盡量避免,目標太明顯了.

昨夜在樹上,聽到黑珍珠指出往樹多的地方跑,這是正確的,樹越多,越能阻礙車子的開動.而危險過去了,她好象自己給忘了,又帶著人躺在了空曠的地方.如果有人前後一堵,拿著槍掃射,躲都沒地方躲,被人抓個正著.

而且他們物資根本就沒領到,難道沒發現領取點?

這點其他人也發現了,走了過來,另外一個菜鳥問:"你們身上的東西,哪里領的?"

黃偉國則轉向了那個還活著的資深人員,這個人明白這個道理,輕聲說:"門口有一頭獅子."

"那就想辦法趕走,難道你們六個人還趕不走一頭獅子?"黃偉國奇怪了.

"我叫他們一起幫忙,他們不敢,難道我一個人去趕嗎?告訴他們,他們不信,這能怪我嗎?"黑珍珠叫了起來.

黃偉國簡直要無語了,這不怪領航員能怪誰?如果告訴這些人,過了這村沒有這個店,不進去拿,就等同于死,還有人懼怕獅子嗎?哪怕門口有雙頭噴火龍,也要沖進去.

"行了,你根本不是5級,只是4級.第一次當領航員!讓你當領航員絕對是個錯誤."那個資深也打算叛變了,對著黃偉國懇求著:"讓我加入你的一組吧,求你了,我什麼都聽你的."

狄克開心得眉飛色舞,臉都神采飛揚了.多麼揚眉吐氣,結果還是他們這組厲害.

可黃偉國眉頭緊鎖,還沒有說話.他的顧慮是正確的,剛開始時,在這種環境里,人越多越好.可現在情況不同了,有了獵人獵殺他們,人越多,目標越大,而且這里還有二個新人,要帶出來需要花精力.最重要的是,這些人都沒有裝備和食物,就是說,要解決他們基本的吃喝問題.

黃偉國目光轉向了隊友們,一定是想尋求答案.何凝煙對著他搖了搖頭,很是無奈,不能多那麼多的累贅,否則的話,他們也會被牽連的.

終于下了決心,黃偉國慢慢地掰開了珍妮弗的手:"對不起,我要為我的人負責."

"不,不要這樣."珍妮弗失聲痛哭了起來.

黃偉國往前走去,頭都沒回,但他的腳步是沉重的,放棄同類有時是種艱難的抉擇.

看著另外一組的人,哭的,面如死灰的,一臉黑的...狄克不明白了:"為什麼不要,反正吃的東西讓他們自己想辦法."

這里有植物,有動物,只要有基本的獵捕知識,就不會餓肚子.

埃爾法說了句:"我們不是羚羊群,別人是獅子,專挑弱的下手."

對方只會全部殺光,一個都不留...狄克明白了.

珍妮弗不死心的追了上來:"求求你們了."

狄克一腳就將她踹開,窮凶極惡地吼:"滾,不要纏著了,當初是你自己的選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