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出事了
g,更新快,無彈窗,!

"來了?"百草先生淡淡道.

"來了!"江漢同樣聲色平靜.

"你還記得五年前在這里,你走的時候我對你說過什麼,意心又對你說過什麼嗎?"先生的語氣一如既往.

"記得!"江漢的聲音中有一絲愧疚.

"那你還回來干什麼!"先生的語氣陡然一凝!

江漢神色微頓:"我需要極北天蠶!"

"沒有!"先生回答的很干脆,脫口而出,似乎沒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而自始至終百草先生無論聲色如何變化,他的眼睛始終平靜的注視著江漢,但是江漢卻已經率先移開了目光.

在他的眼下,江漢只覺自己赤條條孑然一身,完全藏不住任何任何東西,即便是他那顆堅硬包裹的內心也都好像已經赤丨裸暴露在他眼前一般!

"我當年聽意心……"

"不給!"

這一次,甘百草連江漢把話說完的權利都剝奪了,回絕得更加干脆!說完,拿起桌上的古香古色的茶杯,品了一口.

江漢猛地抬頭,欲言又止似在猶豫著,但終于他還是開了口.

"我聽說,當年秦錚曾經派人來過鬼谷,好像來的人都沒有再回去過……!"江漢小心翼翼的斟酌著自己的措辭,他知道,這一次他在玩命.

沒人敢威脅先生,連老神龍秦錚都不行,但是江漢正在做!

江漢一直在死死盯著先生的反應,可是先生卻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心中頓生挫敗,他接著道:"然後,我就聽說先生您請半仙蘇稟天在鬼谷內布下了一座林海絕魂陣!"

終于,先生抬起眼皮看了江漢一眼,眼中澄明,古井無波,很快又低頭繼續品茗.

三十秒過去了,先生還在喝茶,江漢的手心開始冒汗.

一分鍾,先生不徐不疾,輕輕的吹著杯口,看也不看江漢,此時的江漢額頭上已經布滿了細密的汗珠.

兩分鍾,江漢里面的背心已經完全濕透了!

"你這是在威脅我?"

"呼~!"

江漢終于是松了一口氣,不怕他承認,就怕他什麼反應也沒有,以江漢曾經對先生的了解,什麼話都不說的先生那才是真正的恐怖!

"我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先生再度抬眼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極北天蠶在玄閣中的第七個白盒里面,它的壽數不長了,你若是用來做彘,需得趕快!"

聽聞先生此言,江漢先是一愣,隨即立刻反應過來心中狂喜!撲通一聲當即跪下.

"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咚!咚!咚!江漢三個響頭,重而不滯,一個都不含糊!

"你這算是道歉?"先生臉上頗為不屑.

"我沒錯,為何道歉?只不過,欠你們的,終歸要換還!五年,我只需要五年,五年之後若我還活著,一定會回來,到時候,留我還是殺我,全憑先生處置!"

說完,江漢又是咚咚咚三個響頭,磕完之後當即起身,也不再看百草先生一眼,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等江漢取了天蠶已經遠去,剛才古井不波儼然世外高人的先生此時坐在太師椅上露出一抹為老不尊的古怪笑意!

"哈哈哈哈!你個小混蛋想不到也會有今天!要是意心在這里就好嘍,看到這小子吃癟的樣子,那丫頭一定會很開心啊!"言罷,先生神情一黯,臉上出現一絲心疼悵惘.

……

接下來幾日,等待江漢的又是連續不斷的林海穿梭,翻山越嶺.對他來說,回來是比來時更加艱難的.因為沒有參照的坐標,在那茫茫林海中稍不留神就會迷失了方向,進入鬼打牆的狀態.僅憑著自己的記憶,江漢在走的小心翼翼.等他拖著極為疲憊的身軀趕到滇南盛會昆城時候,已經是四天後的一個下午.

胡子拉碴,身形略狼狽,這一次,江漢沒有再乘坐普快,而是直接打的去了高鐵站,一番周折,三個多小時之後總算是在傍晚回到了星城!

而他回到星城後的第一件事並不是直接去秦牧風家,而是拿著秦牧風給他的那張卡,直奔高鐵站就近的一家五星級酒店,在開了一間房後,打開房門,江漢甚至連衣服都等不及脫直接倒頭就睡了!

