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水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次有了烤魚,旁邊就是水源,至少不怕餓死了.

吃完後,幻境也露了一手,利用兩棵樹,還有樹枝,野草搭了一個簡易的棚子.雖然很簡陋,但至少能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否則睡在樹下,指不准一只毛毛蟲從樹上掉下來,或者一坨鳥屎落下來.

又去找了一些乾淨點的干草落葉鋪在棚子下面,上面鋪上一層床單,生活環境一下提高了不少.

弄完後,幻境帶著黃偉國到瀑布那里勘察,看看瀑布附近有無山洞之類的藏身之處.而何凝煙和狄克在棚子旁邊,各有各的工作.

何凝煙收集晚上燒火用的柴火,而狄克做一些防禦野獸用的柵欄.

"象是魯濱遜漂流記."狄克按照黃偉國在地上畫的樣子,將樹枝搭一個架子,將一些削尖了樹枝放在架子上,對著外面.

"只要再躲個十二天就行了."對此何凝煙還是挺感覺有希望的.這里處在深山老林里,走出去要花個一天時間,那些變異種,哪怕有了代步工具,想要走到這里來,也需要一定的時間.

黃偉國和幻境回來了,說是沒發現什麼,除了一些小型野生動物的腳印,這里幾乎是無人涉足的地方.開始捕魚,天色已經開始暗了下來.

黃偉國和幻境仔細地看了下水,雖然水里有一些水蟲什麼的,但沒有螞蟥之類的,所以大家都在水邊,用水抹了把臉,稍微擦洗了一下身子.擦完後的感覺相當不錯的,十五天不洗澡也不擦洗,整個人感覺就象是被厚厚的老垢包裹起來一樣.

坐在篝火旁,身後還有一個簡易的棚子,魚在火里滋滋作響,午餐肉罐頭里有涼開水,而這里的水喝上去有點甜,帶著幾分草和泥土的味道,總的來說,還算不錯.

"變異種會追到這里來嗎?"狄克還是很擔心.親眼看到變異種坐著四條腿的走路機器,對著黃偉國和狄克,差點把他們兩個給吃了.

黃偉國想了想:"應該不會,山路崎嶇,地上還很滑,之前的地面比較干燥,而這里,一個不小心就要滑倒."

"然後掉在地上,摔成稀巴爛."何凝煙回憶著:"它們的身體很軟,一棍子打下去就完蛋."

如果從走路機器上掉下來,可能會摔傷.外面還有很多人類,沒必要冒險進入深山搜查.

吃完後,大家就跟昨天一樣輪流值班,休息了.

二天過去了,一切太平.餓了,水里有魚,魚雖然不多,也不是很肥,至少也是野生的.狄克對于魚刺很討厭,很詫異為什麼其他人吃起魚來那麼熟練,還能吐出魚刺.

黃偉國和幻境還在周圍下套做陷阱,可一直沒什麼收獲.

"我看這里什麼動物都沒有."狄克挖著洞,埋怨著.

"看到腳印,想吃肉的話,快點挖."幻境在旁邊笑呵呵地看著,已在深達一米的洞里的狄克.

一些泥石送上去後,狄克忍不住問:"還要挖多深?"

"繼續,繼續,一直挖到你也爬不上來為止.洞越大,獵物也就越大."幻境催著狄克繼續挖.

洞挖了二米深,讓狄克也挖了二天,在洞上用樹枝做"井"字形支架,再鋪一層干草和落葉,弄得和附近地面一樣,並在陷阱周圍插了幾根樹枝作為標志.

狄克看著他奮斗了二天的坑,一點信心都沒有:"我看什麼東西都抓不住."

"至少你有點事干了."幻境壞笑著:"過得越舒服,死得越快."

"什麼邏輯?我看你是故意整我的."狄克感激有點受騙上當了,火氣猛然騰起.

"哎呀,不要這樣想,說不定能捕到野豬,到時肉足夠吃了."幻境的話讓狄克還是覺得二天的勞動是有點用的.

夜晚又來臨了,躺在棚子里,底下是床單,再下面是厚厚的樹葉和干草.這里的地面潮濕,瀑布落下的水,有時會被風吹過來,感覺天天都在做面部保濕.

