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五八章 你又罵!
g,更新快,無彈窗,!

"這表情."

那壯漢帶著江一等人直接到了一個宮殿的旁邊,而這宮殿之中,上有一龍椅,龍椅之上,躺著一個人,江一他們倒是頗有郁悶,明明看上去一個頗為莊重的地方,硬是被這躺著的人弄得氣氛全無了似的.

這人似乎是已經睡熟了,還在打著呼嚕,那一身金色的長袍,彰顯著這道身影並不簡單.

江一他們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做,而那壯漢也是有些無奈,面對這樣的狀況之下,多多偏偏的也是有些尷尬的情緒出現.

可畢竟江一他們是客人,這壯漢也總不能讓江一他們去叫醒那個躺在龍椅上睡著的人吧,壯漢黑著臉上前,輕輕敲了敲這龍椅的扶手,可躺在龍椅上的那個人,確是絲毫都不為所動,還睡還睡,該打鼾便繼續打鼾.

這壯漢一時間好像是覺得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了,猛地一推龍椅上的人,讓江一他們都是一愣,按理來說,這龍椅之上的這道身影最起碼也是地位頗為尊崇的錯再把,可這壯漢的動作,卻是絲毫都沒有兩這道身影看在眼中?何時連等級森嚴的龍族,也已經這樣不分高低了,那為何不大家一起都到這宮殿之中睡覺啊……

這龍椅之上的身影一個轱轆,從龍椅之上滾輪,摔落在地,方才清醒,只見其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一副戒備的模樣.

"誰!誰要害本皇!"

江一等人頓時瞪大了雙眸,看著這倒傻了吧唧的身影,竟然是龍皇?!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江一雙眸輕輕眨動,只聽那帶江一他們過來的壯漢冷冷一哼,這龍皇猛地扭頭,這才看清了身後的身影.

"你……啊?!啊哈!原來是老爹啊……啥事兒你說……"

江一他們更驚了,合著真的是龍族沒啥人了,龍皇的父親都要親自去接待江一他們這些外人了?!

那壯漢黑著臉.

"沒事的時候你睡到死,老子都不管,有事兒的時候,你特娘的能不能給老子清醒點兒?!"

"你罵我娘!哼哼,回頭我就跟我娘說!"

"呸!你個小兔崽子,你敢說一句試試?!"

"呸!你個老不修,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背著我娘去外面人族那里勾搭妹子!"

"你……你特奶奶的……"

"你有罵你娘!你完了!我告訴你,你完了!"

江一他們可謂是大開眼界,看著這兩道身影罵來罵去,一時間真的是不知道說什麼是好了,這倆人,好歹一個是現任龍皇,一個是上一任的龍皇吧,哪怕現在龍族落寞,可畢竟也是根基還在,龍族余威尚存啊,這算是怎麼回事兒?罵來罵去的,還挺自豪的還是咋地?更何況,還是放這江一他們這些外人啊……

江一他們目瞪口呆,l只聽江一輕輕咳嗽了一聲.

"咳咳,那個……前輩啊,你們先吵,等你們把你們的事情捋完了,我們再回來,那啥,走了,咱們先出去……"

那龍皇這才看到了江一等人.

"臥槽?!"

江一等人頓時嚇了一大跳,原本已經准備轉身了,奈何卻是聽到這龍皇的聲音又將腦袋轉了回去.

龍皇看著江一等人,江一等人也是看著龍皇,那龍皇又是開口道,

"啥時候來的?!我咋不知道,擦……我這好歹也是宮廷禁地吧,就算是龍族落寞,砸連一個守門兒的都沒有了?!來人啊!來人!特奶奶的,快點兒給這幾個小兔崽子給老子弄出去!"

江一算是明白了什麼叫做有其父必有其子,這龍皇言語之間的那種痞性,跟他那父親比起來,真的是一模一樣……

江一無奈,而身後偏偏還一個人都沒有過來,就是這樣不給這龍皇面子,讓龍皇一時間也是懵了,而龍皇的父親一巴掌拍在了這龍皇的後腦勺之上.

"你丫的做那一年的夢那?!還侍衛,侍你奶奶!"

"你又罵你娘!"

"滾!信不信老子打斷你的腿!"

"老子是龍皇!"

"老子是龍皇的爹!"

"龍族,龍皇最為尊崇!"

"我呸!外面那些人,那個敢不聽老子的?!你看看是龍皇厲害,還是龍皇得爹厲害?!"

