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輕語
g,更新快,無彈窗,!

在橋頭,老道雖有殺招,卻並無殺心,但眼前的秦牧風這兩樣全齊了!

江漢悚然,他想殺我!

他記得還是十年前被江河第甩得滿口血沫的那一次,此後,他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這種瞬息驚變生命不受自己主宰掌控的微妙感覺.

有些刺激,有些興奮,還有一絲惶惑和恐懼,但更多的,是劫後余生的變態快感.

江漢的臉色有些泛白,胸腔起伏不定,他橫眼睥睨秦牧風,嘴角不覺間已經勾起一個冰冷弧度!

"你想殺我?呵呵,你竟然真的想殺我!"

秦牧風心頭有些震驚這個年輕人竟然能躲過自己這一拳,目光灼灼的盯著身前的年輕人,剛才他的確動了殺心.

"回答我的問題,你是不是江湖人,又為何對我的龍脊有所企圖,你對我的女兒還有什麼陰謀?"

"呵呵!"

江漢臉上的笑意愈發冷冽,露出潔白的延遲,看上去有些殘忍.

真要說企圖,無論是醫院的那一次,還是這一次,都是秦牧風主動相邀,江漢被迫應邀前來.至于江漢救秦牧風女兒的事情,完全是一個意外.

冰冷的月夜,八月的星城白天熾熱夜晚的溫度卻格外寒涼,在那片算不上奢華的小區里,江漢在小區的草坪上看到了癱軟在地生死不明的秦輕語.

江漢不是壞人,卻也不是善人,在這個碰瓷訛人大行其道的社會中,江漢本來是沒想去幫那女孩做點什麼的.但偏偏借著月光,讓他看清了秦輕語的那張臉,倒不是說江漢被秦輕語的美色所誘,而是秦輕語那副面色慘白,眉眼顰蹙,臉頰檀動的心絞模樣觸動了江漢內心最柔軟的部分,尤其是那皺起的眉梢,讓江漢很快想起了一個他從來沒有見過但是卻在他生命中扮演者極為重要角色的女人!

當男人的同情心開始泛濫,其實是比女人更可怕的.接下來的一切變得順理成章.以至于人工呼吸也純的是被當時江漢作為一種救治秦輕語的手段,絕沒有半分占便宜的想法.甚至如果不是秦牧風主動找上江漢,說要就他女兒的恩情對他進行感謝,江漢之前根本都不知道他救的那個女孩是名滿星城秦相馬的千金!

至于後來江漢在病房中對于秦牧風的冷嘲熱諷和膈應,都是因為在得知秦牧風的身份後的自然反應,那是源于上一輩講不清道不明的恩怨.

在江漢第一次見秦牧風的時候,病房中他對秦牧風說的那句'你女兒的這聲謝謝,比你這張支票更有價值’其實是特別真誠的,那才是真正的江漢!

至于今天,江漢之所以再次赴約,也只是因為老道臨走前那句看似不經意的話,而他之所說的如此殘忍,同樣源于秦牧風的態度和依舊心存膈應的心思!

但他萬萬沒想到,這秦牧風竟然如此狠辣果決,真的想對他下殺手!

江漢有些委屈,這份莫名的情緒中夾雜著被長被誤解的孩提的負氣,而眼下,表現在此時的江漢身上也就變成了和秦牧風灼灼以對的殺氣!

"我還是那句話,用龍脊換你女兒的命!"江漢聲色冰寒.

"你找死~!"

秦牧風臉色驟然下沉,他還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人,同樣的雷敢踩兩次,龍的逆鱗,摸過一次嘗到苦頭竟然還敢觸及第二次,如何決能忍!

沉肩垂肘,秦牧風那鐵塔一般的偉岸身軀當即一陣嘎嘣作響,關節軟骨摩擦的聲音辦公桌前奏響恐怖的旋律!

秦牧風猶如一條蓄勢待發的蛟龍,出手必然是要命的手段!

