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死于話多
g,更新快,無彈窗,!

耳邊尖銳的撞擊聲響起,狙擊彈猶如零星赤蛇一閃而過,細碎的玻璃碴子當即在車內飛濺.

這一幕驚險萬分,好在江漢反應迅捷,狙擊彈對穿車窗玻璃時弓著身子故而並未能傷到他.

"大哥只是讓你去道個歉,你怎麼弄出這麼大的陣仗?"

這的哥不是別人,正是之前那個謹小慎微載過江漢一程的熱心的哥.

眼下這種情況,把這位好人的哥嚇得不輕,他臉色雪白,面部的肌肉不停顫抖著,握著方向盤的那雙手都在打滑.

本以為此生和這樣的老好人都不會有交集,但是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境下再度相遇,幫他大忙!

"大哥,趁現在開車快走!"

江漢一聲厲吼,讓那樸實的哥當即一震,畏畏縮縮的回頭看了一眼,接著猛踩油門!

車站路已經徹底亂了,警鳴汽笛聲越來越近,越來越疾,不過這也恰好給江漢提供了逃離的掩護!

若是不出意外,眼下車站路所發生的一切,明天必將出現在星城日報乃至華夏日報的版面頭條之上.

土丘隱秘處,男人看瞄准鏡內愈發混亂的現場狀況和那輛已經再無法在瞄准的目標出租車,陰毒的眸子中閃過一絲懊惱.

"眼鏡蛇呼叫蛇王,眼鏡蛇呼叫蛇王,任務失敗,後續計劃啟動,眼鏡蛇請求撤退!"

耳麥里低沉的傳來三個字:"知道了!"

……

路旁綠化飛速的倒退,沒了車窗玻璃,江漢只覺耳旁風聲呼嘯,雖是八月,但是臉上竟是被勁風刮擦的生疼.

說起來,這位好心的哥的車技確實不錯.在這已經混亂不堪的車站路斷左拐右突,硬是被他沖出了一條路來,讓江漢暫時脫離了險境,也得虧了他及時趕到,不然就算是江漢身手卓絕,剛才那樣的情況也肯定會有大麻煩.

"會是誰?"

"堂而皇之的在鬧市車站動槍,出動殺手,看起來這幕後之人還真是肆無忌憚!"

背倚後座,江漢沉靜的臉仿佛能擰出水來.

他一言不發,腦海中思緒翻飛,正迅速整合著在星城的這些日子所遭逢的一切,希望能得到些蛛絲馬跡.

這一次偷溜出來,可以說沒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具體行蹤,連老頭子都被蒙在鼓里,在星城就更加不可能會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和行蹤了,可事情擺在眼前,他遭遇這種伏擊,剛才的境遇但凡他身手反應再弱上一點慢上一絲的話,只怕他現在已經是一具焦尸了!

"布下殺局的人到底是誰?之前那幾個上不了台面的混子又是否是和剛才的狙擊有牽連?還是說,從我出現在星城的那一刻,就已經被人盯上了?"

呼~

苦思無果,輕吐了一口濁氣.江漢拇指和食指擰了擰鼻梁,一臉沉郁.

"或許,是我小看他們了!"

想不通,干脆就不想,事情總會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既然他們敢在這里下手,必然就還會有第二次,只要他們還敢動手,江漢就絕不會再讓自己如此被動!

意識到自己的危險已經解除,江漢索性便暫時放下這事,看著完全報廢的車窗玻璃,這才開始認真的打量起駕駛座上的好心的哥.

洗的發白的格子短袖,褶皺的藍色牛仔七分褲,腳上是一雙黑色的老款涼鞋.眼角淡淡的皺紋顯示出他已入中年的事實,加上那兩鬢微微泛白的頭發,這是一個活了半輩子快要知天命的中年人.

原本,江漢不過是把他當成了自己星城之行的一個匆匆過客,就像秦輕語,像以往江漢同江河第游走的那些年里遇到過的形形色丨色的江湖人,行色匆匆,別過咫尺即天涯.對于這個老好人一樣的哥,盡管江漢之前一直和他插科打諢,看似親熱,但實則不過是把它當成一個過路人而已.