江一他們都是被這兩個家伙給弄懵了,兩人互稱老子,讓江一他們大開眼界之余,甚至有點兒覺得,這龍族,好像也太不正經了一點兒……

江一他們又有退意,而這兩個家伙好像是又一次注意到了江一他們這麼點兒人,江一也是郁悶……

"對了,你們是干啥的來著,特奶奶的,讓你們見笑了,這小兔崽子……"

"你丫的說誰是小兔崽子?!"

"丫的,老子就是說你!"

"臥槽臥槽臥槽?!"

……

江一掉頭就走,而江一的伙伴們緊隨而上,似乎這個地方,他們一分鍾也不想多留,而那壯漢揮手之間,房門被關上了,江一等人又是一愣,這算幾個意思,走又不讓他們走,留又不讓他們留,進退兩難,好歹理理他們幾個也行啊,奈何,這龍皇和龍皇的父親根本就視江一等人如同空氣一般,讓江一等人大呼郁悶……

江一抿唇.

"前輩,你們到底想怎樣,就算想玩兒,也沒必要這麼玩兒我們吧,有話直說,跟我們在這里唱雙簧那還是干啥那……"

"咳咳……"

這壯漢咳嗽了兩聲.

"那個啥,平常這樣慣了,一時半會兒有點兒改不了……"

"……"

"對了,你們是來干啥的?"

"……"

"咋不說話?"

"我們也忘了……"

江一甚至都想要放棄這女媧血脈的傳承了,這都是干啥那……

而這龍皇和龍皇的父親皆是吸了吸鼻子,相視一眼,冷冷一哼.

"行了行了,老子不跟你吵了……"

兩人竟然是莫名其妙的異口同聲.

江一扶額,那龍皇的父親似乎略有沉思.

"哦,對了,老子想起來了,你們中間,是不是有條龍?"

玲瓏一番白眼,不想理他,而這龍皇的父親依舊是一副喋喋不休的模樣,讓江一他們頗為苦悶.

"對對,就是那個小丫頭……"

這句話,卻是讓龍皇瞪大了雙眸,那渾圓的眸子之中,竟然是出現了一縷縷的精光,這讓江一他們都是有些感覺這家伙不懷好意似的,卻又並沒有在這樣的場合之下說出來.

只聽那龍皇開口了.

"哇哇哇,好一個水靈靈的小丫頭,正好,本皇還沒有納妾,要不然本皇就委屈一下,讓你當個填房?"

這樣沒皮沒臉的語論,在這龍皇的口中說出來好像是沒有絲毫的芥蒂,卻讓江一他們不禁的眉頭輕皺起來,江一他們並不是開不起玩笑,只不過,有些玩笑能開,有些玩笑不能開,對于這些事情,江一他們確實分的明明白白.

對于江一他們來說,這玲瓏是他們的妹妹級別的存在,在這一路走來,江一他們對玲瓏可謂是呵護有加,自己都不舍得開玩笑的人,又怎麼可能去容許一個外人來開玩笑?!

江一當即就有些想要翻臉,可忍了片刻之後,江一暫且按捺下來,一來,始因為江一也知道,玲瓏對于認祖歸宗這件事情很是在意,哪怕這龍皇這樣不正靈,可畢竟玲瓏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一個龍族,雖說自己的父親也是龍族,可畢竟自己的父親也一樣的沒有認祖歸宗啊,這件事情對于玲瓏來說,就變得格外重要了,二來,這江一同樣有屬于他們,江一欲要覺醒女媧血脈,而女媧血脈就掌握在這龍皇的手中,鬧掰了還真的不太好,三來,在江一都准備發火的時候,那玲瓏給攔了下來.

江一強行忍下,卻又並沒有給這龍皇和龍皇的父親好臉色,那龍皇依舊是一副不知廉恥的模樣.

"那啥啥,行不行啊."

"不行!"玲瓏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下去,讓這龍皇一愣.

"為啥?!老子不夠帥?!"

"……"

"還是老子沒有高貴的血脈?!我可告訴你,老子可是金龍一脈,跟著老子生金龍,到時候,跟著你兒子榮華富貴!"

江一都是懵了,這家伙,倒是真的不知道不要臉這三個字怎麼寫啊……

而江一扶額之間,與那龍皇開口.

"龍皇,如果再這樣的話,別說萬族複興,就算你們龍族想要重見天日,怕是都要成為一見破位難辦的事情了……"

那龍皇依舊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可龍皇的父親卻是不由得眯起了雙眸.

"你說什麼?!"

"我說,如果你們再這樣下去的話,那就永遠呆在這個地方吧,讓這個地方,跟你們永遠的于是場面,讓整個天下的人,慢慢淡忘龍族的所在,讓你們,永遠的老死在這里稱為枯骨……"

那龍皇的父親雙眸不由得眯了起來.

"為何這樣說?!"

