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守國門!(完整)
g,更新快,無彈窗,!

八月十五,對于所有華夏人來說該是花好月圓人團圓的好時節,但對于江漢,卻並不是那麼美妙.

鬼谷必須去,即便到現在都分不清自己對甘意心到底是喜歡還是不甘心,但心里一直在回響著當初甘藝馨在鞭策他去救鄭思思說的話:我只知道如果你今天不追上她,那麼你會後悔一輩子!

此時的江漢心里也有一種預感,這次鬼谷如果他不去,他也會後悔一輩子!

鬼谷要去,但卻不是馬上,此時距離八月十五還有十來天的時間,他必須先安頓好學校的事情,還有秦牧風,已經傳了很多次消息給江漢,他也必須在臨走前去見一見!

……

牧風國際,江漢不是第一次來,但是這一次卻有一些不一樣,因為引領他上去的不再是陳硯殊,而是一個妝容精致的干練女人!

不過細看之下,這應該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

只不過她一身職業套裙加黑絲以及一臉顯熟的職業裝扮讓她看上去比她的實際年齡要大上七八歲!

"你是秦牧風的新秘書?"江漢心中犯嘀咕:"難道這些年都孑然一身的秦牧風這那厮開竅了?但是這口味也有點太禽獸了吧,二十出頭的小姑娘他都下得了手!"

在江漢有些惡趣味的嘀咕時,那抱著一摞資料在前面引路的姑娘已經轉過身來,神色不善的打量著江漢!

她不答反問:"你就是那個江漢?"

下巴圓潤卻不顯豐腴,這個長得還不賴的姑娘繃著一張臉的時候還不覺得有那麼點女人的味道,但是此刻秀眉顰蹙,心中喜惡都寫在臉上的模樣分明就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嘛!

"就是那個江漢?!哪個江漢?你認識我麼?秦牧風跟你說的?"

江漢一怔,一連串的問題從他口中蹦了出來.

"秦牧風是那種閑的蛋疼的人麼?"江漢搖了搖頭,看起來這姑娘因該是從別處知道自己的.

"我叫陸靜怡!"這姑娘又是答非所謂,當即讓江漢更是一頭霧水!

"我問的是你從哪知道我的,你告訴我你的名字干嘛,哎~等等,陸靜怡,怎麼覺得在哪聽過!"

江漢有些疑惑,但是又覺得他的名字有些熟悉,不過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在哪聽過,于是表現在他臉上的神情就顯得有些懵逼了.

小姑娘見到江漢這種反應,原本還有些小期待的她當即就有些氣餒了:"算了算了,你真無趣!"

說著也不管江漢轉身就走,噔噔噔踩著腳下的高跟,要是不看那張臉憑著這背影還真就有那麼一點熟女的風情!

江漢滿腦子的疑惑,最終也只能無奈的搖搖頭,不明就里的跟了上去.

……

秦牧風的辦公室比起以前的簡樸單調,江漢這次來覺得更精致了些.江漢清楚,秦相馬是不可能回去花時間布置自己的辦公室的,而有資格隨意出入他辦公室並且敢動他辦公室擺放物件的人除了秦輕語那小丫頭也沒誰了!

領著江漢上樓的那小姑娘也是奇特,到了秦牧風面前之後再也沒有露出過絲毫的小兒女情態,一絲不苟的問話,一絲不苟的給江漢看茶,然後一本正經的請示推門離開秦牧風的辦公室順帶關上門,那般行事的風格和態度儼然和那些在職場上打拼多時白領沒有任何區別,完全不像是一個初入職場的小姑娘!

江漢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此刻站在窗前打量著自己的秦牧風,心中微凜:"能被她看中的人,都不簡單啊,商界相馬果然沒有半點虛假!"

"沒辦法,陳硯殊被你挖走了,只能從人才市場又找了這麼一個小姑娘,雖然比起陳硯殊還有所欠缺,但是總的來說還不錯!"

秦牧風似笑非笑的看著江漢,難得的和江漢開起了玩笑!

雖然對于江漢挖他牆腳的事情頗有微詞,但是因為秦輕語的關系,秦牧風倒也沒有真的放在心上.

"呵呵~!"江漢玩味一笑,對于秦牧風的話不可置否.他可是知道,只要眼前這男人一句話,多少各界的奇才會擠破腦袋往他面前靠,什麼去人才市場找了一個小姑娘,怎麼聽都是在揶揄他江漢的話,江漢要是這都聽不出來,那他就沒資格站在這里了!

"這次叫我來有什麼事?"江漢開門見山,誤會澄清之後雖然對他並無惡感,甚至對他的氣節還有些敬重,但是和他在一起終歸有那麼一些不自在,這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

秦牧風眼光何等鋒銳,如他這樣人自然分寸拿捏的極為恰當,當即也是收斂心神,一臉沉靜道:"我爹想見見江老爺子."

江漢神色一凜,眼中的詫異一閃而逝,目光逐漸變得有些深邃!

他不說話,只是腦海中各種思緒交集,似乎在思考著秦牧風這句話的可信度以及他真正的用意!

"秦錚要見老頭子?自從二十多年前那件事情後就再沒聽過我江家和燕京的那些人人狗狗就沒有過任何交集,秦錚突然在這時候要見老頭子會是什麼用意?"

江漢不說話,目光灼灼的盯著秦牧風,似乎在等他的下文!

