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重狙,爆彈!
g,更新快,無彈窗,!

美國是一個新興的國家,曆史沉澱不足華夏的十分之一,卻有著超一般的發展速度,才短短兩百年的時間,已經成為了世界上的超級霸主.作為華夏人,我們可以對他們的粗暴強勢的蠻橫行事存留自己的見解,但是也必須承認,人家確實比我們強,而這個世界,只有在拳頭大的時候才以偶資格討論公平的問題!

在這里,沒有歐洲那麼多隨處可見的華麗教堂百年古堡.但是,這並不代表著一個都沒有.

在一處懸崖邊沿,就屹立著一座白色圓頂占地面積非常大的教堂城堡.從外觀上看過去,古堡看起來有些滄桑古樸,經過數百年的風吹雨淋,已經略顯老態.

但是,倘若你能有機會推門而入,就會發現里面的裝飾擺設和它的外牆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巴洛克風格是一種起源于歐洲的裝飾風格,它追求一種富麗堂皇,氣勢宏大的藝術境界,一般適合于別墅設計,當然,也同樣適用于古堡.

金碧輝煌的吊頂,繁瑣美觀的吊燈,厚重結實的真皮沙發座椅,還有隨處可見恰好起到點綴作用的銅工藝品.

屋子里的高科技家電很少,但是角落里的一套boss級別的豪華音響卻極其的引人矚目.

音響打開著,從里面發出和這別墅格調極不協調的咆哮聲音,狂野粗暴,充滿原始的血腥韻味!

除此之外,讓人感到震驚的是,欣賞這種音樂的竟然是一個女人!

一個身披豔紅se睡袍的女人躺在真皮沙發上,手里同樣端著一杯猩紅色的酒液,她染著同款熾烈顏色指甲的手指分散張開,隨著這激昂的音樂快速的擊打著節拍.

煙薰的眉,血染的唇,嘴巴微微張開,像是饑渴急需要喝水一般.眼睛眯起,看起來非常投入陶醉的模樣.

聽得清楚些,走得近些,會發現這音樂這是美國最新出爐的征兵廣告,口氣狂妄,囂張,野蠻,強橫,那種無視生命,隨意殺戮的欲望充斥其中,一經上市便吸引了無數軍迷的喜歡.

當然,也包括這個沙發上的紅衣女人.

厚重的木門被人推開,一個西裝革履表情嚴肅的男人快步走了進來.

女人的眉頭情不自禁的皺了皺,然後很快就舒展開來.

"他來了."男人在女人面前躬下脊背,畢恭畢敬,小聲說道.

啪!

女人還未開口便先揚手,一巴掌煽了過去,五道猩紅的指印當即浮現在那西裝男人臉上..

她在聽音樂的時候不喜歡被人打擾,無論對方有什麼樣的理由.

男人不閃不避,臉上的表情都沒有任何變化,就像女人打的不是他的臉一樣.

"讓他進來吧."女人懶洋洋的說道.

男人應了聲是,轉身向外面走去.

女人把睡衣的腰帶緊了緊,身體也往上坐了坐避免春光外泄--她准備就用這樣的姿態來接待貴賓.

不多時,在西裝男人的引領下,一個拄著拐杖的小老頭走了進來.

老頭身體矮小,卻穿著一套非常合身的燕尾服.里面是白色襯衣,領口處系著一條紅絲帶紮成的蝴蝶結.頭頂黑色的小禮帽,看起來就像是英國的貴族紳士一般.只可惜,他的行為一點兒也不紳士.

因為他正隨著屋子里的音樂節奏抖動著身體,兩條小短腿也顫個不停,就跟抽風了似的.

而且,他不僅僅手動腿動,嘴巴也在念念有詞:"永遠忠誠,絕不放棄,戰爭伊始,狼兵出擊.我是海軍陸戰隊,我是殺人機器.綠光閃爍之間讓你血流如濺.不要懷疑,這是我的地盤.當你奔襲而來我得意地微笑,因為勝利是屬于我的,我是一流的殺手,帶來死亡---砰砰砰--"

女人端著酒杯站起來,笑迷迷的看著老頭子,說道:"公爵大人也喜歡這首音樂?"

"我喜歡一切有激情的東西."小老頭se眯眯的打量著眼前的女人,說道:"人生無趣.要是每天都可以殺人該多好啊.女人夫人,你說是不是?"

"是啊.現在不是有生意上門了嗎?"女人伸手做了個請坐的手勢,說道:"喝點兒什麼?"

小老頭看了一眼女人手里紅的像血一樣的液體,說道:"這是角斗士之血?"

"不錯."女人點頭.

"那就來一杯吧.飲熱血聽軍樂--夫人,我們還真是默契呢."

"誰說不是呢公爵大人?不過,如果在其它方面我們也有這樣的默契就好了."女人話中有話的說道.