聽著嘩啦啦一直在響的瀑布聲,看著從樹冠上露出的星空,何凝煙問:"你們記起一些以前的事情了嗎?我到現在,什麼都沒有記起來."

不知道自己是誰,真是一種悲哀,沒有歸屬感,不知道根在哪里.

"不要想太多了,活著就好."黃偉國也帶著無奈.

至少他們現在都活著,已經混過去八天了,再過七天就勝利在望.這里很濕潤,不用擔心會著火,隱藏在深山中,變異種應該不會來.值班基本也不值了,大家每天的工作就是捕魚,殺魚,烤魚,解決好肚子問題後,一天就這樣過去了.這樣的生活其實也挺好的,只要不生病,沒有危險,有時想,這樣過一輩子也挺好的.

又是一天的開始,又要開始弄吃的.大家都分散著去附近看陷阱里有沒有吃的,到目前為止,一只老鼠都沒有抓到過.

何凝煙跟著黃偉國,去查看狄克挖出來的陷阱,遙遙就看到,陷阱上蓋著的草沒有了,樹枝也被壓斷,上面空空的.

應該是有獵物掉進了坑里!

何凝煙加快了腳步,和黃偉國走到了坑邊.

一看,愣住了,里面居然是...一個變異種.

它掉在了坑里,旁邊是一台已經摔爛的代步機,它站在代步機上,用觸手到處摸著四壁,試圖從坑里爬出去.

變異種抬起了頭,當兩只眼珠子對著何凝煙的眼睛時,何凝煙感覺好似一下到了另外的空間...

四周的一切都扭曲變形了,好似只剩下兩只眼珠子,而眼珠深處有著一股力量,將她整個人鎖定在原地...等到她清醒時,這兩只眼珠子後面的大腦已經被削尖的樹枝插爛.

黃偉國用樹枝做的矛刺死了變異種,滿坑都是血和渣.

全身被束縛的力量一下消失了,何凝煙大口大口地喘氣著.終于知道,變異種的力量,當它們控制人類時,人根本就動不了.

"哦,有獵物了?"看好其他地方,幻境和狄克走過來了.

幻境一看坑底的一堆惡心玩意:"這個好象不能吃."

狄克看得直皺眉:"要吃你去吃.對了,這坑可是我挖的,弄得那麼髒,還能用嗎?"

"真可惜不是在非洲,否則可以捕禿鷲了."幻境撇了撇薄唇:"但抓住禿鷲也沒辦法吃,那鳥全身都是病菌."

看到辛辛苦苦挖出來的坑被毀了,總不能下去吧變異種的尸體撈上來,弄乾淨坑吧?狄克火氣上來了,拿起旁邊能扔的東西,就往坑里扔:"該死的變異種,去死去死吧."

"不要這樣,至少你挖的坑解決了一個變異種,多少加幾分.但分數肯定不如何的,她一下解決了二個."幻境這話也不知道算不算安撫.

"一起把坑埋了,再商量是不是要離開這里."黃偉國的話讓大家心里一沉.

坑埋了,變異種和它的機器一起埋進了土里.至于變異種怎麼能走到這里來,主要是它的代步工具,從四條腿的,變為了八條腿.更多的腿,能夠隨意伸縮,更能適應曲折蜿蜒的地形.

"它們科技又發展了."這話讓人聽得渾身冒汗.

它們為了更好的生存,將原本人類世界的東西,能用都全部用上,技術發展的相當快.

幻境悠悠道:"再過二天,它們坐著飛行器過來,我都不會吃驚."

很有可能,想到一堆內髒加個大腦,坐著飛行器一路追過來的樣子,堪比科幻恐怖大片.

"那麼我們還走嗎?"何凝煙問.

"好象我們現在不是要走..."幻境盯著某一處看.在他目光對著的地方,出現了二個變異種,它們都坐在有著八條腿的代步工具上,用它們的觸手操控著上面的開關,控制和智慧著八條腿一步步朝著他們挪來.

"逃命吧!"幻境跳了起來,一把拉起身邊的背包,一邊跑,一邊背包背在身後.

大家也立即跟著逃命,慌忙地將背包背上,不顧地上濕滑,哪怕摔倒了,也再爬起來,繼續往前逃命.

