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君慕青的修為
g,更新快,無彈窗,!

莫忘塵一怔,這女子氣質有些不凡,一看就不是出自普通的家族,他疑惑道,"你是……"

"我叫梁玉秋,梁家之人."女子略微沉鳴,而後說道.

梁家?

莫忘塵心中一驚,難道是云歌城的梁家?

這個家族,他自然也不會覺得陌生,因為他與君家一樣,同屬云歌城五大家族之一!

"一般人到來這煉丹閣,都是購買丹藥的,像你這般在這里挑選藥材的,可不多見,除非你是煉丹師?"梁玉秋目光上下打量著莫忘塵,臉上很是好奇的說道.

莫忘塵並沒有回答她的話,同樣有些疑惑的看著梁玉秋,反問道,"你也是煉丹師?"

"一品煉丹師,馬上就要參加二品的考核了."梁玉秋並沒有隱瞞,有關于她是煉丹師的事情,在云歌城內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二品……"

聽得她的話,莫忘塵臉上微微驚訝,這梁玉秋看上去也就二十歲上下,比自己大了兩歲,然而如此年紀,便要參加二品煉丹師的考核了,這放在云國之內,都是少見的吧?

"年輕的丹師不多,特別是像你這種二十歲以下的,我倒是聽說過建業城那邊,有一個叫唐紫涵的,最近剛剛成為了一品煉丹師,她也是二十歲以下的年級吧."梁玉秋說罷,旋即目光也是在放置了藥材的架子上掃視起來,似在尋找著自己需要的藥材.

"唐紫涵……"

莫忘塵愣了愣,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了一道身影,這不就是之前,在建業城拍賣場門口遇到的那個女子?

薛正大師的弟子吧!

"年輕的煉丹師的確不多,畢竟入門的難度不小,如今我也不過是剛剛成為一品煉丹師罷了."莫忘塵笑了笑,而後說道.

"在云歌城內,好像沒聽說過你這麼年輕的煉丹師,你不是云歌城的人?"梁玉秋繼續打量著架子上的藥材,說話的同時,並沒有看向莫忘塵.

"的確不是."莫忘塵沒有隱瞞,而是笑道,"我是今年通過了云楚學府的考核,即將入院修行的弟子."

"哦?"聽得此話,梁玉秋這才將目光朝他望來,"我也是云楚學府的弟子,如此說來,你還得喊我一聲師姐呢."

莫忘塵愣了愣,而後也不交情,笑道,"梁師姐不僅馬上便是二品煉丹師,而且修為應該也已經達到了化靈境吧,一早便聽聞云楚學府乃是天才的搖籃,如果其中都是如師姐這等人物的話,恐怕我以後可就有壓力了……"

"有壓力才有動力."

梁玉秋笑了笑,繼續說道,"我主研丹道,武道的修為,放在學府之中,最多算是排在中等層次吧."

"只是中等層次?!"

聽得她的話,莫忘塵心中一驚,化靈境的修為,在云楚學府之內,居然只能排在中等的行列?

"你可別小看了云楚學府,那些專注于武道的天才,沒有一個是簡單的,近來學府之中,便是來了一個妖孽人物,曾在凝脈境時,凝聚出了三條靈脈,如今突破至化靈境,不久前已經被院子收做了弟子."說到這里時,梁玉秋不禁眉頭微皺,眼中似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君慕青!"

聽得她的話,莫忘塵目光微眯,也是知道對方說的是誰.

"你也知道她?"梁玉秋微微驚訝.

"呵呵,云國近百年來的第一天才,不知道才怪吧……"莫忘塵干笑了一聲.

"倒也是."梁玉秋點了點頭,而後歎息道,"說起這個君慕青,她的確有些不凡,君家雖然同屬云歌城五大家族之一,但他們來到云歌城,也不過才二十年左右的時間,如今卻已經是云國赫赫有名的大家族了."

"君慕青,現在是什麼修為?"莫忘塵沉默片刻後,忽然問道.

"加入學府之後,有院長親自指導,她的修為得到了突飛猛進,如今已經是化靈境二重,聽說距離化靈境三重,已經不遠!"

"那麼快?"

莫忘塵驚訝,當初君慕青前往莫家解除婚約的時候,還只是化靈境一重吧?

這才過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沒想到對方就准備沖擊化靈境三重了?

看來她的天賦,的確有些不簡單!

即便自己擁有天道之體,但以前的修為卻是落下了太多,看來想要追趕上君慕青,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啊.

畢竟對方,可不會在原地踏步,毫無進展!

"進入學府,只不過是一個新的開始,那里面天才與妖孽可都不少,師弟剛來,所進入的乃是外院,加油吧,爭取早日進入內院!"梁玉秋似乎並沒有找到自己需要的藥材,說罷,便也不在多言,而是轉身離開了這里.

"外院麼……"

莫忘塵站在原地,倒是沒有聽說過,這云楚學府,還有內外院之分.

"這里並沒有九竅靈丹的藥材,剛才梁玉秋往煉丹閣的二層走去,莫非上面還有更高級的藥材?"心中這般想著,莫忘塵便是邁步走出.

當他來到那通往二層的階梯口,正欲往上走去時,卻是被那守在不遠處的一名小厮攔了下來.

"這位客觀,可有進入二層的憑證?"小厮很是客氣的微笑道.

"憑證?"莫忘塵一怔,"什麼憑證?"

"客觀不是我云歌城的人吧?"小厮上下打量了一眼莫忘塵,而後繼續解釋道,"二層並不是誰都可以進去的,只有在我煉丹閣消費了足夠多的金幣後,得到會員憑證方可進入,亦或者,擁有煉丹師身份的話……"

說到這里時,小厮便是止住了話語,他覺得後面已經不需要繼續說下去了,因為眼前的這位少年,又怎麼會是煉丹師呢.

然而就在他心中這般想著的時候,只見莫忘塵從懷中掏出了一塊玉牌,而後遞交了過去,笑道,"憑這個可以上去了吧?"

"客卿憑證?!"

小厮頓時睜大了雙眸,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的模樣.

不會吧?

想要成為煉丹閣的客卿,那必須得是二品煉丹師的身份,在他看來,這少年恐怕連煉丹師都不是,沒想到,對方居然拿出了客卿丹師的玉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