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故意傷害
g,更新快,無彈窗,!

傷的人,自然就是何凝煙,她被打得挺慘的,鼻梁斷了,血流滿面.趕緊地送去治療,半天都沒能出來.而送出來時,里面還放著極為暴力的打斗場面,

此等有趣的事情,正好是所有閑得發慌的人,茶余飯後議論焦點.傳到現在,有好幾個版本,支持率最高的版本是,在影劇院包房里放著暴力片,玩S/M玩出火了.

"天啊~"何凝煙雙手捂著臉,恨不得鑽地洞了.怪不得剛才出來的時候,一路上那些人看她的表情都怪怪的,還有一個自告奮勇要幫她爽的男人.

看到她窘迫的樣子,隊友們都笑了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你是怎麼暈過去的?"黃偉國應該不相信她是有這樣特殊"癖好"的人.

她抬起了頭,賭氣般地抓起一只大龍蝦,用力掰開:"先吃,吃完後我告訴你們."

吃得飽飽的後,每人弄了一份飲料,在餐廳旁邊的咖啡館或者說酒吧,坐著聊天.

"原來這樣呀."黃偉國聽完她的敘述,微微吐出一口氣.哪怕是信任她的,也應該多少有幾分懷疑,不要真的有特殊癖好.

"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去那里學習."幻境笑得嘴巴都合不攏,看到她瞪著眼珠子,癟著嘴,依舊肆無忌憚地笑著:"哈哈哈,這是我聽到過最好笑的事情了.結果被特大號的生化人一拳頭打暈過去,幸好你沒讓他演示空手道,跆拳道,你還不被他拆了.活著還好辦,如果死了,這屬于自殺還是意外?"

黃偉國也笑了,還向她解釋.在這里,只要不是自己找死自殺的,都會救活,完好如初.所以才會有,只要過關,哪怕缺胳膊斷腿,只要活著回來,就能複原的規則.

有過喝醉酒,從樓梯上滾下來,摔斷脖子的.第三天,又鮮蹦活跳地回來了.意外的可以救,但上次那個發了瘋,砸了一台接待員,還跑去跳樓的,就不會救.

她嘴角抽筋著:"笑夠了沒有?"

幻境笑得也差不多了,捂著肚子:"你以後也不要找什麼生化人了,直接找我們好了,等一會兒我們一起去看."

"不是昨天和兩個妞說好去跳舞的嘛."狄克不干了.

"這種事情,不要當真.如果她們不在乎我們,我們去不去都不要緊.如果在乎我們,我們爽約反而會越發關注我們.明天去唄!"幻境卻不以為然,看到狄克滿心的不樂意,後面又加了一句:"現在才九點,看二個半小時,然後過去,看看她們有沒有喝醉."

"喝醉了的話..."狄克的眼睛亮了.

"對~"幻境壞笑著點頭.讓何凝煙翻白眼,這兩個家伙,男人呀...

那就速度快吧,喝掉各自杯子里的飲料,將杯子放到指定的回收點.杯子放進去後,正好已經有點滿了,于是上面的蓋子關閉,過了一會兒打開來後,里面干乾淨淨,喝過的杯子都不見了.

大家正嘻嘻哈哈往外走,狄克和黃偉國聊昨夜舞廳的事情,而何凝煙和幻境談影劇院里的有什麼樣的片子.

"救命呀~...站住,給老子站住..."一陣喧鬧響起.

又有熱鬧看了?

在樓下三層,是男士衣服專區那里,一個男人在前面狂逃,而後一個男人在後面追趕.前面的喊救命,後面的大罵著.前面那個男人還真是狼狽,光著膀子,應該是在試穿衣服.他跑到自動扶梯這里,順著扶梯一路往上逃.

"混球,你這人渣!"那個追趕的人到了扶梯口,沒有立即追上去,而是一個彎腰,在扶梯下放按了一下.

"嗚~"的一聲,這個扶梯一下就停下來了.在扶梯上往上逃的人,一個踉蹌差點沒摔倒.他回頭一看,後面的人又追過來了,嚇得連滾帶爬的繼續往上逃.