"既然是混世四猴啊之中的靈命石猴讓我們來,龍皇和前輩你們應該就知道靈命石猴的意思吧,隨後,萬物複興大會即將召開,而握.作為女媧血脈的傳承者,自然而然的也是會參與到萬族複興大會之中,只不過,因為我的血脈現在並不為人所致,世人都以為我只不過是如同血脈,就連那些荒古和上古大神的血脈後羿,都是不知道我的真正血脈是什麼,他們也不知道我來這里的目的是什麼,而我說了這麼多,前輩應該是聽得差不多的意思了吧……"

"靈命石猴怕你你們來……擔任這萬族複興大會的掌舵人吧……"

江一點了點頭.

"前輩或許不知道我是誰,也不知道我的身份,或許也比你不會在意,可不知道前輩有沒有聽說過混亂絕地?"

"自然聽過,仙鬼二界之間最重要的關口,在仙鬼二界之間恒嘉,兩方都想要將這混亂絕地收入自己的囊中,奈何這個地方卻也不是死地想要得到便能得到的……你提這個做什麼?"

江一抿了抿唇.

"在鬼神大陸之中,我還有一個名號,正是因為一定名號,仙鬼二界的人始終都不敢動我,哪怕是我得罪了仙界的靈冰谷水蘊玉,又得罪了鬼神大陸的亂荒閣陳歸煌,可是,因為有這個身份,就算他們再有惱怒,想要對付我,也晚安年終動手,這個稱呼,為混亂絕地六領主……"

"六領主?!你是混亂絕地六領主?!"

江一點了點頭.

"不對啊,前些年,我也層出去過一次,那一次,混亂絕地的六領主還是六扇,你是六扇?!"

"不."江一搖了搖頭,"我是江一……"

"江一.名不見經傳.未停聽說過……"

"這樣說吧,萬寶靈尊遺千年,在明面上,是我的師傅……"

這龍皇的父親突然一愣.

"那老家伙,根本不收徒……"

江一也是郁悶,這龍皇看上去並沒有自己想象的哪樣好哄,無奈攤手.

"我說了,只是明面之上,前輩若是不信,大可以現在就去問一問這鬼神大陸和仙界的任何人,問問他們知不知道有一個人見江一……"

江一倒也不是自誇自擂,江一真的是有這樣的能力,而沒有金剛鑽,還不攔瓷器活那,就算真的是吹牛,也要吹得像模像樣才行的吧……

那龍皇的父親雙眸保密,而江一繼續說班.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那靈命石猴前輩讓我進入了激動仙界的這個地方,為的,就算死讓我們得勢力更提升一步.然後再這樣的情況下,來准備去一統整個極東仙界,將激動仙界的荒古和上古時期的血脈穿撿起來,共同出世,再加上我在仙鬼二界的號召力,在最短的時間里,來組建一個相對強大的勢力!來抗衡仙鬼二界的統禦勢力,用這樣的前提,早就我們的生存幻境,所以,我們來了……"

那龍皇一副聽天書的樣子,卻也是難得的安靜了下來,似乎是在思索與江一的言語,又似乎是聽不明白這江一到底是什麼意思,總之,江一他們就是來玩女媧血脈覺醒的,順便讓這幽冥骨龍認祖歸宗.

兒正在談這樣的正事兒的時候,這龍皇好死不死的又來了一局.

"那啥,考慮好沒有.我可跟你說,做我的妾,我絕對不會虧待你!就算你翻了天大的錯,有啥事兒也都可以吧罪責推到我的身上,然後那.嘿嘿,你傻也不用干,就只用坐在家中享福給老子生孩子就行了……"

……

玲瓏則是無語了,之前碰到黑海竇龍的時候,給弄出來了一個打樁的事情,現在這龍皇了,又讓自己只在家生孩子就行?這特奶奶的,差點兒讓玲瓏都想把這里給拆了,江一看得到玲瓏面孔之上已經有青筋暴起,而龍皇的父親顯然還是知曉輕重大局,一巴掌拍在了龍皇的後腦勺上!

"臥槽,你又打老子!"

"你奶奶的,再給老子叫一句試試?!"

"臥槽!你又罵你娘!"

"我……"

龍皇的父親看起來真的是頗為無奈,攤上這樣一個兒子,他有能有什麼辦法?!

要不是因為龍族人丁單薄,又因為龍族現在已經快要接近滅絕了.這現在的龍皇如果能當上龍皇,那才真的是讓人感覺貽笑大方!

江一他們也是饅頭黑線,不過也不好多說什麼,這玲瓏冷冷一哼更是不理會與這個龍皇了.

