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打火機
g,更新快,無彈窗,!

對于這樣的要求,任何人當然都會答應.

柴火有了,肉有了,就連調料也有了,就差點火了.書記員從地下掩體跑了上來:"不好了,莉亞拿著裝打火機的袋子去河邊了."

"只要一個就夠了."安德烈看了看四周:"你們一個都沒有嗎?"

"這里不准抽煙,又防止著火,所以打火機全收走了."書記員急著河邊跑去.

"她怎麼拿的?"一個男人發了火:"這肉怎麼烤?"

一個女人喃喃著:"我只是好意提醒,既然要洗,看看還有什麼可以一起洗的,可沒想到她也不看看一起拿了..."

安德烈一個冷笑,從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個打火機,是他常備的.

"太好了,可以烤了."大家歡天喜地著.

"慢著."安德烈卻將打火機收了起來:"考考大家,如果沒有打火機,用什麼點火?"

一個人立即就叫了起來:"火柴."

也立即得到了大家的嘲笑,現在還有幾個人用火柴.

"鑽木取火."一個人喊了起來.這是最為原始的辦法,很多書里不是寫著,沒有火就鑽木取火.

"不錯!"安德烈揚了揚眉頭:"那麼你試試."

那人一下愣住了,左右看了看:"怎麼弄的?"

"好象是兩塊木頭相互摩擦...應該鑽,不是說鑽木,不鑽怎麼取火...不對,我好象看到過的,應該先弄個槽..."大家七嘴八舌的開始討論起來,還真有人試的.

"還有其他辦法嗎?"安德烈好似饒有興趣地問.

"可以用放大鏡...對了,我的眼鏡應該也行!"又有人想出了辦法.

"其實還有個辦法."安德烈從隨身攜帶的背包里掏出一樣東西來,頓時讓大家哈哈大笑起來.

一盒套套,套套能點燃火嗎?

"等著!"安德烈從包里取出一瓶水來.

將水灌入套套後,成了一個水球.水球將陽光凝聚後,變成了一個變相的放大鏡...何凝煙恍然大悟,原來套套還能這樣用,怪不得安德烈和黃偉國出去時都每人拿了一盒.

此時書記員回來了,滿臉的懊惱:"這個家伙已經將所有的東西都浸水了."

"意料之中的事情."安德烈對著何凝煙深深地看了眼,好似眼神里有著話.

誰能分辨什麼是無意的闖禍,還是有意的謀害?無論有意無意,本身就是在害人.

"我們還是玩我們的吧."安德烈左右看看:"要不大家用每一種辦法都試試,看誰先把火點燃."

于是大家都興致勃勃地開始試驗了起來,結果還是安德烈最快.用近視眼鏡的其次,最慢的是鑽木,弄到最後只有一個人還在試,其他的人都去烤肉了.

何凝煙知道,這次避難都是躲在暗處,並沒有在野外,安德烈這樣做,應該是在教她一招.

果然安德烈坐在她旁邊,悠悠道:"沒有隔離手套時,可以套在手指上.沒有裝水容器時,也可以用.可以當橡皮筋...要利用身邊的一切資源."

"不是叫我多干點活,我拿一些布袋去洗又說我不好.打火機那麼輕,我怎麼拎得出來...你洗之前就不能看看里面裝沒裝東西嗎...我以前又沒有洗過東西..."吵鬧聲從遠處就傳來了.是莉亞和書記員爭論著.

走到這里時,已經爭到面紅耳赤.

一袋濕漉漉的打火機扔在了大家面前,火石浸濕了自然就打不出火來了.

"這事不怪我."莉亞萬分委屈著.

安德烈看都不看:"數一下一共多少個."

書記員立即報出數字:"三十五個,我記錄的."

"那好."安德烈淡淡地道:"你現在就去找三十五個打火機回來,什麼時候找齊了,什麼時候回來領食物.幫她留一塊最好的,就放一晚,明天還不回來,這里也就沒你的食物了."

就是說,如果明天還找不到足夠的打火機,莉亞也就不用回來了.

"我上哪里去找啊?"莉亞叫了起來.

不是廢話嘛,去附近店里看,小店,超市都有賣.

有男人好心提醒了她,結果莉亞低著頭,一副小白兔的樣子:"就,就我一個人去嗎?外面好危險的."

"帶二個火把就行,如果知道害怕,以後做任何事情小心點."安德烈沒有絲毫妥協的意思:"快點烤肉,吃完了還有很多活要干."

如果陪莉亞一起去的話,看來不能算幫這里干活,拿不到食物,其他人自然都沒提出要和莉亞去,貼身保護她.莉亞又不是絕色的大美女,哪怕長得豐滿漂亮點,也不值得一頓飯不吃的去幫她,還要得罪很多人的情況下.

肉已經在火里吱吱作響,不久就要熟了.莉亞也有撿起兩根火把,一根點燃後,一根拿著,出去找打火機了.

看著莉亞走後,安德烈輕聲問:"你猜她大約要多久?"

以她這傻樣,至少半天吧...何凝煙說出了真實想法:"至少二三小時吧."

安德烈冷哼了一聲:"希望如此!"

第一批肉烤好了,女人和孩子還有病人和老人先拿到了.雖然有人遞給安德烈一份,但安德烈拒絕了,說按照規矩來.

莉亞是在第二批肉烤好不久後回來的,拿了三十五個打火機,時間大約用了十五分鍾左右.

"呦回來了,那麼快?"

莉亞嘿嘿笑著:"運氣好,出去就有個一個小店,里面就有打火機."

這附近可能只有一家店有那麼多打火機,是賣煙酒的,另一家是小超市也未必有那麼多的打火機,而且被人早就洗劫了幾次了.從那麼多沒有窗,被掃蕩過多次,能吃的全部光的地方認出這個店,還真有點不容易.

書記員不滿地說:"你就拿這點量,難道就那麼巧?就不能多拿幾個?"

莉亞又是滿臉的委屈:"可這些...不少呀...我餓了."

"給她吧."安德烈沒有多說其他的.

書記員氣鼓鼓地,有人安慰她:"不要生氣了,打火機放在太陽底下曬曬,干了,應該還能用,只要夠用就行了."

莉亞一接到屬于她那份的肉,就開心地吃了起來.還以為二三小時,結果才這點時間,就連安德烈也是剛拿到肉的...何凝煙好似明白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