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好一個君慕青
g,更新快,無彈窗,!

"沒想到什麼?"

見得凌老欲言又止,莫忘塵也是不由微微皺起了眉頭.

"那一株凌寒葉,其實便是皇室送給的君慕青的,那是煉制歸墟丹的主藥,若我我將其偷換出來,君家那邊或許還不敢怎麼樣,但皇室可就未必了……"

"皇室送給君慕青?"

聽得此話,莫忘塵心頭一跳,整個云國當中,當屬皇室的實力最讓人忌憚,云國已然傳承了千年,底蘊如何,自然不用多說.

而君慕青居然能夠得到皇室的親寐,可想而知,她與及整個君家,恐怕也將水漲船高,成為云國當中,實力僅次于皇室的第一大家族,甚至其余四大家族,都無法與之比肩.

"君慕青的天賦雖然不錯,但皇室又怎麼可能對她這般重視?"莫忘塵皺眉說道.

凌老兩人對視了一眼,而後看向莫忘塵,片刻後道,"君家,在不久前,已經和皇室聯姻了,便是君慕青與云國太子……"

"什麼?!"

此話一出,林風心中猛然一驚,與太子聯姻?

那君慕青日後,豈不是成為了太子妃,而且等太子即位之後,君慕青也將會成為云國的皇後,擁有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利!

"難怪她當初,會親自跑來我莫家,與我解除婚約,恐怕那個時候,皇室便已經向君家表達了這個意思了吧?"

莫忘塵目光眯成一線,冷冷笑道,眼中滿是不屑,"好一個君慕青,這等愛慕虛榮的女人,虧我居然曾和她有過婚約,想想都覺得不恥!"

呃!

聽得他的話,凌老兩人對視了一眼,猶豫片刻後道,"你不傷心?"

"傷心什麼?"

這下,輪到莫忘塵愣了,眼中滿是不解的望去.

見狀,凌老撓了撓頭,臉上難得的尷尬道,"以君慕青的天賦,加之美貌,她在云國年輕一輩之中,可是有著許多仰慕者的,我們還以為你之前也喜歡她呢,如今她與太子聯姻,你居然沒有太大的反應,看來是老夫想多了……"

"我喜歡她?"莫忘塵愕然,從始至終,他都不曾對君慕青要過任何感覺.

更別說,在他重生之前,兩人好像也從未見過面吧?

何來愛慕一說?

而且莫忘塵又不是那種嗜色之人,雖然君慕青,的確算得上是云國的一流美女,但對他而言,若非兩者之間存在了婚約的話,他們只是陌生人罷了.

知道是怎麼想多了,凌老再次尷尬一笑,旋即轉移了話題,"那凌寒葉乃是皇室贈送給君慕青的,從某種角度上而言,君慕青現在已經是內定的太子妃了,若是將藥材換出的話,怕是麻煩不好解決,畢竟其中插了皇室一手,我乃是六品層次的煉丹師,而歸墟丹不過是五品丹藥,煉制起來又怎麼可能炸爐,君家那里或許可以敷衍過去,但皇室……"

聽得此話,莫忘塵也是聽出了,恐怕即便是以凌老的身份,多多少少也會皇室有著些許忌憚.

他皺起了眉頭,"萬前輩只剩下了三個月的時間,若那凌寒葉真的就是我說的冷羽葉,必然不可錯過,否則……"

說罷,他看向了萬權,對方如今的氣色,明顯是要比昨日差了一些.

萬權歎息了一聲,隨後說道,"哎,皇室可是云國真正的至高存在,犯不著為了老夫,而去得罪他們……"

然而不等他話語落下,莫忘塵卻是忽然想到了什麼,看向凌老,"凌老身上,可有歸墟丹的丹方,拿來給我看看."

"丹方?"

凌老愣了一下,"自然有的."

說罷,他便是從自己的儲物晶卡之中,取出了一張丹方,交到莫忘塵手中,但眼中卻是疑惑不解,不知道對方要丹方干什麼.

拿到丹方之後,莫忘塵旋即仔細了打量了起來,見狀,在其身旁,凌老兩人對視了一眼,並沒有去打擾.

片刻後,只見莫忘塵眼中精芒一閃,"有了!"

"有什麼了?"凌老皺眉,臉上滿是疑惑之色.

每一種丹藥,都有著許多種不同的丹方,凌老交給莫忘塵的這一份,也只是歸墟丹的丹方之一.

前世,莫忘塵乃是九品丹師,無限接近聖品,如歸墟丹這種五品層次的丹方,他一眼便能看出個究竟,根據自己前世,那豐富的丹道造詣以及資曆,不難研究出另外一種煉制的方法.

這短短的一盞茶功夫,莫忘塵便想到了三種另外的煉制方法,不過都被他打消了,因為那些方法,依舊需要以凌寒葉作為主藥材.

細細沉思片刻之後,莫忘塵便是想到了第四種煉制歸墟丹的方法,而這個方法,可以用其它的藥材,代替凌寒葉.

只要用這個方法,將歸墟丹煉制出來,交給君家,而後在悄悄的拿走那株凌寒葉,對方必然也不會知道,就算知道了,應該也不會深究吧,畢竟,歸墟丹已經煉制出來,交到了他們手中!

很快,莫忘塵便是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凌老兩人.

聽了他的話之後,凌老與萬權對視了一眼,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的表情.

因為他們發現,莫忘塵僅僅只是看了一眼歸墟丹的丹方,便能想到了另外的煉制方式,而且,還能用其它的藥材,代替凌寒葉?

這怎麼可能?!

別說是凌老不信,此事無論放在任何一個煉丹師的眼里,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確定能夠成功麼?"

雖然心中是那麼想的,但凌老還是不由問道,因為從以往的接觸中,他深知莫忘塵的身上,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若莫忘塵說是的新方法,真的成功了,凌老無法想象,對方究竟是怎麼得出的這種煉制方式.

丹道界的超級天才?!

"不敢百分百保證,不過成功的幾率很大吧."

莫忘塵點頭,而後繼續說道,"我所想出來的這一份丹方,藥材都不難找,倒是有一種,比較稀有,不知凌老可曾聽說過水母花?"

"水母花?"

凌老愣了一下,"這個我倒是知道,生長于深海之中,同樣具有一些凌寒葉的屬性,不過和凌寒葉相比,水母花的寒性,連其十分之一都不足,你難道打算用這個,來代替凌寒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