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癡人說夢!(新年快樂!)
g,更新快,無彈窗,!

(秋白給大家拜年,2018,祝大家新年快樂,狗年行大運!)

"這次的實習你完全沒有參加的必要,為什麼還一定要拉上我過來?"

"你這個甩手掌櫃可以什麼都不用想,可我手里還有一大堆焦頭爛額的事情等著處理,好不容易學校的事可以有機會消停,你倒好,直接就把我給放逐了,合著到時候企業虧損,資產縮水損失的不是你的錢啊?"

對陳硯觀的不滿江漢只是笑笑,並不正面回答,轉而問道:"小強那牲口答應了?"

陳硯觀點頭.

"答應了,至于其他的你說不用考慮我就不多嘴了!這是咱們暫且放一邊,你別給我顧左右而言他,剛才我問你的事你必須說清楚,不然我可不陪你瘋!"陳硯觀不滿道.

"公司的事情不是還有你哥陳硯殊麼,你們倆,不管是誰我都很放心,不過是讓你離開三個月,放心,肯定出不了什麼亂子!"

陳硯觀兩眼一瞪,看著江漢沒好氣道:"嚄!你丫算盤倒是打得響,合著我們兩兄弟就活該被你小子壓榨啊!"

"誒~!打住啊!"江漢苦笑道.

"陳硯觀你小子搞搞清楚啊,公司的股權書上絕大部分的股權可都是在你的名下,如果一定要說剝削壓榨,你丫也是心甘情願替自己打工,別什麼鍋都往我身上甩,再說了,幫我可不就是幫你自己麼……"

江漢一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玩味笑意,那副賤兮兮的表情看得陳硯觀一陣牙癢癢,要不是清楚江漢這小子伸手卓絕恐怖沒什麼可操作性,他真想一拳頭把江漢那張賤臉懟成大餅!

"開車,去星城世貿!"江漢突然一臉正色道.

陳硯觀看著江漢突然變得一本正經的那張臉,神情有些恍惚,但是很快他就反應過來,什麼也沒問,捷豹xj當即發動.

這是江漢和陳硯觀之間這些年培養出來的默契.

窗外倒退的霓虹閃爍,兩旁的樹影穿梭,陳硯觀江漢左側的車窗玻璃放下來一些,一絲涼風吹了進來.

星城在華夏雖然只是勉強躋身一線城市,但怎麼說也是湘南的省會,夜景之美雖比不得燕滬粵這樣的明珠,卻也有一番自己的風味.

"Magic作為時下國內唯一在國際上有點知名度的健康產業龍頭,你有沒有什麼想法?"

感受著絲絲涼風,陳硯觀聽到江漢這話,眉頭不經意的一皺.

他們倆培養出來的默契早就足以在玩笑和正事之間切換自如.

陳硯觀側頭看了江漢一眼,正色道:"當初小傑企劃案出來的時候我和我哥討這個問題.時下國內健康產業方興未艾,Magic是這個產業的Leader也是中流砥柱,它的影響力幾乎能夠決定這個產業未來二十年的發展走向,對整個產業的掌控力空前,如果想要大規模的資本進軍,就一定繞不開他們.可根據我曾經跟他們的交涉來看,他們的高層很似乎很排斥和國內集團的合作而更有意向和國外更具知名度和深厚底蘊的巨擘企業合作!"

江漢挑了挑眉毛,眉心一擰,沒有說話.

"我曾經也和我哥做過直接繞開Magic做大規模資本入駐開拓市場的設想和推演,最終得到結果卻是投資風險太大,我們輸不起!"

"如果和牧風國際聯手呢?"江漢問.

"我哥當初推演設想的前提條件,就是和牧風國際合作!"

江漢目光微變,臉上浮現震驚!

陳硯觀並沒有覺得意外,解釋道:"牧風國際雖然實力雄厚,但是如果要和Magic叫板還是有些勉強,最重要的是牧風國際絕大多數的產業都在湘南,而Magic則是遍及全國各地!在上流圈子里秦牧風的名號或許不比Magic的名頭要弱,但是底層民眾卻幾乎沒人知道牧風國際知曉秦牧風是誰!可Magic不一樣,它有著極深的群眾基礎,而且在中層圈子里名聲也更大!"

江漢釋然.

這樣一個存在,難怪倆江文軒都提醒江漢要小心翼翼,連秦牧風的牧風國際都難以奈何的存在,更別提眼下都市嫡系產業僅僅只靠著陳家兩兄弟在撐著的江漢!

"這次的任務果然沒有這麼簡單啊!"

江漢笑眯眯的看著陳硯觀,故作神秘道:"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讓你來跟我實習了吧?別忘了M健身可是Magic旗下的支柱產業,叫你這個公司最大的懂事來打探敵情,這叫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你懂不懂!"

要知己知彼不去Magic總部來他旗下小到不能再小的一家健身房?