"我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我只是告訴你他要我傳達的話!"秦牧風目光坦然,對于江漢置疑的目光毫不避諱!

半晌,江漢這才微微頷首,什麼話也不說,轉身就走,因為是在沒有再留下來的必要!

"江漢,還請你把這話轉達給江老爺子!"秦牧風的聲音從江漢背後傳來,在這星城,也只有江漢敢給秦牧風臉色看,也只有江漢敢這麼不給他秦牧風面子!

"不用告訴他,我就可以替他回答,老頭子不會去,即便秦錚親自上門老頭子也不會見他!"

"為什麼?"江漢直呼秦錚之名讓秦牧風微微皺眉,但還是耐著性子追問了一句為什麼!

"為什麼?呵呵!"江漢一聲冷笑:"媳婦一朝不進江家門,我黃牛一日不入四方城,這話我只聽老頭子說過一次,但是卻讓牢牢記了十八年!"

"江漢,當年的事情是非對錯誰也說不清楚,江家,秦家,還有……!"

"閉嘴!"江漢豁然轉身,對著秦牧風一聲咆哮!

此時的江漢雙目泛紅,猶如一頭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孤狼!

"是非對錯誰也說不清楚?那就是莫須有嘍?"江漢咬牙切齒,眼中寒光凌冽隱泛譏誚!

"作為父親你親身體驗過失去女兒的痛楚,那麼你可知道對一個孩子來說從小失去摯愛雙親又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有些東西,終歸是要付出代價的,這一點,你秦相馬肯定比我這個後生要懂!"

說完,江漢也不回走的干脆.

"誒!江漢!"江漢出去的時候正好碰上端著一杯茶走進來的陸靜怡!江漢冷著臉色從她身旁過去看也不看一眼,讓還有心和打招呼的陸靜怡氣得直跺腳!

"什麼人啊這是!老陸一點眼力勁都沒有,這就是老陸口中可以托付終身的新時代的大好青年?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pass,pass,必須pass!"

……

等陸靜怡放下茶關門出去,秦牧風辦公桌的抽屜里摸出了一部黑色的手機,解鎖之後直接就摁了撥號鍵!

"話我帶到了,但是他代老爺子回複了,說媳婦一朝不進江漢門,黃牛一日不入四方城!"

說完,秦牧風直接就掛斷了電話!

……

燕京,香山別墅區.

在一幢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別墅內,一顆大漠歪松生長在四合院的中央.歪松下面擺著兩條藤椅,一方棋盤,兩個老人正在你來我往的對弈.

"老秦啊,十來年沒和你干過仗了,怎麼這麼些年了,你個老小子還是這三板斧,一點長進都沒有啊!"

老人鶴發童顏,眼中神采奕奕,一邊往棋盤上落白子,大開大合下,執黑先行的黑方竟然竟然被這老人窮追猛打,已顯頹勢.

"唐老此言差矣!"

坐在鶴發童顏老者身前的老人一身麻布短衣,眼窩深陷,明明是風燭殘年的老弱之軀,但是他坐在那就好似千軍萬馬親臨一般,氣度威嚴,崢嶸之氣比起軍界鬼才的秦牧風還要盛上許多!

"兵貴神速,在精不在多,當年那盧國公憑借這三板斧能在瓦崗稱王,如今我秦錚憑借這三板斧可保華夏國門平安!"

秦錚,這個麻布短衣的老者就是秦牧風的父親,威名赫赫的華夏老神龍秦錚!

被秦錚稱為唐老的紅老者微微一愣,隨即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你個秦赤佬,你老小子這話也就能在老頭我面前說說,要是被那些個老上級聽到,只怕他們該嚇得整夜整夜睡不著覺嘍!"

說著,這唐老手起子落,又將一顆白子壓在了棋盤之上!

原本還只是窮追不舍的圍堵之勢,但是這一子下去,瞬間成了巨斧斬龍之局,斧鋒驟成,秦錚的黑子已然顯出敗征!

"你守你的國門,我看中的只是眼前的這一盤棋,嘿嘿,老秦,你輸了!"唐老一臉開心的笑意,好像贏了秦錚一盤棋是什麼來不得的事情,像個孩子!

秦錚笑而不語,枯槁的手指輕輕的撚動一顆黑子.

"黃牛心中還是有氣啊!"

猶疑了半晌,秦錚開口談的不是棋局,也不是國門,而是黃牛!

唐老微微一愣,隨即露出些許笑意,平靜道:"哦!怎麼說?"

"媳婦一朝不進江漢門,黃牛一日不入四方城!"

"恩?"乍聞秦錚這話,唐老當即一愣,隨即哈哈大笑!

"只道你秦錚是赤佬,卻怎那江河第原來和你是一丘之貉,有趣,有趣!著實有趣!我唐建業今日也算是活久見了!哈哈哈哈哈哈!"

見到唐老如此快意的笑,秦錚自己也是跟著笑了起來,只不過笑過之後原本秦錚手中一直被他輕輕撚動的一顆黑子也是被他突然摁定在了棋盤一點!

"守國門,也在意眼前之局,唐老,承讓了!"

秦錚這黑子一下,猶如化龍點睛,棋盤上原本你的頹勢一掃而空,瞬間破局,巨斧潰散再無成形可能,唐老瞬間就敗了!

再回味秦錚之前看似一位竄逃的落子,實則步步為營,等的就是執白子的唐老著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