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抄家伙
g,更新快,無彈窗,!

走出牧風國際,江漢並沒有感覺到任何報複的快感,相反的,他的心情還有些沉重.

"好一個父親,好一個軍人,好一個將軍啊!"

心里邊低聲喃喃,江漢面色變得有些沉重.

"國之重器,善斷龍脊,不得不服啊,倒是我,怎麼就平白無故的做了惡人,這一次的心跳,玩的不冤啊!"

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後,江漢當下自嘲道:"也罷也罷,救吧,救吧!不管你秦牧風當年扮演了怎樣不光彩的角色,那姑娘看著還是心善的,我就當是替我那便宜師父還了酒錢罷!"

回頭看了一眼直沖霄漢的牧風國際大廈,隨手攔了輛迎面而來的的士,江漢拉開車門一屁股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

"師傅,麻煩去長途汽車站."

把自己接下來的行程完全托付給了的哥.他望著出窗外不斷向後倒退的霓虹燈杆,愣愣出神.

的哥倒是個妙人,許是間江漢沒什麼開口的興致,並沒有慣性侃大山,看了江漢一眼後默默開車.

江漢這次擅自離家已經月余,走的時候連一聲招呼都沒有和家里的老爺子打,他知道若是自己不在各大高校開學前回去一趟的話,只怕老爺子就該拿著菜刀來星城追殺他了.

這種事,以老黃牛一貫為人處世的風格,他還真能做出來.倒不是說老黃牛江河第將江漢禁足,只是他最反感江漢玩什麼先斬後奏的把戲,一如十年前那次,江漢就捅出了天大的簍子,把江河第嚇得不輕.

至于家里的那個玉面郎君,江漢倒是一點都不擔心,雖然從血緣上來說,那是他的父親,但是自從他九年前出現在家里後,江漢至今也沒有叫過他一聲爹!

他不配,江漢一直是這麼認為.

一個甘心做另一個不是他母親的女人十年禁臠小白臉的小白臉,怎麼配當他江漢的爹呢!

這話聽著有些費解拗口,但江漢心里清楚明白.

從他出生到現在年近二十,在他的世界里有爺爺,有母親,但是卻從來沒有過父親這個概念,雖然他從來都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

鄉下的娃子都有一個通病,出來的時候心存依戀,同樣的想著回家的時候也會立馬歸心似箭,恨不得馬上飛回去,江漢也是如此.

一個多月的星城之行已經揮霍完了他的私房錢,現在他的身上也就剩下一張紅色的老人頭,夠打個的,買張回鄉的車票,還能再嗦一碗粉,在村口頭的小賣部買一瓶汾酒,來包紅塔山余下的再干不了其他.

"小伙子,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

正愣神的江漢聽到了的哥有些緊張的發問,看了一眼那個面相淳樸約莫四十多歲的的哥大叔,江漢笑道:"叔,這話怎麼說?"

的哥並沒有回話,而是眼睛示瞥了一眼後視鏡示意江漢往後看,寒蟬若噤吞咽口水的模樣顯得格外緊張.

江漢不經意的皺了皺眉頭,順著的哥的目光朝後視鏡看了一眼,很快,他就笑了.

那是一輛星A打頭的越野吉普,模樣霸氣,相隔了大約二十米的樣子,有條不紊的跟在後邊.

"從你剛上車他就一直跟著,其間我好幾次故意放緩速度,他也會跟著慢下來,尤其是剛剛那個紅燈的時候,他明明有機會先走,可偏偏要多等一分半,肯定是故意在跟我們的!"

的哥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平靜,可顫抖的音色還是暴露了他此時的忐忑心情.

"老實告訴大哥,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

的哥再度看了一眼江漢,喉嚨滾動.見的哥緊張兮兮把控方向盤的模樣,江漢倒是心中忍俊不禁.

市井小市民,喜歡甘于現狀安貧樂道的生活,怕麻煩也不想惹麻煩,在江漢看來,這就是一個小人物的縮影.

盯著後視鏡看了一會,他倒是沒有將後面那輛一直跟著他們的吉普越野當一回事,連個普通的哥都瞞不過的跟蹤車,江漢又怎麼會放在心上.

只不過他在想,"會是誰呢?"

臉上笑意漸濃,看著這個穿著樸實面貌敦厚的中年男人,江漢突然覺得有些意思,興趣漸起生出了些玩笑的心思.

"小伙子,你笑啥啊,快告訴大哥啊,可把我給急死了!"

江漢索性雙手放在腦後,將頭依靠在墊子上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也算不上得罪人吧,就是前幾天做了一回隔壁老王,把一朵躍躍欲試的出牆的紅杏給采了!"

"什麼~!"

司機手中方向盤一花,整個車身都一個趔趄險些撞向路邊的綠化!

與此同時,一直跟在江漢身後的那輛吉普也是猛踩刹車,為了不讓前面的人發現,差點直接撞向了路旁的護欄!

"草!這小子搞什麼鬼,想死去跳江好了,也省得小爺再出手!"

吉普駕駛座上的一個光著膀子的小平頭滿口粗鄙的罵著!

江漢沒有想到的哥反應會這麼大,他看著後視鏡里吉普的情況,嘴角微微掀了掀了.想到剛才的哥的反應又是故作震驚道:

"大哥,你干什麼呢,不要拿你我的身家性命玩心跳好不好,我這大好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呢,可不想就這麼報廢在你手里!"