"救命呀,救命~"那淒厲的呼救聲,當然不是喊這里的人,在這里的人,沒有弄清事情前,是不會管別人的恩怨情仇.

"嗡嗡嗡嗡~"那種圓形的,兩邊帶翅膀的獨眼龍飛行器,又冒出來了.

它們飛了過去,對著追趕的男人發出聲音:"這里禁止傷害他人,請立即停止,立即停止..."

"不,我要殺了他,是他害死了我兄弟,你去死吧!"這男人已經追上了,一條胳膊猛地箍住了對方的身體,隨後手中一亮,一道光在對方的脖子上一抹,隨即放開了.

"啊,啊,我受傷了,血,血~"這個家伙用手摸了下脖子,將手伸到眼前,手掌全是鮮血,嚇得驚恐地大叫起來.

"安靜,你會得到治療的."獨眼龍飛行器轉而對著另外一個:"現在命令你,立即放下手中的武器,馬上!"

"咣當~"這個人將手中的東西扔在了地上,是一把餐刀,這種餐刀在餐廳里有.刀上的血,濺到了光滑的仿大理石地面上,

而那個受傷的人,已經失血過多,暈過去了.看這血噴射的速度,應該是割斷了根血管.

餐刀應該是經過打磨過得,否則不會那麼鋒利.難不成這個家伙為了宰了對方,磨了幾天的刀?

很多人都在每層的扶手上看著,樓下的人還跑到樓上來,關注著事情如何發展.

兩個戴著口罩,頭頂戴著帽子,醫務人員打扮的人,飛快地從底層出來,抬著擔架以最快地速度上來,將血泊中的受傷者抬上了擔架,跑著去七層了.

在七層,有幾個房間是有著圓形桶狀容器,人在里面可以修複.所有人從一關中結束後,睜開眼睛,都是在里面漂浮著.

何凝煙據說昨天是被打斷了鼻梁,但一天時間,全被修複了,一點痕跡都看不出來.

"咚咚咚~"一個全身金屬的機器警察走了出來,每一步都能將地面震動.徑直走到了傷人者身後.

"在這里,是所有人的休息區域,禁止一切對方不允許的人身傷害和奪走他人性命的事情."獨龍眼飛行器"嗡嗡"地停留在半空中,對著傷人的人:"故意傷害,念你初犯,降級1級,去禁閉思過,一直到下一關出發."

"這種人渣你們還救他,我呸!"這個家伙也是火爆脾氣,但還沒喪失理智:"不就是關禁閉嘛,老子原本就是1級,大不了再多呆一次,走呀,鐵疙瘩."

機器警察押著這人,往底層去了.而此時二台自動掃地機器人也來了,弄地上的血跡.

這次沒有甜美的聲音,說沒事,再發發福利什麼的.可能是因為,這屬于個人恩怨,和壓力過大無關.大家看到這里,也基本可以散了.

走在去影劇院的路上,幻境冷嘲著:"真蠢,到底是菜鳥.在這里又殺不死人,還被降級."

何凝煙也是隨口說說:"至少在仇人的脖子上拉了一道口子."

"就為了讓他疼那麼一下,要付出降一級的代價?"幻境轉而問黃偉國:"值得嗎?"

黃偉國想了想,給了答案:"不值得."

降一級就要在這里多過一關,而這里的每一關,哪一關不死幾個人?

影劇院到了,也不去想這件事了.今天又有可以議論的事情了,一個女人在包房被生化人揍暈,以及一個男人拿著餐刀劃開另一個男人脖子血管,同樣的勁爆.

吃的喝的拿好後,選好的片子也開始放了.

門開了,進來一個身材適中的男人.

"你走錯房間了吧?"黃偉國問.

男人看了看門口的門牌號:"沒錯,我是智能4型."

"對,對,是我要的!"正在調制果汁酒的幻境叫了起來:"快點進來."

"你要這玩意干什麼?"黃偉國和大家愕然.

幻境笑著:"當然是做練習呀,誰覺得不需要,那麼待會兒人肉沙包由他當."

二個小時以後,一台智能4型生化人,嘴角皮膚開裂,乳白色液體滲出,頭還歪著的,走出了包房.