只是現在,終歸是不那麼純粹了,至少從江漢的立場來說,他承對方一份情.

"小伙子,你~你叫什麼名字啊?"

的哥有些緊張,緊握方向盤的手不敢有絲毫懈怠.

"江漢,江河湖海的江,漢民族的漢!"

江漢眉宇間有著一絲異色,在念及自己名字的時候,聲色中多了一份鄭重.此刻的江漢,沒了之前的輕浮,多了一份少年老成的鎮定.

"他應該是一個為人夫,為人父的男人吧?"看著雖擔心受怕得要命卻依舊有條不紊駕駛者車子前行的的哥,江漢心中如此想到.

"你,你,你怎麼會~~"

或許是受到江漢那份淡定的感染,的哥的情緒明顯穩定了許多,看了江漢一眼欲言又止,終究沒能把自己心中對江漢疑惑的話完整的詢問出口.

"大哥,為什麼還要回來載我,剛才的情況你也看見了,難道你就不怕把自己的命搭上?"

江漢有些好奇,他見過太多的人,滿口仁義道德滿肚子男盜女娼的有,好一點的,便是遇事都好的老好人,真正心懷赤誠的好人卻並不多見,顯然眼前的的哥之前是被他歸結為了老好人這一種.

"咕咚~"

的哥咽了咽口水,他寒蟬若噤的看了一眼後座的江漢,很尷尬的笑了笑,或許是又想起了剛才狙擊彈洞穿車窗玻璃的一幕,剛剛有所和緩的臉色又白了幾分.他故作鎮定的笑了笑,對江漢道:"怕~!怎麼能不怕!原本我見你一個十幾二十歲的小伙子,看到那麼一大幫子人肯定會犯怵,就想著回來給你撐撐場子,有個人在,他們就算對你動手也會有顧忌不是,但是沒想到一回來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幕,我雖然怕,但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被人用槍打死不是!"

"若真是那樣,你家里的父母該有多傷心,我也為人父,孩子和你差不多大,人心都是肉長的,將心比心,一咬牙就硬著頭皮叫你上車了!"

這一次,的哥的言語明顯有條理多了,看樣子,脫離了險境,也是讓他的情緒逐漸從剛才槍擊驚魂的事件中平複了下來!

江漢心中微微一動,卻並未出言,雖然他很願意相信眼前這位的哥所說的話都是情真意切,但是數十年的江湖閱曆早已經讓他凡事都會往深了想一層.看一個人,不能光看表面,三言兩語說明不了什麼,就像他對秦牧風的冷嘲熱諷,和諸多看似殘忍的手段,那並不能說明他江漢就是一個冷血無情的惡人.

盡管這樣的江漢活得很累,但是卻能保證他活得更久.

"停車~!"沒有任何先兆,江漢突然冷聲道.

"啊!?"司機一臉錯愕.

"停車!"江漢再次重複,臉色更加冰冷.

的哥疑惑,卻還是把車子停了下來.

等車子在路邊停穩後,江漢拉開車門,走了下去.

南轅北轍,這里已經離車站路很遠了,雖然同樣嘈雜,但大馬路上卻看不到任何慌亂跡象,很明顯他們已經完全脫離了車站路那驚險的一段.

在車來車往的大馬路上,江漢敲了敲的士前面的玻璃窗.

"大哥有紙筆麼?"

江漢對著那張有些惶恐的臉道.

"啊?有~有~!"

的哥有些慌張的從方向盤下面掏出一個夾著一支筆的小本本,遞給江漢.

江漢也不說話,結過來後,翻開本子,在中間的一頁紙上寫下了一串數字.

"大哥,現在我身上沒有多余的錢了,所以只能留個電話給你,等九月一號開學後,你就打這個上面的電話,到時候你把修車的報修單准備好給我,你車的一切損失包括你現在的誤工費我一定照價給你賠償!"

