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虎人!
g,更新快,無彈窗,!

離開牧風國際,江漢直接叫了一輛計程車,直接趕往風波亭別墅區!

江漢不是第一次來星城風波亭別墅區了,那孫家的二世祖孫宏就是在自己風波亭的別墅內被江漢廢了右手,還有那苦命鴛鴦中的奶媽,也是在風波亭的一幢別墅中被江漢擊殺,但是這一次,他要去的不是孫家,而是星城三虎之一沈檀所在的沈家大宅!

計程車進不去風波亭,就連江漢也進不去,即便早就和沈檀通過氣,但是沈檀好像並沒有掐准時間,所以此刻江漢只能在門口的保安亭等候!

要是按照以往江漢的性子,這區區鐵柵欄縱輕輕身一躍也就進去了,但是今天他是來談生意的,不是來搞事的!

"怎麼是你!"

江漢畢恭畢敬的坐在保安亭,亭內的保安也算客氣,並沒有因為江漢那普通的裝扮而看不起他,甚至還幫江漢到了一杯水,雖然是白開水!

但是此刻這個突然沖著江漢響起的聲音就不是那麼客氣了,充滿了挑釁,甚至有些怨毒.

看著那輛曾經見過的超跑LFA系的雷薩,江漢笑了笑,在這里見到他,倒是不足為奇!

大紅色的雷桑車窗在過保安亭障礙的時候,車窗玻被放了下來,露出的正是沈青竹那張還略顯稚嫩卻無比狂傲的臉!

"土包子,你來這干什麼?不會是來找你們家那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攀關系吧?我說你們的職業素養就不能高點?我們這些戶主每年那麼多的物業費是白交的麼,怎麼什麼阿貓阿狗都往里面帶!"

沈青竹這小子此刻前半段話是對江漢說的,後半段就是斥責那些個對江漢客客氣氣的風波亭保安崗的保安了.

江漢一臉平靜,面對這小子夾槍帶棒的揶揄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但是那些個原本對江漢還有些客氣的風波亭保安崗內的保安臉色就很難看了!

吃著這碗飯,他們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連這里面住的那些貓貓狗狗他們都惹不起平素巡邏的時候都要躲著些走,更何況還是這些個真正的紈绔二世祖!

"不好意思沈少爺,是我們的疏忽,他指名道姓的說要去沈家別墅,我還以為他是您家的什麼人呢,現在看來肯定是這小子在誆我們,你放心,我們馬上趕他走!"

一個保安當即卑躬屈膝的和沈青竹這小子解釋著,再看江漢的臉色就像是搶了他們飯碗的仇人一樣!

倒也不能說他們勢力,出門在外討口飯吃,受的不就是人情冷漠遭人白眼的這份罪麼,說著,那個幾個小保安都是要起身驅趕江漢出去!

"哼,指名道姓的要去我們沈家?我們沈家可不認識這樣的貨色,趕緊讓他滾!"

沈青竹這小子一臉痞氣,說起話來更是沒有半分涵養,管中窺豹,這小子肯定是自小疏于管教,私底下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要說他和江漢的事還真談不上過節.

不過只是一年前那次這小子星城人民醫院前在江漢面前顯擺過一次他的這輛超跑LFA系雷薩,只不過那時候在他車上的還有他的姐姐沈清荷,被,這小子當時被沈清荷臭罵了一頓不說,更是被沈清荷把眼前這輛囂張的雷薩都沒收了!

"還看什麼,別給我們也別給你自己找不痛快了哥們,大家都是混口飯吃,不要為難我們!"

保安們雖然氣語不善,但是總算還沒有做得太過分,身處社會的底層,他們也清楚誰都不容易!

江漢也不為難他們,自己主動的出了保安亭,站在風波亭的門口,看著坐在雷薩中一邊將車緩緩開出來還不可一世還在對講漢豎著中指的沈青竹,眼中寒光閃爍!

要不怎麼說沈青竹這小子自己作死呢,這小子出麼之後並沒有徑直開車離去,而是把車在江漢身邊停了下來!

"土包子,哪來的滾哪兒去,風波亭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可不是像你這樣的窮人能來的!"

一口一個土包子,一口一個錢字,像眼前沈青竹這種人,就是典型的不學無術沒有涵養的二世祖的形象,像他這樣的人,思想上窮的也就剩下錢了!

嘲諷完江漢,這厮剛想發動車子離去,江漢已經一個箭步上前,一把就拉住了他的衣領!

"你想干什麼!"這小子也沒有慌,只不過臉色瞬間就變得陰沉!

江漢也不說話,一把就把他從車窗揪出了半截身子,上半身被江漢落在車窗外,下半身還留在車子里,他的腹部被還未完全放下去的車窗玻璃膈應著,很疼,也很難受!