他實在是太累了,滇南此行,救治秦輕語至關重要的物品極北天蠶已經到手,江漢心中那根一直繃著的身體上的神經松懈了下來,加之在百草堂和先生的那一場讓他到現在都為之心悸的交鋒以及之前四鬼的出手試探,早就已經傾盡了江漢的心神,讓他心力交瘁.此刻他的身體幾乎已經達到了他所能承載的極限!

說到底,江漢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睡,而他只不過是比一般人要強上一些罷了!而這一覺直接就睡到了第三天早上六點,他足足睡了近四十個小時.

睜開眼睛,倦意全無,除了長腹中空,江漢腦中清明恢複到了正常的狀態.以前他倒是也這麼睡過,不過那都是在他那些臨時的江湖師傅死命拉練他之後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也並不是每一個每一次都會出現!

睜開眼的江漢現在想一想六天前在百草堂中與先生的那次交鋒,仍是有些後怕.泱泱華夏,無論是都市還是江湖,敢以這樣的方式來威脅先生的,除了他江漢,只怕也沒誰了.

不成功便成仁,先生的怒火,江湖上還真沒幾人能承受得起!就像都市里沒人願意得罪醫生一樣,誰能保證自己以後沒有個三五病痛存在,而像先生這樣在江湖上一言九鼎又醫術卓絕的存在,且不說那鬼谷里面有所少受過他恩惠的高手,就是在外面江湖,在這都市里面也絕不在少數,一旦先生因事發難,牽一發而動全身,那些人的力量整合在一起,只怕整個華夏都要抖三抖吧!

當然,江漢並沒有看到先生在他走後的神情和說過的話語,倘若是知道的話,只怕他心中又是另外的一番情境了.

掏出手機,江漢想要看看時間,這才發現,手機早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黑屏了.想想也是,這一來一去,再加上江漢睡這一覺的時間,榮耀六早就該沒電了!

也沒了再看時間的心思,反正無論幾點,現在都是要走的,更何況此刻外面的天已經慢慢亮起來了.

隨意刮了一下胡子,簡單洗漱之後江漢便是退出了房間,樓下退房的時候,看到賬單的那一刻,江漢的心小小的疼了那麼一下,近四千的華夏幣一下子就打了水漂,對于江漢來說還真的是蠻可恥的,他上工大一年的學費也不過是比這房費多那麼一點點.

但是一想到這不是自己的錢,而是秦牧風的後,他釋然了.出酒店後,想到剛才酒店前台那個漂亮的黑絲制服美女看自己仿佛看到了金龜婿一般,一臉犯花癡的表情,江漢就忍不住撇了撇嘴,嘀咕道:"還五星級,職業素養真差,不就是卡里面有一千萬麼,犯得著麼!要不是中間隔了一個台子,只怕她都要往我身上撲了吧!"

說完,江漢又一把掏出了那張秦牧風給他的國行卡,一臉犯賤的操性,自言自語道:

"哎,有錢人就是好,一卡在手,天下我有,只可惜,我不是有錢人啊!"

買了份早餐,江漢一邊等車,一邊獨自在路邊自娛自樂的風丨騷了一陣,引來了無數晨練大爺的旁觀側目,當然,大家都普遍認為他要不就是腦子有問題是神經病,要不就是上輩子沒見過錢這輩子想錢想瘋了,也沒誰願意相信就他現在的這副操性,手里還就真握著一千萬!

好不容易上了一輛出租車,叫了一聲翠微居後江漢便沒了下文,司機倒也麻利,看了江漢一眼就發車,可惜的是,司機並不是鄭良.

也對,諾大的星城,要是隨便打個的都能碰上個熟人,那這世界也太小了,太巧了!

江漢心情不錯,哼著小曲就進了翠微居的小區.

吃飽了,睡足了,時不時還跨出一個小跳步來宣誓一下心情,小區的保安倒是對江漢有印象,畢竟和秦牧風的秘書一起進進出出好幾回,只不過那保安看江漢的眼神就有些嫌棄了.

在秦秦輕語家的樓下,江漢見到了秦牧風那輛奧迪座駕.

江漢略微停滯,看了眼車牌號便直接從旁走了過去,至于車里面有沒有人江漢並沒在意.可就在江漢即將用門禁卡開樓下閘門的瞬間,只聽得身後嘭的一聲猛烈的關門聲,接著便是:

"江漢,你總算是回來了,我都在這里等了你三天三夜了!秦小姐她…秦小姐她……!"

江漢心里咯噔一下,像是被什麼東西猛錐了一下,他猛地轉身道:"她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