"吱吱吱..."後面是八條機械腿行走時發出的金屬關節摩擦聲,好似越來越近了.

該死的變異種,雖然走不快,但它們乘坐的座駕速度還是挺快的.

這可怎麼辦?前面是一條小溪攔住了去路,幻境直接往水里跑,這小溪不深,是從瀑布那里的水流過來的.大家也跟著一條跳進去,淌水往對面跑.

但前面的幻境突然不跑,而且還轉過了身,攔住了大家.

怎麼回事?何凝煙回過了頭,只見二個變異種,坐在車上,在岸邊看著他們,沒有下水.如同它們再追的話,一定會趕上他們的.可為什麼不下水,難道說...

于是大家幾乎同時朝著那兩個變異種潑水,變異種反而駕駛著代步機往後退了好幾步.

"要不要過去?就怕是陷阱."黃偉國輕聲問幻境.

"那還不簡單."幻境沖了過去,用手對著變異種拼命潑水.可他還是有點戒備的,離開了變異種三米遠.

變異種繼續往後退,隨後調轉了方向,走了!

這有點意外呃,變異種怕水嗎?

大家走到了對岸,找了些樹枝生起篝火烤干衣服.外套脫下來,手中拿著,身上只穿著貼身的衣服.

"剛才好險,它們真的怕水嗎?"狄克問.

"不知道,要知道世界上很多東西都含有水份,包括人血."黃偉國回答.

人的血液里水份很多,可變異種啃起人肉來,血到處飛濺,也沒見它們躲開.

"有可能它們只怕水."何凝煙想了想後問:"有沒有辦法證實一下?"

"怎麼證實?拿著一罐子,沖到變異種跟前,拿水潑它們嗎?"狄克朝天吐氣:"算了吧,我不想找死."

何凝煙不再說什麼,確實這聽起來天方夜譚.

此時幻境站了起來,將還沒烤干,半濕的衣服穿上了:"走!"

"去哪里?"黃偉國有點詫異.

"去證實一下唄."幻境背起背包往河對岸走去.

在坑里面,正在挖坑的狄克一個勁地抱怨:"既然要扒開來,剛才還埋上干什麼."

"你就快點挖吧,快挖.如果慢點,說不定有其他的變異種過來."幻境嚇唬著狄克.

"那麼你們為什麼都不下來幫忙,就我一個人挖,難道我是專業挖坑的?"狄克抱怨著,他蹲在坑里,用小鏟子將泥土和石頭往一個藤條和軟樹枝編的籃里填著,等滿了拿起來,上面的人接過倒掉遞給他,繼續挖.

"這坑里只能呆一個,再說你速度快."黃偉國笑著道:"放心吧,以後我們死了,也不會讓你挖坑的,所以你的優勢在這里好好用上,不要浪費了."

"我不管,下一次你們挖,我不挖了."狄克好似挖到了什麼"噗"的一下,戳穿了一塊暗紅的軟綿綿,他立即扭頭打惡心.

挖到了!幻境趕緊地說:"快上來."

等到狄克上去後,幻境跳了下去,拿起一根樹枝,撥動著這塊軟肉,還用樹枝扒開泥土,弄得更深點,查看其它的玩意.

終于他站了起來,雙手撐住了兩邊,借用手臂力量上了坑.

"怎麼樣?"黃偉國緊張地問.

幻境拍了拍手:"它們的外面有一層外殼,象是透明的一層,玻璃一樣的,保護器官不至于水分流失.但這層東西如果怕水的話,說不定就支撐不住它們內殼.畢竟內髒都是很軟的,人有骨頭支撐,它們有什麼?"

這就想到了冰糖葫蘆,後來發展了草莓冰糖葫蘆.有些草莓是軟軟的,包上一層糖衣,就變得晶瑩剔透,好似很堅硬了.

"那麼現在怎麼辦?"何凝煙想了起來.

"還能怎辦,到水最多的地方去."狄克開心了起來,終于有保命的辦法了.

"不!"幻境卻笑了起來:"你們想拿高分嗎?"

又有什麼鬼主意,狄克叫了起來:"我可不想找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