要有多沒用才能想出這麼蹩腳的招數的!

陳硯觀連翻白眼,剛剛還一本正經,轉眼就沒正行,要不是了解江漢,他還真就以為眼前這人只是個不學無術的二愣子!

"行了,你也別打馬虎眼了,我知道你這麼做肯定有你不得不做的理由,我呢陪你一起瘋就是了,反正公司真要有什麼麻煩,賠的也是你自己的錢,別再跟我說什麼公司絕大多數股權在我手上的話,反正本來就是某人白白送給我的股權,賠光了我也不心疼!"

江漢心中微暖,不置可否的會心一笑.

不管是江漢江湖還是都市,不是那麼容易都能碰到一個不問緣由就能死心塌地跟你干到底的人.

他江漢,江湖有劍隱,都市有陳硯觀,這得是多大的幸運!

"到了!"

陳硯觀的車在路邊停下,不遠處一棟的大廈就是星城市貿,隔著一條街與之兩兩相望的大樓就是Magic集團總部.

而更加引人注目的是處在星城市貿旁邊的一棟樓高二百零八層巨無霸一樣的摩天大廈,那是在全世界都屬于地標性建築的牧風國際!

江漢指著霓虹閃爍的Magic集團總部,對陳硯觀說道:"如果我們要在兩個月之內從一個M健身的小會籍殺入他們的集團總部並且有權限接觸他們的最高層甚至成為他們的高層,你覺得會有多大希望?"

陳硯觀簡直不敢相信的自己的耳朵,坐在駕駛座上還沒來得及解安全帶的他一雙眼睛瞪得很大,他像是在看白癡一樣盯著江漢:"你小子怎麼越說越離譜!這是在說夢話?"

這兩年陳硯觀跟著他哥哥陳硯殊幫江漢或者說幫他們陳家在星城的各個領域進行資本的入駐與整合,他的成長比起陳硯觀小強要快上十倍不止,自身底蘊加上豐富曆練讓他變得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只有一身書卷氣的雛.

當初星城三虎的孫家和賈家倒台後,他們陳家兄弟兩看似是在江漢的幫助下趁勢崛起,大規模的資本入駐整合後賺的盆滿缽滿,實際上卻遠沒有那麼簡單.

秦牧風的讓利,與同為星城三虎的沈家合作,還要加上外圍司空暮云的策應,眼下星城陳家沈家牧風國際這個三足鼎立的局面,那是多方權衡才有的結果,是利益的天平大舉向他們陳家傾瀉是秦牧風大舉讓步的才出現的結果.

陳硯殊跟了秦牧風十年,商海沉浮盡得真傳,可即便如此當初艱難的時候連陳硯殊都是焦頭爛額,就更不要說當初還只能跟在哥哥身邊打下手的陳硯觀了!

具體實施操作時其中的艱難險阻面臨的重重關隘也不是一兩句話能說得清楚的,商場如戰場,陳硯觀深知這一點.

星城的水尚且如此之深,那就更不要說如今資產遍及整個華夏的Magic了!

兩個月之內從一個小小的會籍顧問做到Magic星城總部高層?

陳硯觀說江漢做夢這話還真是有些客氣了,嚴格說起來這簡直是癡人說夢喪心病狂啊!

江漢舔了舔嘴唇,嘿嘿一笑,不生氣也不跟陳硯觀解釋什麼直接就說道:"你也別想那些有的沒的,你現在只要告訴我有可能還是沒可能!如果有,有幾成把握?"

陳硯觀臉上的震驚逐漸消失,他一本正經的來回打量江漢那張臉,直到確定了江漢這小子真不是在開玩笑後才面無表情的說道:"一成!"

江漢立馬就樂了!

"嘿嘿,你看吧,連你都覺得不是完全沒有可能的嘛,那你剛才還那麼大反應干什麼,搞得好像我是…………"

陳硯觀冷笑.

"我是說滿分一百分的情況下你有一成把握,這唯一的一成還是我看在你總能在某些特定的時刻給我出其不意的震驚和驚喜的情況下才勉強給你的,也就是這話是從你江漢嘴里說出來,要是別人,我才懶得跟他廢話上去就是一個大耳巴子打醒他,免得他再癡人說夢!"

江漢嘴角抽搐了一下,滿腦門的黑線,他心里很納悶的想,陳硯觀這小子的黑色幽默究竟是跟哪個牲口學的?

尬笑了兩聲,江漢連忙道:"得得得,這個話題咱們就此翻篇,現在跟我走,我現在帶你去見一個人!"

說著,江漢頭也不回推開車門就下,頗有些慌不擇路的感覺.

看著江漢落荒而逃的背影,駕駛座上原本滿臉鄙夷的陳硯觀情不自禁的揚了揚嘴角,不知道為什麼竟然莫名的感覺胸口流淌過一絲暖意.

他心道:想不到你小子也有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