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曉來誰染霜林醉!
g,更新快,無彈窗,!

凌晨五點的廈門燈火已經不再闌珊,但夜幕下將亮未亮的別致景象卻另有一番風味.

廈門觀音山,這是一個可以近距離感受大海的地方,沙灘上,江漢靜靜的站立,看著身前數米開外那道嫋娜倩影,有些迷離.

公孫景煜的動作極快,當江漢和李霜嫣從希爾頓酒店平安離開的時候就已經遭到了一伙來曆不明人士的追殺,那些人的身手雖然談不上恐怖,但也絕對算得上是訓練有素.

更重要的是,他們手里有槍,還敢肆無忌憚的開槍!

擺在明面上的東西有時候能唬人,卻嚇不住人,身為閩省新一代的地下王者,公孫家在這閩省的底蘊又豈止是在短時間內驅動數萬的閑散人員這麼上不得台面.

他們真正的殺招在暗處!

從希爾頓到這里,江漢一共遭遇了三次截殺,因為有李霜嫣這個拖油瓶在,江漢的表現沒有太過火,下手也沒有下死手,但是他心里卻很窩火.

他也不知道眼前這個女人哪根筋不對,竟然在這樣的的時刻說要跑來這觀音山看海,甚至都沒有征詢江漢的同意,而只是通知他一聲就自顧自的走來了.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事情既然都已經到了這份上了,江漢也只能由著這女人的性子來了,只不過對于眼前這個和自己有過短暫親密接觸的女人,江漢愈發猜不透了!

"知道麼,以前我經常來這里看海!"

女人突兀開腔,雖然聲波瞬間就被淹沒在海浪中,但是距離如此近的情況下江漢還是聽得清清楚楚.

"嗯?"

看著穿著自己不久前拿錢在一家大型商場順來的藍色羽絨服的李霜嫣,江漢有些錯愕,不知道她突然開腔的用意,要知道,雖然這女人是她廢了心力救來的,並且還費盡心思的保護她,可是這女人一路上卻是高冷的很.除了通知江漢要來觀音山看海外再沒有和江漢多說一個字,甚至多看江漢一眼的情況都很少!

"七年前,我剛來廈門,那時候我就是站在那塊與寶島隔海相望的礁石上對著海浪呼喊'廈門,我一定要留下來!’,那時候,聲嘶力竭的呼喊的聲音震痛了我自己的耳膜,現在想想,真的挺傻的!"

女人說著,轉過身看了一眼江漢,隨即伸出手指著黑暗中的一個方向,似乎是在告訴江漢礁石所在的方向.

江漢沒有順著她的手指方向看過去,而是在驚鴻一瞥間看到了她臉上掛著的微笑,天氣很冷,但是江漢卻從那抹不含任何雜質的會心笑意中感受到了一絲暖意!

"第二次,是在四年前,那時候我二十歲,已經勉強可以在廈門自食其力養活自己,我再一次站上了那塊礁石."

李霜嫣看著江漢,似乎是在等江漢問自己那一次喊了些什麼,可是江漢卻很不解風情,只是靜靜的看著她,什麼都不說.

見到江漢這副模樣,渾身上下都散發這成熟魅惑氣息的李霜嫣此刻有些不滿的撇了撇嘴,模樣竟是顯得有些俏皮!

"廈門,我一定要成為一個優秀的主持人!"

突兀轉身,李霜嫣對著大海聲嘶力竭的吼出了這麼一句話,像是在重演當年,又像是在告訴江漢,不過比起四年前的迷惘未知,今晚她的聲音顯得極有底氣.

江漢被李霜嫣這突然的一句大吼弄得有些錯愕,但是很快,聯想到昨晚在紫羅蘭她在台上的表現,江漢又是釋然.

"恭喜你,你做到了!"

"是啊,我做到了,七年前我說要留在廈門我就真的留在了廈門,四年前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成為一名優秀的主持人我也沒有辜負自己,而這些曾經都是屬于我自己的驕傲!"

隔著未亮的夜幕,江漢仿佛瞧見了她說話時臉上動人的神彩,格外迷人!

"可是這個世界並不是努力了奮斗了,付出了艱辛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這麼簡單啊!這個肮髒的世界,永遠都缺少干乾淨淨的機會!"

似有所指,他的神色突然暗淡,李霜嫣的言語突然變得低落.

"我從來都不介意以最大的惡意去揣測人心,但是到頭來我還是發現自己太過良善!"

而當李霜嫣緊接著似有所指的拋出這麼一句的時候,江漢的雙眼驟然一眯!

"你叫什麼名字?"

江漢第一次主動開腔,對這個女人表現出了好奇!

李霜嫣微微錯愕,錯愕的神情掩蓋了失落,她隨即咯咯一笑,一臉期待的看著江漢道:"李霜嫣!"

江漢眉頭微微一蹙,低聲道:"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著這個霜嫣麼?"

李霜嫣眼前一亮,之前的低落一掃而空,眼中滿是驚喜.

"你竟然知道!"

名字是她爺爺給取的,小時候和爺爺生活在一起,老頭就經常念叨這句詩,說:小紅葉啊,你爹打小就皮,死不讀書,到了一輩子也是個文盲,給你取的名字也是不堪入耳難登大雅之堂.但是女孩子家的,名字要有意境不能落了俗套.爺爺沒有別的本事,這輩子也就多讀了幾本書,只能送你這麼一個名字,你要記著,以後要多讀書,蕙質蘭心像你奶奶一樣做一個有涵養的女子!

小時候,除了那個在他十七歲時離她而去的爺爺,在家鄉每每有人聽到她這個名字的時候無不嗤之以鼻,白眼相加丟出一句"操性!"加以鄙夷.

也對,在一個大家都是翠花,狗蛋的村里,她的名字永遠是那麼鶴立雞群不招人待見.即便是後來她一個人逃出來了,在這廈門站穩腳跟輾轉七年,也從沒有人能理解當年他爺爺給它取名的出處!

這一刻,江漢猛然間提及,讓她有一種他鄉故知見到親人的恍惚錯覺!

"你以後可以叫我……"

情緒所感,念及過往,李霜嫣的聲音突然變得有些哽咽,然而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江漢已經道:"紅葉,叫你紅葉對麼?"

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這一句詩描繪的就是香山紅葉,江漢既然知道這詩的出處,那在猜想到李霜嫣紅葉的小名也就不足為奇的了!

然而李霜嫣卻是心尖一顫,江漢不經意間的在她心頭溫柔的輕撫了一下.

七年了,自打爺爺死後,後來就再也沒有人這麼叫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