"他到了吧?"

"到了."女人點頭.雖然他沒說出那個人的名字,但是,她知道他問的就是他.

小老頭接過戴譜送上來的角斗士之血,輕輕的搖晃了幾下之後,然後一仰脖子,小半杯酒便一飲而盡.

接著,他便緊緊的閉上嘴巴和鼻子.

濃烈刺激的液體入喉,他蒼白的臉快速的憋紅,眼角有淚水流敞出來.

"痛快.實在痛快啊."公爵大笑."果然好酒."

女人揮了揮手,臉上還掛著猩紅掌印的西裝男人立即捧著酒瓶過來.

"不用了.一杯就夠了."小老頭擺手說道."再美味的東西,如果貪食太多的話,也會索然無趣,破壞第一次帶來的美感."

"公爵是個懂得享受的人."女人小口的抿著杯子里的紅酒,微笑著奉承道.

"我不明白."公爵說道."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怎麼會讓你們如此看重?"

"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女人轉動著杯子,眯著眼睛笑了起來."沉睡谷三大侯爵五大伯爵去了五人都沒能割下他的腦袋,並且都是有去無回,這樣的人還算是小人物?"

"我承認,之前我們對他的認識有所不足."小老頭一臉正色的說道,眼睛卻往女人半敞開的胸口瞄過去--

女人雖然系住了睡衣的腰帶,可是還有大半雪白的酥胸裸-露在外面.在燈光的照耀下,白嘩嘩的耀人眼球.也難怪這個小老頭色心大起,總是忍不住想要探究的更多一些.

"連基因戰士都奈何不了他?"女人的眉頭一挑,問道.

"暫時了解的情況--確實是這樣."小老頭說道."正如夫人剛才所說的那樣,就在我來之前的半個小時,我剛剛收到華夏國傳來的訊息,基因戰士確實沒有能割下他的腦袋!."

"看來我們要再次估測他的力量了."女人轉身對站在身後服侍的西裝男人說道.

西裝男人面無表情的點頭,一聲不吭.

"別緊張.沒那麼嚴重."小老頭擺手說道."你們覺得他危險,殺了就是了.在華夏國的時候,他有本事跑那是因為他身邊的高手朋友多,尤其是那個使劍的,我們沉睡谷可沒有這麼厲害的劍士!不過,如果他來美利堅,在我的地盤--你覺得以為他長了翅膀能夠飛出去不成?"

"公爵大人,還是謹慎一些的好."女人正se說道."說實話,我們不是沒有對他出手過,但是每一次都被他給躲過去了.一次兩次是運氣,三次四次的話,就不能用這兩個字來解釋了--等等……公爵大人你剛才說讓他來美利堅,難不成他還會再來不成?"

"哼."

小老頭冷哼一聲,一臉冷笑!

"我想要他來,他就必定會來!"

"再者,既然你這麼說,如果不親自去會一會他,豈不可惜?我就不信他有你說的那麼神奇--如果他當真有幾分實力的話,倒也能給我找點兒樂子.這麼多年了,這個世上好玩的人可不多了!"

女人微笑著點頭,心想,死了這麼多人還不知道謹慎,搞不好遲早有一天連你這個公爵都得栽在他手上.

當然,她知道這話是不能說的,說出來就把這個小老頭給得罪透了.

你不是擺明了不相信人家的實力嗎?

公爵,沉睡谷的暗夜之王,一個能左右美利堅大財團局勢走向的人,一個讓美利堅暗黑世界和無數政客聞風喪膽的人!

很少有人見過他,而見過他的人都無一例外的會對他產生輕視之心,就像眼前的這個女人,但是最後,那些曾經因為見過他而對他產生輕視的人大都最後下場都不太好,並且無一例外的都死在了他的手里!

……

夜,死一般的沉寂!

按說早前的槍聲和打斗早已應該驚動了療養院的人,可是到現在為止,除了暴露在月光下的基因戰士尸體,還沒有活人出現!

房間里陳雪東和妻子母親談話的聲音早已經消失,這一點,江漢卻並不擔心.

陳雪東是潛龍編外,心理素質和手上的功夫按理說都不弱,這樣的當口,他知道怎麼做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至于療養院,既然這些家伙目標明確的有備而來,療養院的不作為就不奇怪了!

"凸~~"

一道密微不可聞的聲音響起,隔著幾百米的距離破空而來!

空氣中擦出星火,一條長達百米的亮線瞬間星城,並且那亮線的源頭還在不斷拓進,拓展的目標,正是江漢的後心!

快~,很快,極快!

快到連江漢都有些避之不及!

"重狙!爆彈!"

江漢只覺一陣頭皮發麻,內息驟動,沒有任何猶豫全力以赴,扭轉自己的身體,朝著偏離站定位置的一旁撲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