那龍皇的父親也是讓這龍皇離開了鐵個地方,他在這里,不到什麼用都沒有不說,還一個勁兒的搗亂,動不動就威脅自己,最起碼的,讓自己在這江一等這些外人的面前,很難堪!

江一他們看龍皇離開了,無奈的搖了搖頭,那龍皇的父親開口.

"繼續說咱們的事情,……"

江一苦笑,

"好,之前該說的已經說了.我們來,就是想要尋求龍族的幫助,畢竟我們現在已經是人仙之境,想要再提升,已經是一個很難的事情了,可是,相對來說,如果我們能夠覺醒血脈,便是一個某種意義上的提升最快的事情了,我們之中,有一個盤古大神的血脈傳承者,不過血脈已經真正覺醒,其余的人……"江一環視一眼,"除了我,有女媧大神的血脈之外,還有一個人能在這龍族進行傳承,便是玲瓏,我相信這里就算沒有幽冥骨龍的存在,也一定會有因為幽冥骨龍而誕生的功法戰績一類的東西,前輩應該不會吝嗇與將這這東西交給玲瓏才對的吧……"

那龍皇的父親點了點頭.

"幽冥骨龍一脈,還有一頭,不過已經年邁,命數不多,如今,讓這小家伙過去看看,或許也可以……"

玲瓏的目光突然一涼,原以為,他和他的父親真的是最後的幽冥骨龍血脈了,沒想到,這個地方還有幽冥骨龍的存在.這讓玲瓏欣喜之意越加明顯,讓玲瓏一時間也是開始向往了起來!

只聽這玲瓏開口了.

"還七米前輩帶我過去看看……"

"稍等,待會兒,我自然會帶你過去……"

而這龍皇的父親看了江一一眼.

"你,先跟我來!"

江一一愣.

"那我的伙伴們那?"

"暫時就在這個龍宮之中,這龍宮之下,有聚靈法陣,在這里修煉事半功倍,而你,跟我先去女媧血脈的傳承所在,至于玲瓏,待會我自然會帶著他,前往幽冥骨龍所在,看看幽冥骨龍那里有沒有什麼強大的傳承,既然是靈命石猴怕你你們來,你們有想要讓我們都重新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上,那我們已然也不會金色我們自己的力量!"

江一淡淡一笑.

"如此,多謝前輩."

"些什麼,本來,我們為的都是同樣的目的罷了……"

江一與同胞們說了一聲,超銳這些幽冥骨龍一起向龍宮的里面走去,一天幽深的通道之後,一個月紅色的池子,出現在了江一的面前,江一不解,少有一愣,而那幽冥骨龍開口.

"進去吧,就這個地方,這里,便是那女媧血脈的傳承池,不過你能傳承到多少,還是要看你自己的本事,另外,還要看你體內血脈的程度,越是強烈,激發出來的力量也就越強!"

江一點了點頭,

"好.多謝前輩!"""

"不用……"

那龍皇的父親暫時退了出去,而江一普通一聲,跳進了這池子之中……

龍皇的父親轉身退出了這個地方,在江一的注視之下,退出了這個空間,而江一,已經感受到了自己周身血脈的沸騰!

江易雙眸半眯.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那一陣有些癢癢的感覺,漸漸的出現在了江一的周身之上!

而此刻的龍皇的父親,自己里又一次的回到了之前的宮殿之中,原本的江一的伙伴們,此刻除了玲瓏在等待,皆是雙腿盤坐在地,有些安逸的享受著這龍宮之中帶來的靈力的沖刷!

而龍皇的父親開口了.

"走.肯我來……"

玲瓏點了點頭,面目之上頗有一絲堅定,隨意惡龍晃的父親一起,便是出了這龍宮,一切,變得安甯可起來……

……

一個月後,江一他們方才離開這龍族所在的地方,江一雖然沒有成就底線之威,卻也相差不多,而玲瓏卻是得到了老幽冥骨龍的全部傳承,甚至將自己的力量全部傳承給了玲瓏,玲瓏倒是成了第一個聊會他們隊伍之中成就地仙之位的人了……

這段時間,那極東仙界的人,也是知道聊會他們去了什麼地方,奈何他們只是認為江一他們是為了跟他們一絲的那個幽冥骨龍,江一他們回去的時候,什麼都沒說,畢竟,江一他們的計劃,已經在這這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悄然進行,而那龍族也是參與到了計劃之中,對于偏向誰遮擋,已經頗為堅定的選擇出現權衡的時候來選擇j江一這樣的轉戶誇你!

江一靜靜的等待,在兩個月快要期滿的時候,江一又接到了一個消息,那混亂絕地的萬寶靈尊遺千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