"趕緊放開我!不然我讓你今天不能站著走出風波亭!"沈青竹有些慌了,腹部的疼痛讓他急著想要掙脫江漢捂住他領口的手,可是越掙紮,江漢抓的越緊,他自己也是越難受!

"讓我不能站著走出風波亭?怎麼,到現在你還想要我一條腿?當初車站路那幾個不入流的渣滓是你吩咐他們去的吧?"

聽到江漢突兀而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的話,沈青竹臉上的慌亂一閃而逝!

"他怎麼會知道?!"

忍著腹部被膈應的痛感,他故作鎮定道:"什麼車站路,什麼不入流的渣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土包子,趕緊放開我,要不然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

情急之下,沈青竹開始張牙舞爪,還想像潑婦一樣用手去抓江漢的臉頰,被江漢一個狠厲的肘擊擋了回去,再也不敢有動彈!

"又是要我一條腿,又是要我死的很難看,你沈大公子的口氣還真不小!本來你只要不在我面前晃蕩,見到我躲遠些,車站路那幾個渣滓的事我也就不和計較了,可你偏偏要犯賤,這就怪不得我了!"

江漢的聲音陡然一寒,讓那讓那沈青竹心中一顫!

"你,你~你想干什麼!"

江漢也不說話,生生的把那小子從車窗里直接整個拉了出來!

一百三四的小鮮肉被江漢這單手拉出來,看著就像玩似得,沈青竹慌了,他感覺自己像是在坐過山車一樣被江漢拿捏著,而且他也摸不准江漢下一步究竟會做什麼,心里此刻怕得要命!

"江漢,住手!"

就在江漢剛剛把沈青竹直接從車里扯出來還沒來得及做點什麼的時候,風波亭別墅區的門口傳來一聲嬌和,頗有些氣急敗壞的味道.

江漢都不用看,來的人肯定是這小子的姐姐沈清荷,沈檀之前說會派人出來接她進去,看起來現在來的正是時候!

"姐,快救我!他……咳咳~~他想殺了我!"

沈青竹被江漢舉在半空,不斷的扒拉晃動,一邊焦急慌亂的向遠處的沈清荷呼救,而此時保安亭中保安總算是反應過來,已經開始朝江漢沖了過去!

"這哥們怎麼這麼猛,雖說我也早就看這小子不順眼了,可是他要真出現點什麼狀況,我們哥幾個就都點卷鋪蓋走人了!"

"哥幾個待會下手輕點,不管他們怎麼處置他,我們只要把他擒住就好了,不要傷害他!"

幾個保安一邊朝著江漢那便沖,一邊已經開始合計,看起來沈青竹這小子平素還真是不受人待見!

"江漢,你到底想干什麼,趕緊放了我弟弟!"

此刻的沈青竹心情糟糕透了,好像每次見到江漢都會讓她心相當的不愉快!

第一次是在星城人民醫院,江漢當時的揶揄讓沈清荷現在想起來還覺得臉火辣辣的疼.

第二次是在秦輕語的家里,那一次江漢更加過分,對她更是沒有一點紳士風度!

第三次,也就是眼前這一幕更是過分,竟然直接就化身為暴力狂,看那樣子肯定是想要對他弟弟做點什麼了!

"怎麼會有這樣的野蠻人,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真想不通為什麼輕語那丫頭竟然死心塌地的喜歡她!"

江漢回頭,看了一眼一臉氣急敗壞的沈清荷,嘴角輕揚邪魅一笑!

"凡事都要付出代價,好的壞的,怪只怪你自己不識抬舉!"

冷冽開腔,江漢說完猛地把那沈青竹的頭狠狠的朝雷薩的前窗玻璃砸去!

"啊~!江漢你……!"

沈清荷妙目瞳孔一縮,一聲尖叫捂著嘴唇震驚的看著江漢,很想上去阻止,但是怎麼可能來得及!

乒乓一聲巨響,超跑雷薩的前擋風玻璃在沈青竹頭的撞擊下變成了冰裂紋景觀,雖然看著還是一整塊,但實際已經稀碎!

"你……!"

沈清荷腳下一軟,高跟一滑,雙目通紅的她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江漢的這個舉動,真的嚇到她了!

"怎麼會有這麼野蠻的人?他真的想要殺人麼?!"

沈清荷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得,猛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朝著已經被江漢丟在地上的沈青竹跑了過去.

這時候,幾個保安都傻眼了,看著江漢那看似弱不禁風的體型,眼中滿是震駭!

"完了完了,肯定要卷鋪蓋走人了!"

"媽的,這小子是屬虎的麼!真他娘的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