"還有,今天的事情真的很謝謝你,不過大哥,你就當是做了一場噩夢吧,千萬不要放在心上,相信以後你這輩子也不會再做同樣的噩夢了,就這樣吧,大哥保重!像你說的,老婆孩子熱坑頭,祝你闔家幸福,再見~"

說完,江漢轉身就走,江湖兒女不拘小節,可是江漢灑脫,並不代表那的哥同樣如此.

"誒,小伙子,小伙子~~!"

的哥對著江漢的背影呼喊.

江漢擺了擺手,並未回頭.

今天的遭遇,對的哥而言確實是一場噩夢.

槍擊,在現代化的都市,尤其是在華夏這種武器管制森嚴的國度,絕大多數普通人一輩子也不可能遇到.看著江漢漸行漸遠的背影,的哥無奈的要了搖頭,江漢最後的態度,多多少少還是讓他心中有些不痛快的.

舍命相救,換來的卻只是一句冰冷的謝謝,還有一個無關痛癢未經查證的電話號碼,即便他原本事先就沒想過要什麼回報,但年輕人這個態度放在誰的身上也不會覺得痛快!

有時候我們真不能怪好人太懦弱,那是因為這個世界已經愈發缺少一種讓好人英勇的東西!

"呵呵~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現在的年輕人,人情冷漠啊!"

的哥再度無奈搖頭,將筆夾在本子里面隨意的放在了方向盤下面,顯然,他並沒有把江漢說的照價賠償的話當真.

……

江漢自始至終未曾回頭,他大步向前,穿過車流密集的大街,繞過了綠化,朝著車流和人流愈發稀少的地方走去.

終于,在一條僻靜的小胡同里,江漢停下了腳步.此時的他眉宇間的聚滿了陰郁,一臉的肅殺!

"出來吧~!"

這是一條死胡同,並不寬大,江漢的聲音不大,但是在這里卻顯得格外的洪亮.

若是有別人見到這一幕,一定會以為江漢有病,對著一條空蕩蕩的巷子自言自語,可不就是有病麼.

但就在江漢話音落下的時候,一個蒙著面的青色人影恍若鬼魅般,出現在了那條死胡同的入口.

"沒想到竟然是這麼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不過,既然能讓眼鏡蛇空手而歸,想必你也是有幾分本事的!"

聲音沙啞怪異,明顯是經過處理的,江漢豁然轉身,對上的正是那青衣鬼魅暴露在外面的陰翳雙瞳!

"果然如此~!"

江漢早有所覺,上了的士之後他心中就有了一絲揮之不去的陰霾,猶如跗骨之蛆,無論那的哥如何疾行都沒能減輕分毫,江漢不得已,這才叫那的哥停車,揚長離去,並且來到了這麼一出僻靜的地方.

江漢為人處世有著自己的底線,但他並不能確定背後的人是否同樣有底線,而就敢在鬧市動槍這一點,對方顯然不像是有底線的人.如果江漢一直賴在的士上不下來,到時候如果這個一直隱藏在暗處的陰翳存在在那車流人流密集的公路上動手的話,那位好心的哥性命堪輿.

雖然江漢從來不做以德報怨的蠢事,卻也絕不會做恩將仇報的惡人行徑.

"看起來,你早就發現我的存在了?這麼來,你的本事比我設想的還要高上那麼一點了,不過,也僅此而已."

江漢目光灼灼,但是卻沒有絲毫言語上的回應,他只是死死的盯著那青衣蒙面人,心中不知在想些什麼!

"可惜了,青年才俊,今天只怕是走不出這星城了!"

"是不是很困惑?為什麼又是槍擊又是阻擊暗殺的,我猜你現在一定在想我是誰,又是誰派過來來的對吧?"

青衣人雙手負背,聲音沙啞,有些貓戲老鼠的玩味.

"如果我問你,你會說麼?"

"你說呢!"

"那你還那麼多廢話,不知道反派都是死于話多麼!"江漢極為不耐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