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收集
g,更新快,無彈窗,!

有了酒,還有剩余的食物,還有堅固的藏身之所,這里果然是個好地方.

目前還安全,所有的人暫時都呆在外面.等到有事情發生後,再躲進去,畢竟那房間應該是封閉式的,空氣用完只有開門或者放氧氣瓶里的氧氣.

為了收集更多的食物,大家開始每個辦公室翻起來,而安德烈帶著狄克出去巡查.

何凝煙選擇和黃偉國一起去找食物,而那個富二代馬麟啟跟著成熟性感的莉亞後面去了.

找了個紙箱,象這種裝A4紙的箱子,是每個辦公室里都有的,何凝煙和黃偉國各抱著一個,不放過每一個能打開的抽屜,在里面看有無吃的東西.

有些人在辦公桌內會留一些吃的,這里比較多的是肉腸,口香糖,餅干,巧克力.只要是吃的,全部扔進箱子里.

"何,你覺得現在的環境熟悉嗎?"正在翻抽屜的黃偉國問.

"不."她見一把大號的美工刀,刀片好象剛放上去,于是也扔進了箱子里:"我住的地方應該和這不一樣,我沒有熟悉的感覺."

"我也是."黃偉國是從下往上翻找的,打開的抽屜也不拉上:"覺得熟悉的話,有可能以前就是住在這樣的環境里.有過一個人,到了一塊地方,哪里有什麼都能說出來,就象回家一樣."

"那麼他碰到的人呢?"她不禁激動起來,這是一條找到自己是誰的路.

"那里沒人."黃偉國找到半包巧克力豆,扔進箱子後說:"全部都是野獸,好象城市被遺棄了很久."

很想問,這個人後來怎麼樣.但不用問了,還能怎麼樣,現在除了安德烈和黃偉國,並沒有看到他.

何凝煙想了想後問:"說是一層層的,那你一共通過幾層了?"

"三層了,安德烈據說是五層,能過五層的都屬于資深."黃偉國去打開冰箱掃蕩,將里面的水和飲料全部弄進箱子里.

安德烈都已經五層,她有點沮喪:"那要走過多少層,才能離開這里?"

"不知道,但每過一層休息區,都會見到其他人,有人已經過了九層了,這個家伙說還有一個比他更厲害的,好似已經離開了這里,他再堅持下去,應該也快離開了.想要離開,必須先想辦法活著."黃偉國關上了冰箱門,因為冰箱里還有東西:"很令人振奮吧?好了,這些足夠這幾天的了,我們回去吧."

只要有能離開這里的希望就行,否則這樣遙遙無期的日子,活著又有什麼意思?

往回走時,她趕緊抓緊時間問:"那個過了九層特別資深的人,為什麼不在這里?"

"那是因為分級別的,等到過了這層,安德烈就會離開我們,而我就要成為領航員."黃偉國撇了撇嘴:"哪怕不願意,也必須這樣,由不得我們."

"這里到底是誰在控制?"總覺得這里很怪,雖然記不起以前所住的環境,但肯定不是這個樣子的.

"這個就不知道了,只有離開這里才能知道吧."已經到了,黃偉國將箱子放在了密室的地上.

她也將手里的箱子放在了地上:"怎麼樣才算是過關了?"

黃偉國吐出一口氣:"有時會完成一項任務,象這種的,應該是熬過十五天,就算是過關了.一般沒有布置任務的場景,都是只要過十五天就算勝利了."

十五天嗎?看似簡單,但又不簡單.但慶幸的是,不是叫他們將這些機器水母的老巢給搗毀.

安德烈和狄克回來了.安德烈看了看箱子里的食物:"不錯,還有兩個呢?"

莉亞和馬麟啟還沒回來.黃偉國如實回答:"出去找吃的去了."

"要不要我去找找?"何凝煙問.

"隨他們."安德烈走出了密室,從沒有了玻璃的窗口往外看:"不想死的,會回來."

過了一會兒,兩個人回來了,身上衣衫不整,還帶著塵土.而馬麟啟脖子上的一個紅色淤痕,很是明顯.

狄克沒個好氣地問:"你們去了那麼久,就是干這事的?"

"不,不是的!"馬麟啟趕緊解釋著:"如果說,我們兩個一個不小心摔倒...你們...會相信嗎?"

莉亞卻滿不在乎地將手里的箱子往地上一放:"看到沒有,我們在干什麼!"

安德烈看了看箱子里的東西:"總算還有點東西,放進去吧."

黃偉國對著莉亞挑了挑眉,示意:"麻煩放進去吧."

莉亞看著馬麟啟,但這個家伙沒反應,顯然平時也是一個女人倒追上來的主,不懂得什麼叫憐香惜玉.于是莉亞火了:"哎,你是不是男人,剛才都是我一直拿著的,難道還要我搬進去嗎?"

馬麟啟氣得臉色都變白了,但還是拿起了箱子,一邊嘀咕一邊往密室里拿:"這個時候怎麼不嚷著男女平等了?"

"想要活得長點."等到馬麟啟進去後,安德烈對著莉亞提醒著:"不要和任何人有感情,更別說根本不知道是不是人的人."

"這是我的事情,你管得太寬了吧?"莉亞火氣依舊很大:"再說這種家伙,我根本看不上眼...哎,你別走,我還沒說完呢!"

可安德烈已經轉身,將背部留給莉亞,他該說的說了,既然對方不領情,也沒必要再說什麼了.

莉亞見別人不聽她的,于是又轉而對著何凝煙:"你說說,這種男人像話嗎?好象女人看到是男人就要喜歡一樣..."

何凝煙也只有苦笑了,又不敢讓莉亞少說二句,也只有裝傻:"這個我不懂,我還有其他事,進去看看哈."轉身一溜煙地走了,管這種破事,誰想愛,誰愛去,留下力氣去想辦法活命才是.

基本安頓好後,大家坐在外面的大辦公室里吃東西,算是午餐吧.一邊吃一邊聊天,當然說話說得最多的就是莉亞,馬麟啟和狄克,三個人免不了相互挖苦諷刺.

馬麟啟果然是富二代,家里非常有錢,在這個國家大學畢業後就拿到了綠卡.他不工作,定居在這個城市,沒了錢只需要打個電話,家里就會寄錢給他.

"你們好象知道得很多."馬麟啟試探地問:"你們是哪里來的?"

"結伴驢友,趕巧路過."安德烈一句話就給打發了.

此時外面有了異樣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