的哥也被自己這下子嚇的不輕,臉色發白,好在他是快二十年車齡的老司機,不至于被這麼一點變故就亂了陣腳,很快,在短暫的慌亂之後的哥便是整理好又重新上路了!

果然,如那的哥所言,身後的吉普是沖著江漢來的,因為在他們發動車子的同時,身後的吉普也是重新調整跟了上來!

江漢看了一眼後視鏡中的吉普,嘴角掀起一絲嘲諷的弧度.

原本以為經過他這麼一劑猛藥下去,這位老實巴交的的哥會就此閉口諫言,趕緊送他到車站後請他下車,亦或者直接在這里就把他當瘟神給趕下車去,但是結果卻卻出乎江漢的預料.

"小伙子,大哥並沒有拿你的身家性命玩心跳,但你卻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命運在開玩笑,搞不好這的會斷送在自己手里啊!"

"大哥是過來人,知道你們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玩刺激,可是,有些東西是千萬不能碰的啊,弄不好,是要出人命的!我有一個同事,就是因為睡了一個不乾淨的女人,被人給沉尸湘江,好幾個月後才找到的尸體,下場那叫一個慘啊!"

"年輕人不要總想著找刺激,等你以後到了大哥這個年紀你就明白了,家有余糧,粗茶淡飯三餐溫飽,老婆孩子熱炕頭才是這個世上最幸福的事情,年輕時候的那些個刺激噱頭什麼的都是浮云啊!"

江漢:"……!"

搞半天這的哥剛才的沉默半天是在組織語言想著如何教育他改邪歸正,而並非是在想如何開口趕他下車啊!

江漢知道,自己若是再不說出實情,只怕這淳樸的的哥還不知道要扯多久,當即苦笑道:"大哥,你誤會了,剛才我是跟你開玩笑呢,你怎麼就當真了呢,我並沒有當什麼隔壁老王,更沒有睡過別人的女人啊,我到現在都還是處男呢,連女人的手都沒摸過!"

江漢這話若是被那被他做過人工呼吸秦輕語聽到了,只怕連撕碎他的心都有了!

的哥聽到江漢的解釋,不僅沒有釋然,反而在別有深意的瞪了江漢一眼後,臉上憂色更濃.

"小伙子,做了就做了,敢做就要敢當,作為男人,這點擔當還是要有的!趁著現在事情還不算太糟,在沒有釀成什麼太嚴重中的後果之前,你下車你和人家好好說說,畢竟這種事情你情我願,你一個血氣方剛的小伙子,經不住誘惑也正常,要我說,責任在對方的可能要大些,你跟人家男人好好道個歉,沒准人家就原諒你了!"

……

江漢這次是徹底被這單純的的哥給打敗了!

道歉?原諒?若是真的被別人睡了自己的女人,哪個男人會因為一句道歉就算了的?

江漢很無奈,怎麼就會碰到這麼這熱心腸而且正義感爆棚的的哥呢.

眼見車站就要到了,為了避免那的哥新一輪的思想言語上的轟炸,江漢只好讓他在路邊停車.

"大哥,你快別說了,我這就聽你的,和那個男人去道歉~!"

江漢關上車門,還真如他所說,朝著身後那輛同樣隨他們一起停在路邊的吉普走了過去!

"小伙子,這就對了嘛,和人家好好說話,畢竟錯不全在你~!"

臨了,司機大哥還不忘伸著腦袋對江漢囑咐一句.

江漢沒有回頭,對著身後擺了擺手,他看向吉普車的那張臉,潔白的牙齒,一臉燦爛.

接下來,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江漢身後的那位的哥以訊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迅速將腦袋收進了車窗,放下手刹,接著猛踩油門,在一陣發動機蓄力的轟鳴聲中,道路上留下了了一道零星淡霧的黑煙尾氣,跑沒影了!

一輛出租車,硬是被那看似淳樸的的哥開出了炫酷超跑的味道!

江漢步伐一致,轉過身來,看著那已經只能零星看著點尾氣已經跑遠的出租車,神色不變,內心有些許悲涼.不過卻也不能怨別人,在這世上,從來都是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或許就是因為華夏有太多這樣的好人,才會讓那麼多的壞人肆無忌憚!"

江漢雖然年僅二十,但是卻早已跟著江河第幾乎踏遍了華夏的每一片山水,行萬里路,閱人無數,豐富的江湖閱曆讓他早已習慣了世人偽善的面具,所以在這一刻,他才能表現的如此云淡風輕!

"好人的哥,祝你一生平安!"

……

"狗哥,那小子好像是發現我們了!"

吉普內小平頭握著方向盤,盯著窗外正朝著這邊走的江漢.看見對方一臉燦爛笑容,這人一時有些摸不准對方意圖.

在他旁邊的,是一個體壯如牛的大漢,像極了歐美的健身狂人,一身板肉被那件包裹的黑色小背心凸顯得淋漓盡致,乍看去,對普通人相當有威懾力!

"發現了又怎麼樣,一個從鄉下來的土包子而已,我們只管拿錢辦事,出了事有那位小爺罩著,就是把他宰了,在星城這地界上也不會有人知道!"

身穿黑背心的大漢一把拉開車門,對著吉普車後座低吼道:

"抄家伙,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