江漢瞳孔一縮,身子一緊,但是隨即又是放松下來,臉上不見懼色,反而是面帶譏誚.

"看來秦相馬還沒有聽懂我話里的意思啊!"

"你什麼意思!"

秦牧風目光何等銳利,當然絲毫不漏的捕捉到了剛才江漢身體的細微變化,他覺得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卻又說不上來,原本攢聚的攻勢也是有所收斂,終究沒有第二次對江漢出手,他在等這小子如何自圓其說!

"我聽說秦總近十年都在花重金尋找鬼醫甘百草,不知道,有沒有這回事?"

秦牧風虎目一瞪,死死的盯著江漢,竟是驚得說不出話來!他終于明白了這小子之前所說的那句用你女兒的命換龍脊是什麼意思了,他的心驟然下沉!

事關自己的女兒,秦牧風無論如何再也淡定不起來!

"我想,你女兒的情況你應該比我清楚吧,即便之前那次我不救她,只怕她也活不過二十歲吧!"

"即便你是江湖人,你能請得動鬼醫甘百草?"

秦牧風心中在經過短暫的沸騰之後終究是歸于沉靜,鐵血相馬並非虛名,臨場定性的功夫倒是令江漢暗暗佩服!但是眉宇間的細微變化還是昭示了他對江漢接下來言語的期待.

"我請不動鬼醫!"

江漢這下面無表情的直接道.

剛剛調適好心境的秦牧風當即面色鐵青,心中當即湧出一種一掌拍死這小子的沖動!

"你請不到甘百草,把你跟我在這里白話這麼久?還不如直接一拳砸死你!"秦牧風內心氣極!

"可是我請得到甘意心!"

"……!"

秦牧風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戰場鐵血十年,商海沉浮數十載,秦牧風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心境動蕩如此之大!

"這個混蛋!"

秦牧風覺得,這個小子絕對是他命里的煞星,這簡直就是一個說句話都能活活把人噎死的混世魔王啊!

秦牧風的臉色一時青一時黑,一時欣喜,一時昏沉,終于,在沉默的十多秒之後,秦牧風這才一臉鄭重道:"你要怎樣才肯出手?"

江漢一直在等這句話.

"我已經說過了,用你女兒的命換龍脊!"

江漢饒有興致的盯著秦牧風,像是嘗到了報複的快感,他很期待這個曾經在華夏軍界叱咤風云的善斷龍脊接下來會如何決斷!

"滾~!"

江漢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望著那滿臉殺氣的秦牧風!

"你說什麼?"江漢一度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我說讓你滾!"外露的霸氣再度回歸道秦牧風的身上,他雙肩上揚猶如蓄勢的猛虎,震嘯山林!

"像你這樣甘為走狗的國之蛀蟲,多看一眼都會汙了我秦牧風的眼睛!"

秦牧風指著門口,大有江漢若是不動,便把他從這星城第一高樓丟下去的氣勢!

江漢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秦牧風,雖金剛怒目,崢嶸鐵血,但江漢還是敏銳的捕捉到了他兩鬢的幾根細針白絲!

這一次,江漢竟然沒有再出言嘲諷,而是默默轉身離去帶上了房門!

關上房門的那一刹,秦牧風頹然落座,像是瞬間蒼老了好幾歲.

背倚靠墊,他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那余熱未散的金剛瞳目中一片霧氣!

"輕語,希望你不要怪爸爸,龍脊是國之重器啊,我不能為了一家之私辱沒了國之威嚴,我若做了,潛龍的滿堂忠魂都會蒙上汙名啊!"

秦牧風一字一頓,雖是自言自語,但是說完之後仿佛耗盡了他所有的氣力!

"爸爸,我不怪你~!"

秦牧風虎軀一震,豁然轉身,不可思議的望著身後不知何時打開的內間休息室的房門,門口正站著一個小臉發白雙目紅腫,說話的時候還有些唇齒輕顫的瘦弱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