當何凝煙他們走到門口時,接待員開口了:"各位請留步."

大家停下了腳步,接待員發出了聲音:"也知道各位壓力大,需要發泄的途徑.請以後告知,陪看時會有小小的暴力,那麼我們會讓強化型智能生化人過去.強化型是擁有金屬骨架和更厚的皮膚,適合力氣較大的客人."

而那台可憐的智能4型生化人還站在前台,歪著頭,頭簡直是用肩膀扛著了,很多人經過時都看看.

"這不是...哎呀,不要說了,都懂的...看來這一組都,赫赫赫..."

"哦,知道了,意外而已,這樣程度的傷,應該符合規定吧,以後會注意的."真佩服幻境說話時氣定神閑的樣子.

何凝煙臉皮可沒那麼厚,臉頓時緋紅,趕緊地走.這下好了,不止她一個人變態,隊友一個個都有傾向了.昨天她被生化人打暈,今天就跟著其他隊友折騰生化人,這下更出名了.

回到了臥房,漂浮在床上,感覺這二天收貨還是挺大的.剛才在包房里又學了幾招,以後可能會派上用處.

新的一天又來了,吃完早餐,黃偉國問:"你又要去健身房?"

"是呀,總比去影劇院強吧,我現在都不敢一個人去了.要不下午我們一起去?"她苦笑著.

"行."黃偉國當然感覺,鍛煉消食也是種辦法.象狄克和幻境,還有其他人都是用逛店,跳舞,唱歌打發.鍛煉也沒什麼不好的,看到的人最多笑笑,認為是菜鳥,習慣了也就好了.

到了健身房,她對著三維顯示:"殺手課程第7講,謝謝!"

健身房里有這些課程,她沒有對隊友說,或許是因為私心,也或許聽說過有過隊友變為了敵人.日久見人心,在合適的時候,她才會去說.但對于黃偉國和幻境這兩個資深的來說,這些課程已經沒必要再學,他們大部分都懂,從昨天在影劇院里看片子,他們拿著生化人做演示就能看得到.

希望這些課程能讓她盡快成長起來,畢竟黃偉國比她多了3關的經驗,而幻境是4關的經驗.如果下一關,她能活下來,那麼她將從菜鳥變為資深了.

就這樣,每天早上來除了她之外,空無一人的健身房學習.中午吃完飯後,和隊友一起去影劇院看片子,討論里面情節的對錯...當何凝煙在四天後,能將兩把軍刀仿真品有點生疏但還是舞起來時,腦海里有著一把普通槍拆卸裝起來的流程時,她知道,她應該有進步!

又一天的開始,她走出了房間,在前台停留了下:"還是保留這個房間."

"好的!"接待員又說了一句:"現在通知您,明天您即將出發,請安排好今天的生活,祝您一切順利."

她一愣,那麼快,但隨之釋然,都已經呆在這里七天了,算是時間非常長了:"好的,謝謝!"

"不用謝,應該的."接待員說話的套路總是又甜美又客氣.

去吃早餐,隊友們也得知了消息.

"時間過得真快!"狄克滿是惆悵的樣子:"那個小妞我還沒能搞定呢."

"那是你級別太低了,等你到了五級,多少女人自己湊上來."幻境沖著她笑著:"除了某些腦子有問題的."

以前她就拒絕過幻境,覺得他是個色狼.但現在看來,幻境就是活得比較隨性而已,不會做出出格的事情.在這里的一段時間里,有些男人就象上一關基地的男人一樣,弄得很野蠻.也聽說過有些女人被強了,但看在這個男人能力很強的份上,又是隊友,也就忍了,甚至依附上去.

但她還是白了幻境一眼:"好好當你的大神吧!"

"啊,我不去,去了就要死,我不想死呀~"外面又是一陣喧鬧.

黃偉國歎氣:"每次都有發瘋的人."

去了就是九死一生,心理素質差點的,就會想到在那里慘死,還不如死在這里.就跟每次高考開學,都會有學生跳樓一樣.

大家繼續吃著,不想出去,玩意出去看到了又有人跳樓,血流一地,腦漿迸裂,會影響胃口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