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四零章 靈命石猴
g,更新快,無彈窗,!

這聲音的來源,來自于江一能夠看到的年前的那個茅草屋,江一淡淡一笑,從外貌上來看的話,這個茅草屋,也正是這在外面的時候,江一他們遠遠的高空之上看到的那個了……

而這茅草屋的大門突然大開!

"幾位,請進……"

江一他們不由得伸手整理了一下各自的衣服,而江一為首,眾人依次進入了這茅草屋之中……

這茅草屋里,除了一張床,便是幾個凳子,還有一個不知道落了多少灰塵的桌子,而床榻之上盤腿而坐的,有一只猴子,這猴子身著黃衣,雙目半眯……

江一等人不由得與之欠身.

"敢問,前輩可是靈命石猴?"

這個猴子輕輕的鐵你來了雙眸.

"是……"

"拜見前輩……"

"哈哈哈哈,客氣了,坐吧……"

這靈命石猴說話慢悠悠的,一副慢性子的模樣,而江一他們輕輕撫了撫凳子上的塵埃,坐了下來.

那靈命石猴看了江一等人一眼.

"世間人,或為功勳,或為名利,或為自己,多少都會有貪嗔癡妄之心,倒是幾位小友,還知道回頭是岸……"

江一淡淡一笑.

"只是想起,混世四猴四位前輩個個也都是慈悲之人,又怎麼可能會拿人命開玩笑,倒並非是知道回頭是岸,只是,鑽了一個前輩定下的局的空子罷了……"

"可一般人,可鑽不了這空子,比如,你那個伙伴……"

江一頓時笑意少有收斂.

"前輩知道我那個伙伴所在?"

"我的局中,一切由我掌控……"

而江一問完這句話,突然又意識到了什麼似的,定定的看了靈命石猴一眼.

"聽前輩的意思,是認得我們?"

"為何不認得?"靈命石猴淡淡一笑,"女媧血脈繼承者,混亂絕地六領主,天下第一畫師,江一,而你那伙伴,是盤古血脈繼承者,本領劈開仙界城牆一戰成名的南宮無常……只不過,他的腦袋瓜子,沒有你的好使……"

"那,不知前輩可否將我那伙伴弄出來……"

這靈命石猴突然一副饒有興致的模樣.

"給你兩個選擇,讓你自己選."

江一一愣,卻依舊是點了點頭.

"前輩請說……"

"第一個選擇,我把你的伙伴帶過來,你們放棄仙靈力,第二個選擇,我把仙靈力給你們,而你們,放棄你們的伙伴……"

這靈命石猴話剛說完,江一幾乎是沒有絲毫的思考,便是說出了聲.

"我們選第一個……"

"你是你,不能代表你們!"

頓時,江一身後眾人異口同聲.

"我們都選擇第一個……"

"不考慮一下?"

江一有些苦笑.

"沒什麼好考慮的……"

靈命石猴依舊是饒有興致的盯著江一.

"你可要想好了.這仙靈力,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拿到.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擁有的,放棄的伙伴,你們幾個人,都可以成就仙人之尊!"說著,這靈命石猴揮手之間,有幾縷看起來頗為淡薄的東西,出現在了靈命石猴手掌之上的空氣里."這東西,就是仙靈力,只要你們選擇第二個,這些都是你們的,而你們的伙伴,也不見得會死,說不定他突然想明白了,也就出來了,又說不定,他在厮殺種一直都活著,一樣也能到這里見到我……"

"不了,我們選擇要伙伴,不要仙靈力……"

"在好好考慮一下."靈命石猴依舊在誘惑江一,"我知道,或許亂古四龍嘛幾個家伙已經給你們說了些什麼,或許他們告訴你們,我們混世四猴一定會幫你們,可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不一定……畢竟,手腳長在我們的身上,我們想要如何抉擇,想要如何定下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是我們的事,就算是亂古四龍,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也是無權干涉……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你們選擇了伙伴,仙靈力,就別想再要了……"

江一長長的歎了口氣.

"這樣說吧……"江一輕輕抿唇,"我們確實很需要仙靈力,不論是為了我悶能夠我們能夠站穩腳步,還是能夠讓我擺脫鬼神塔的掌控,可是,我們也不是一定要祈求拿到仙靈力,如果實在拿不到,我們再想別的辦法,可我們的伙伴,我們絕對不會放棄,就像是前輩的混世四猴,如果少了一個,還叫混世四猴麼?或許前輩認為我是故意這樣說的,好讓前輩對我心生好感,然後不論是仙靈力也好,伙伴也罷,都能夠得到,可,如果前輩真的這樣想,那就這樣認為也無所謂,反正,不論前輩給不給我們仙靈力,我們都要伙伴,仙靈力說起來也算是身外之物,伙伴,才是我們相對來說最重要的存在……"

靈命石猴又是勾出一絲淡笑.

"當真?"

"當真!"

江一答應的斬釘截鐵,而靈命石猴手掌一握,這仙靈力便消失在了靈命石猴的手中,只聽這靈命石猴開口.

"好,稍等,你們的伙伴馬上就來,不過,作為代價,等他來之後,請你們離開這個地方,我靈命也有我的原則,我只答應人一個條件,既然你們選擇了要伙伴,等伙伴來之後,就離開吧……"

說著,靈命石猴閉上了雙眸……

江一他們也沒有在吭聲,靈命石猴一樣的也是一言不發了,而江一他們全部都看向了門口的方向,不多時之後,南宮無常便已經出現在了院落之旁,江一他們一一起身,去迎南宮無常,而南宮無常看上去好像是有些迷茫,似乎剛剛恢複清明一樣,而南宮無常的身上,一樣是血跡斑斑,顯然,剛才也是經曆了一個血殺場!

江一他們聚首,南宮無常有些愕然,不明所以之間,卻見江一已經回身往房間之內拱了拱手,略有欠身.

"前輩,告辭……"

說罷,江一帶人走的毫不猶豫,而江一這四個字,也仿佛是純粹的禮貌告別而已……